小说完本 - 网游竞技 - 我开挖机混古代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张素琴

第七章 张素琴

        很快,中午时分。

        饭点到了。

        陈彦祖跟张继勇,回到了张里长家中。

        这时饭菜也摆放在了餐桌上,颇为丰盛,有肉有鱼有鸡,荤菜都有三四道,看得出是特意为陈彦祖这位客人所准备的,平时不可能这么丰盛。

        “客人,请动筷,饭菜简陋,勿要见怪。”

        坐在下首的张兴德,微笑着伸手致意道。

        “谢里长。”

        陈彦祖点点头,确实感到有些饿了的他,先是夹了点青菜到自己碗中,尝了下味道。

        呃,就是水煮青菜的味道,但带了一点苦涩。

        又夹了块东坡肉尝了尝,十分软烂,但多少带了点腥味,且味道有些淡,盐放的较少。

        接着另外的几道菜,都一一品尝,但味道都一般般,都勉强可以吃,但没有半点的惊艳。

        旁边的张继勇却吃的狼吞虎咽,非常开胃,还不忘对陈彦祖道:“陈兄,这些饭菜是我小妹素琴做的,她的手艺是出了名的好,家里没有谁做的饭菜有她做的好吃,怎么样,很不错吧?”

        “嗯嗯,不错,还可以。”

        陈彦祖附和的道,但进食速度越来越慢,已经快要吃饱了。

        后面基本撂下了筷子,喝了几杯米酒,又跟张里长聊了些关于他家里的情况,有几位家庭成员。

        “老夫本有五子三女,但夭折了几个,只有四子一女活过了成年,但长子继业、次子继文、三子继武,都被朝廷征召去当了兵,已经有二人战死,只有继文暂且无恙,老妻伤心过度而去,如今家中,只剩一儿一女绕膝,何其悲哉。”

        说罢,伤感不已的张兴德,忍不住老泪纵横。

        “里长,朝廷征兵,每家去一个壮丁就行了,为什么你三个儿子都去了前线?”陈彦祖不解的问。

        “我爹太不会变通了,朝廷要从村里抽丁三十,别家都千方百计的不去,躲到山中以逃兵役,我爹为了完成朝廷任务,为了不被知县责罚,就把自己儿子推出去,害的大哥跟三哥殒命。”旁边的张继勇道。

        “混账!国家有难,我等岂可逃避?区区里长之位,老夫可弃之如敝履,但没有国,哪有千千万万个的小家?你大哥三哥为国捐躯,我也伤心难过,但若是以后还有征召,你张继勇也得前往前线。”张兴德敲着手边的拐杖,浑身颤巍巍的道。

        “爹你疯了,家里你可就剩我这一个儿子了,你的里长之位不要人去继承了?”张继勇吓了一跳,感觉老头子又抽疯了,脑袋犯糊涂了。

        “哼,留你这个逆子在家气我,还不如送到前线去。”

        最后是陈彦祖打了个圆场,这才消弭了这场家庭内部的争吵。

        吃完午饭。

        下午陈彦祖又出门逛了逛,这次主要看看村外的田地状况,并调查下周边有没有什么矿。

        没错。

        资源。

        异世界这边最让陈彦祖感兴趣的,还是想了解一下,这边有没有高价值的资源,再想办法带回现代社会,进行变现。

        但在村外转了一圈,也问了在地里干活的农人们,地里的产量如何,打算种什么作物,能不能温饱等,得到的答复都是不容乐观。

        因为不管种小麦还是水稻,即便精心打理,亩产最多三百斤的样子。

        且每三年一旱,两年一涝,自然灾害较为频繁,水利设施却年久失修,导致收成一年比一年差,想混个温饱越来越难。

        至于矿产,隔壁的铜山县,地下有不少的铜矿和铁矿,但是当矿工更加辛苦,属于重体力劳动,没几个能活过三十岁的,若不是实在没办法,没人愿意当矿工挖矿。

        这个信息让陈彦祖眼睛一亮,有矿就好,尤其铜还是比较贵重的金属资源,在现代社会能卖出不错的价格,以后看能不能在这上面捣鼓一下,赚到自己的第一桶金,乃至实现财务自由。

        ……

        傍晚。

        太阳下山。

        转悠累了的陈彦祖、张继勇二人,又回到了张家。

        然后就是吃晚饭,餐桌上又摆上了多道菜肴,颇为丰盛,且跟中午没有重样,还多了道红烧兔肉。

        或许是真的饿了,这次陈彦祖吃的稍微多了些,足足吃了一碗饭,而旁边的张继勇狼吞虎咽的,连吃了五碗,张里长虽然年老,但胃口不差,也吃了两碗饭。

        吃完晚饭。

        天色渐暗。

        回到为自己准备的客房里,再就着一个木盆,简单洗了把脸,用毛巾擦了擦身体,把水往外一倒,然后就要准备睡觉了。

        没有任何娱乐活动。

        只有昏暗与宁静。

        老实说,习惯了每晚十点后才睡的陈彦祖,现在让他七点之前就睡,着实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因为大脑还处于活跃的状态——这世界的时间,跟蓝星那边差不多,一天也是24小时的样子。

        不过外面的夜色倒是不错,夜空悬挂着三个月亮,一大两小,最大的那个月亮,比蓝星旁边的月亮还要大和亮,发出莹莹的蓝光,称之为‘蓝月’,另两颗月亮分别称之为‘红月’与‘灰月’,也与它们整体反射光的颜色有关。

        这边的星空也有很大不同,星星更加的密集和明亮,十分的浩瀚壮观,让陈彦祖忍不住掏出自己的华耀60手机,对着这片星空,拍下了多张的照片。

        忽然!

        “客人,我做的饭菜,是不是非常不合你胃口?你根本没有吃几口。”

        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把陈彦祖吓了一跳。

        转头定睛一看,夜色中,一位穿着对襟袖衣的年轻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身旁,并用带着些不满的语气问。

        “姑娘,请问你是?”陈彦祖放下手机,看着这位五官轮廓颇为秀气的女子问。

        “我叫张素琴,今天的午食跟晚食都是我做的,但大家都很满意,唯独客人你只吃了少许,肯定没有吃饱,请问客人,是有那些不合你口味的地方,我明日就可更改,直到你满意为止。”

        张素琴道,作为在厨艺上面,颇有自信的她,今天却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让她晚上都睡不着觉,陷入自我怀疑的状态,甚至不顾男女大防,从后宅跑了过来,要找到这位客人,当面问清缘由,然后做出让他满意的饭菜为止,不然她会一直惦记在心里,感到很大的挫败。

        听到这话。

        陈彦祖只得解释:“不是你做的饭菜味道不好,是我这人口味不太一样,吃惯了口味偏重的东西,姑娘,不是你厨艺的问题,主要是我的问题。”

        “如果不能让客人满意,那就是我的问题,你说吧,你的口味是什么?”张素琴问。

        “我这人比较重口,喜欢偏辣偏咸一点,能再鲜一些更好,不过以你家厨房的条件,肯定做不出合我口味的菜肴的。”陈彦祖摇头道。

        “这不可能,只要你提出要求,我定能想出办法做到。”张素琴不服气的道。

        “做不到的,你们这里连辣椒跟精盐都没有,很多调料也没有,做不出合我口味的菜。”

        陈彦祖还是摇头。

        “辣椒是什么,精盐是什么?”女人一脸的迷惑。

        “算了,我让你亲口尝下味道吧。”

        陈彦祖回到客房,打开自己的双肩包,从里面拿出了两包康帅傅泡椒牛肉面,对张素琴道:“你帮我弄点开水过来吧,我请你吃碗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