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 - 网游竞技 - 我开挖机混古代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被蛋黄派征服的古人

第三章 被蛋黄派征服的古人

        竹桑村,一个有两百来户的中等村落。

        因为村后有片竹林,村内种了不少桑树,故而名为竹桑村。

        傍晚。

        负责放牛的丑丫,将牛群带回了村里,并把牛群赶到了公共牛圈内,数了数它们的数量,没有出现少牛的情况。

        然后这才放了工,朝村东头的那栋矮茅草房而去——这是丑丫的家。

        至于那两包蛋黄派,还在她的衣兜里,并没有打开食用。

        不是她不想吃,放牛的时候,两包蛋黄派她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闻到了非常香甜的味道,很多次忍不住想打开尝尝,但想起爹娘‘在外面不能乱吃东西’的叮嘱,以及不管收获什么食物都要带回家的规矩,她终究是忍住没吃。

        所以她打算带回家给爹娘看看,再尝尝好不好吃。

        但她很快为自己的这个决定而感到后悔。

        回到家。

        昏暗狭小的茅草房里。

        饭桌上,就着一盏灯光如豆的油灯。

        “爹娘,俺今天放牛的时候,捡到了两个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吃?”喝了一碗粥,吃完了晚饭,但觉得还是很饿的丑丫,把放在衣兜里的蛋黄派拿了出来,对父母说道。

        “这是何物?”

        张帮用,这位背微驼,被生活重担折磨的有些苍老的男子,拿过了一包蛋黄派,也观察研究了一会,只觉得鼓鼓囊囊的,很轻,材料古怪,他从未见过,也说不出个名堂来,只得又问:“你是从何得来?”

        “放牛的时候捡的。”丑丫又重复了一遍,想起那个怪人的警告,她不敢说出实情。

        “闻着有一股麦香味,要不打开尝尝吧,这定是一种吃食。”母亲张李氏也研究了一会,建议说道。

        “好,打开看看。”

        张帮用点点头,当即用了点力,撕开了一个蛋黄派的包装。

        一股浓浓的混着奶蜜的香味,扑面而来。

        咕嘟。

        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然后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块蛋黄派。

        “我尝一口,看能不能吃。”

        张帮用用手轻轻掰下了一小块,放入嘴中,要试吃品尝一下,但没有尝出什么味道。

        因为一入口就化了。

        无尽的香甜席卷而来。

        唾液更加疯狂的分泌。

        等回过神来,嘴里的食物已经全部进入了肚中,只剩无穷的回味。

        张帮用忍不住又掰下一小块,放嘴中尝了一下,重复了刚才的体验。

        “爹,你已经快吃了一半了,到底是什么味道啊。”

        大女儿俏丫忍不住提醒道,张帮用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手上这块又轻又软的食物,被他吃掉了一半。

        他只得连忙放了下来,表示这东西可以吃,味道还不错。

        “俺也要尝尝!”

        “爹,给我吃一块。”

        “我要吃,我要吃。”

        “这吃食是俺带回来的,先给俺吃一点。”丑丫大声道。

        但剩下的一包半蛋黄派的分配结果,却让丑丫大失所望。

        因为她跟大姐俏丫、二姐秀丫、四妹傻丫,四个人,均分了剩下半块的蛋黄派,即每人只有八分之一块。

        最小的五岁的弟弟金宝,独得一块蛋黄派。

        娘亲张李氏则吃了点蛋黄派碎屑,也算尝到了味道。

        不满。

        丑丫心里极其的不满,非常的委屈。

        明明这种吃食是我带回家的,为什么只能吃到那么一点?弟弟金宝为什么能吃那么多?

        早知道这样,就不把这两包吃食带回家了,俺自己一个人全部吃了,只要不说出来,谁会责骂自己?

        后悔,实在太后悔了。

        不过对于蛋黄派的味道,虽然只吃了那么一小块,但丑丫觉得她一辈子都忘不掉,那绝对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满脑子都是那香甜柔软的味道,以及想吃更多的渴望。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那个怪人?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给俺一样的吃食,如果还有的话,被他多打几下都没关系。”

        “如果有谁能让俺吃到一整块的那种吃食,俺愿意做他的婆娘,卖身给他当丫鬟也行。”

        “好想再吃到一次啊,下一次,俺一个人全部吃光光。”

        当天晚上。

        小姑娘丑丫的梦里,全都是蛋黄派,口水流的把被子都弄湿了一片。

        ……

        第二天。

        竹桑村里长张兴德家中。

        正厅,一场会议正在进行。

        “父亲,我跟杨虎他们沿着地上的印记,在周边找寻了数遍,但都一无所获,没有找到猎户们所说的铁甲怪物,我们再往外面搜寻,地上的印记都没有,更不可能取得收获。”

        张继勇,里长张兴德的四子,一个年轻魁梧的壮汉,汇报着这两天的巡逻情况。

        “这该如何是好?过些时日,就要开春播种了,总不能让青壮们一直探查下去,耽误了农时吧?”一位族老皱着眉头道。

        “要不把这事暂且放一放,等那个铁甲怪物再次出现,再召集青壮应对,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另一位族老开口道。

        “是啊,村子本来就穷,不少贫户手停口停,朝廷又屡次抽丁征兵,村里可用青壮不足五十,若是再出意外,村子可就完了,还是把人全部召回,守好村子就行。”族老王福全,说出了他的建议。

        听到这话。

        里长张兴德,转头看向身旁一位穿着青色长袍,一副儒雅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问道:“秀才公,不知你意下如何?我等该如何是好?”

        屋内众人的目光,顿时都汇聚到了这位秀才公的身上,毕竟他是村里学问最高、读书最多,并且考上了秀才功名的读书人,见到官员可以不拜,他的建议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见里长问计于自己。

        李启文沉默片刻,思索一番后道:“那铁甲怪物神出鬼没,即便找到,青壮们恐怕也难与之抗衡,巡查队还是撤了吧,另外保留五到十人,继续戒备即可,一旦遇到那铁甲怪物,哪怕无法阻挡,但也可为村子争取些许时间。”

        “秀才公言之有理,安排甚是稳妥。”

        张兴德点点头:“就按秀才公说的办,大部分青壮都解散回家,留下少数几人,继续巡查戒备,不管如何,决不能误了今年的农时。”

        如此,竹桑村的青壮巡查队,成立不到两天就解散了,但没办法,神秘的铁甲怪物固然可怕,但没有马上威胁到村子的生存,若因为这事耽误了农时,村里可就要饿殍遍地了。

        所谓天大地大、种田最大,除了生死存亡,所有事都要给这个让步,这也是农民们的宿命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