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 - 历史军事 - 卷战袍以盖山河在线阅读 - 李忠的谋划

李忠的谋划

        借着夜色,柔兆在驿站中游走,暂时没有离开,就在刚刚,除了张钟离与李忠的对话以外,他还听见了几个特别的声音。

        找到那几个声音的确切位置后,悄然翻上房顶掀开瓦片,透过缝隙,柔兆便一眼认出了张海峰、白志钧和王佃雨三人,而与三人围坐一桌的第四人是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长得贼眉鼠眼眼窝深陷,明显是被酒色掏空了的身子,这个人即便柔兆不认识,但也能猜出他就是李忠,屋内几人正四四方方地坐在一起交谈着什么,丝毫没察觉到此时就在他们的头顶上,还有一人正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李大人,深夜唤我三人到此怕是有些不妥吧?现在的青州城鱼目混杂,暗地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呢,要谈事也不知道找个更为隐蔽的处所,却叫我们三人亲自到这驿站与你说话,大事在即,你这么做怕是会打草惊蛇,倘若误了布政使大人的谋划,咱们都担不起那个责任”张海峰双臂环胸,语气中似是对李忠颇为不满。

        对于张海峰言语当中的愤懑,李忠抿不为所动,就只是抿嘴笑了一下,白志钧见状连忙用手在张海峰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淡然笑道:“诶~海峰兄稍安勿躁,李大人必是有要事与我等相谈,我们不妨听听。”

        “还是白总旗明白事理。”李忠不屑地看了一眼张海峰,然后继续说道:“我此来,带着宁王的口谕,杜明堂此人立场不明,为以防万一,王爷特命尔等务必在七天之内,找机会除掉这个隐患,事成之后王爷定当牢记三位的功劳,高官厚禄虚位以待。”

        “什么?!”三人皆是一惊。

        这次不等张海峰跳急,素来沉稳的白志钧率先发话:“这怎么可能?!十三州指挥使哪一个不是四品的实力,以我们三个五品如何杀得了他?况且只给了我们七天时间准备!”

        张海峰狠狠咬牙道:“此事断不可行!宁王这是在为难我们。”

        王佃雨则是一脸惊恐:“要我们杀害街道司指挥使无异于谋反,这如何使得?杜明堂的身手绝非一般人所能抵挡,这不是叫我们三个去送死吗?!”

        “啧啧啧,你们慌个什么劲?谁说只有你们三了?”对于三人此时的反应,李忠似是早有预料,并没有因三人表现出的拒绝而恼怒,他嗤笑一声,朝着门外喊了一声:“你进来吧。”

        房门被人推开,张海峰三人同时将目光投向房门处,一个昂藏挺拔的身形立在那里,对他们含笑一揖道:“三位,有礼了。”

        来人正是祁州刘继。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张海峰三人下意识地握住身后的佩刀,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局面,李忠丝毫不慌,他抿了一口茶水,笑道:“嘿,三位莫不是忘了?你们的投诚信现在还在布政使刘大人手中,三位既然想在王爷麾下共举大事,又岂能仅仅依靠一封书信来表明诚意?匪寇拜山头还要奉上开山门的拜礼,你们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份锦绣前程,王爷自然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但总要有所付出不是?

        第二天,各地张贴皇榜。

        老百姓围成一堆,拥挤的人群将坊市街道围得水泄不通。

        “别挤别挤!诶,写的什么啊?”

        “你问我我哪知道,那上面的字可能认识我,但我不认识它!”

        “你们急个球,等官爷念给咱们听,不就都知道了!”

        在景国虽然读书不分阶级,但也不是家家都有书读,与其花钱让孩子每日读书识字,倒不如留在家里帮忙做些农活。

        这是大多穷苦百姓的观念。

        因此,衙门通常会有安排专门的吏员,为老百姓宣读告示。

        一名吏员站在皇榜旁,慢条斯理地念着皇榜上的内容,每念完一段,他还要将其翻译成老百姓听得懂的大白话。

        上半部分的大体意思是:大将军王蔼,扫荡了陇梁越三国,有功于社稷,皇上特许册封王蔼为顾安王。

        围观的百姓听完以后,七嘴八舌的聊了起来,场面顿时闹哄哄一片。

        因为何庆在背后造谣污蔑的缘故,老百姓对王蔼的风评已大不如从前。

        不少人都在暗骂皇帝昏聩,只不过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语,不敢在公共场合吐露,只能憋在心里。

        虽然不能骂皇帝,但是这阵子他们可没少说王蔼的坏话,自是不会有任何顾虑。

        “这样的人,怎么能封异姓王呢...”

        “就是,他残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触怒了上天,不然哪来那么多灾祸!江州大涝,筠州大旱,都是他王蔼害的!”

        “自古以来便有规矩,战俘不当杀,更何况那可是二十万人!简直是造孽!”

        “哼!老话说得好!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这样的人,他也配封王?”

        “伤天害理,伤天害理啊!”一位老人家用手拍打着膝盖,悲痛欲绝的哭喊道。

        这世上大部分人就是如此,听风就是雨,他们不会想着追求真相,也不会在乎你往日为他们做过多少好事,就只会抓着一件捕风捉影的坏事,对你恶语相向。

        一个人做了一辈子的好事,临了做了一件坏事,他就是成了人们口中的伪君子。

        反而言之,做了一辈子坏事的人,某天突然做了件好事,那他就是浪子回头的大好人。

        这个世道,就是这么奇怪。

        一个毫无根据的流言,人云亦云,有些话一旦说多了,也就信以为真了。

        天真的认为“真相就该是这样”。

        没人在乎王蔼是不是为了整个战局而出于无奈,也没人在乎带着二十万战俘打仗,会不会拖累整个军队,乃至景国全国百姓。

        二十万战俘若是肯归降还好说,难就难在不降。

        粮草不足的情况下,自己人都不够吃,拿什么喂养二十万人的敌军?

        最终还不是要摊到他们这些百姓头上,纳粮或是增添赋税,必不可免。

        不能养着,更不能放任其不管,那可是二十万人的军队,若只为彰显大度放任他们离去,不知又该牺牲多少景国将士。

        以军人的身份,体面的死在战场上,是王蔼给予他们最大的尊重。

        但老百姓不会想到这些,与其深究这么多道理,倒不如那些浮于表面的“真相”来得轻松。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愚昧无知,有人诋毁,就会有人维护。

        一部分人看不下去,主动发声维护王蔼的声誉。

        “大将军自发迹以来,所行之事全都是为国为民的善事,他带人施粥放粮,修筑河堤,肃清贪官,哪一件不是造福百姓的大好事?若不是有他在,你们当中有些人,哪能活着站在这里说话?!”

        “一群吃了两天饱饭,就忘了别人恩情的杂碎,陛下亲封的异姓王,轮得着你们说三道四?”

        “居然帮着敌人说话,还是不是我景国子民!”

        “嘿!我刚才就觉着眼熟,果然是你老孙头,你个老杂毛!也好意思撑着个老脸骂大将军伤天害理,有一年听说你卧病在床,膝下又无儿无女没个照看,是谁带着郎中上门治好了你的痨病?又是谁带人帮你忙了半个月农活儿,这才几年呐,都忘啦?!”

        先前一句一个伤天害理的白发老者,老脸一红,缩回了脖子不敢再言语。

        嘈杂的吵闹声此起彼伏,听得人头大,负责宣读的吏员赶忙挥手呵斥,示意大家安静:“都嚷嚷什么?谁要想吵架,一会儿跟我回衙门吵去!”

        见官爷发话了,争吵的双方这才有所收敛。

        感觉场面略微安静了以后,那名吏员继续将皇榜的下半部分内容,大声读了出来。

        大概意思就是:由于连年征战,大将军身上多处旧伤并发,于昨日,不治身亡。

        念着念着,那名吏员自己也有些发懵,他又看了两三遍,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

        “......”

        “......”

        刚才还闹哄哄的人群,在听到那一句“不治身亡”后,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时间仿佛凝固了,所有人都瞪大着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有人喃喃自语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假...假的吧?我是不是听错了...”

        那些诋毁谩骂的人,此时也全都沉默了...

        人群中,一些因伤退役的老兵,呆愣了好一会儿后,眼眶逐渐变得通红。

        一个拄着拐的短腿大汉,指着那些哭泣的老兵,骂道:“妈的!你们哭什么哭?!老子...老子随将军一起在战场上拼杀过,无数次目睹他从尸山血海中活了下来,岂是说死就死的!”

        可惜的是,他夹带着哭腔的语气,并没让他显得比那些人坚强多少。

        他向左右看去,对身边的人说道:“大将军不会死,他一定没死,一定...”

        他艰难地想要抓住每一个可以抓到的人,然而这些人,没有一个回应他。

        他们也想告诉自己这是假的,可那是皇榜,是景国的权威,又怎么会是假的呢。

        “大将军他...不会死的...这不是真的!呜呜啊啊啊!”这名久经沙场的老兵,被敌人砍断一条腿时,都没吭一声,如今却丢掉了那根拐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嚎啕不止。

        那些骂王蔼的人,此时心中也难免悲凉,就像做了一场梦,如今方才清醒。

        所有人都清楚,景国的柱石,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