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 - 历史军事 - 卷战袍以盖山河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合着就是你小子啊!

第二十一章——合着就是你小子啊!

        辰正时分,街道司大堂。

        六房主事皆已落座两旁,而属于杜明堂的主座却还空着。

        堂内无人说话,气氛压抑沉闷,偶尔能听见茶盖与茶盏刮蹭的清脆响动。

        久等不见指挥使身影,几位总旗或正襟危坐,或闭目凝神,倒是一脸络腮胡的四房总旗郭超,吹胡子瞪眼,死瞪着左玉城。

        砰!

        郭超一只手扣住茶杯,发出的响动吸引了一屋子的人,众人纷纷侧目,一直闭目养神的白志钧两眼睁开一条缝,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郭超的嗓门犹如一口洪钟,语气却是阴阳怪气的:“二房真是今非昔比啊,一个新来的就敢打伤我手底下的小旗官,真是后生可畏。”

        几位总旗做好了看戏的姿态。

        来了······左玉城早知这件事不会善了,在进门前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说辞。

        只见他笑容可掬,语气不卑不亢道:“郭大人说得哪里话?张占义掳掠民女,恐吓原告,王令不过是得了两位大人的指令,对他施以惩戒罢了,若是郭总旗对他有什么看法,自可前去与曹大人或使尊讨要说法,他也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

        左玉城直接将曹庸和杜明堂摆了出来,欺负我们几个小的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欺负那两个老的去啊。

        “你...”别看郭超长得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鼻毛浓密,像个粗旷的直人,实际上却是个欺软怕硬的,让他去找那两位青州大佬叫板,他还真没那个胆量。

        这时屋内又有一人开口。

        “想老肖还在时,六房之间虽谈不上关系和睦,但落得个相安无事,现如今他升迁了,留下一群仗着身后长辈作威作福的小王八羔子,为了老肖的名声,我看呐!往后有机会,我们几个老的还得多帮着老肖管管他的这些后辈,教教这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什么叫做尊卑有别,免得有人真以为自己有点后台,就能在街道司耀武扬威,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左玉城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说话的是六房总旗王佃雨,早上挑事的张占义和田明,分别是四房和六房的小旗官,此时王佃雨开口,并未让他感到意外。

        左玉城起身说道:“还是不劳王总旗费心了,说到作威作福,我二房愧不敢当,和两位总旗大人手下的小旗官相比,我等又算得了什么呢?说到肖总旗的官声,那更不需要大人们操心,小子反倒是觉得,大人们应该约束好手底下的人,莫叫强掳民女之事再次发生才是,届时两位大人的官声,想必不会太好听。”

        “左玉城...你找死?!”王佃雨拍案而起,郭超也站了起来。

        大房总旗张海峰一脸冷笑,三房的白志钧悠然喝了一口茶,喝完不忘品鉴一句:“好茶。”

        唯独五房总旗赵海龙,丝毫不受屋内剑拔弩张的气氛影响,正襟危坐,保持着中立态度。

        左玉城被两人同时爆发出来的气势震退了半步,他不是个爱惹事的性格,但早上张占义两人对汤小鱼的污言秽语犹在耳畔想起,一时有些热血上头,这才出言顶撞了他平时不敢得罪的两人。

        早上他还劝汤小鱼尽量不要得罪这些人,可后来他想明白了,一味的忍让只能换来跟大的屈辱,如果是他自己倒也罢了,偏偏对方针对的是汤小鱼,她是左玉城绝不能退让的底线,而不久前杜明堂的态度,也是他腰杆子突然硬起来的原因之一。

        白志钧想到的那些隐线,左玉城自然也想到了,二房的总旗只能从汤小鱼和王令当中选出,杜明堂其实已经表明了态度,至少在左玉城心里是这么想的,杜明堂在保那两个人,既如此,就没有委曲求全的必要了,该硬的时候就得硬,况且他在张占义出言挑衅开始,就憋了一肚子火。

        “怎么?两位大人是要在这里跟我动手?未免也太看得起我左玉城了。”左玉城强压住心底的惧意,同时面对两个总旗,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王佃雨上前一步,狞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们与老肖好歹同僚一场,一起共事多年,有责任帮他管教一下二房,老郭,你无需动手,我一人出手就已经算是欺负小辈了,你若插手就是以多欺少,传出去再让人笑话。”

        郭超哈哈大笑道:“说的也是,但是我有言在先,左玉城这小子生得一副好牙口,你可得多多照顾一下。”

        经他这么一说,王佃雨想起这小子刚才出言不逊说的那些话,脸上的怒意又添了几分,他冷声道:“看我如何打碎他满口牙!”

        一脚踏出,王佃雨整个人贴了上去,临近左玉城时,一拳轰出,想要直击他的喉管!

        他的速度太快了,左玉城自知来不及躲闪,只得以双臂交叉挡住面门,虽将这一击抵挡下来,却还是被那股气机磅礴的拳劲打得倒飞出去,而后重重地砸在大厅的柱子上,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摔落在地。

        左玉城挣扎起身,体内脏腑好似在翻腾,他想要强压住这股紊乱的内劲,结果却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他脚下的地砖。

        自打前任总旗调任以后,二房就一直被这些人打压,但也从未动过手,今日是他们第一次展露獠牙,左玉城心里暗暗发苦,他没想到,王佃雨竟然真敢对自己下手,而且还是出了全力!

        即便左玉城这么谦和的性格,此时也已怒极,他抹去嘴角的血迹,怒视王佃雨道:“我好歹是街道司的小旗官,你无故袭击同僚,当真就不怕使尊怪罪吗?!”

        闻言,王佃雨嗤笑道:“我无故袭击你?有谁看到了?分明是你对本官出言不逊在先,区区一个小旗官,不过是汤小鱼的一条狗,就以为自己有曹知府和使尊撑腰,在大堂之内对本官一再挑衅,本官不过是忍无可忍,出手教训一下罢了,使尊如何怪罪于我?”

        左玉城脸色一沉,他从几人的脸上扫过,待看到张海峰等人冷冽残酷的笑脸时,他忽然明白了,王佃雨当然不怕,因为有四个总旗可以作证,坐实是他挑衅在先,不管杜指挥使信与不信,都无法追究。

        望向朝着自己步步逼近的王佃雨,左玉城近乎绝望。

        突然,一道暗器如流星般从门外飞入,直逼王佃雨面门,而像王佃雨此等高手,无需用眼睛观察,仅靠听声辨位就能知晓暗器的飞行轨迹,他伸出二指,电光火石间将那暗器钳住,可入手的那一刻又觉得不对劲,没有想象中冰冷的触感,反而有些温热,此物也不是金石铁器,手感软糯如棉花。

        他有些讶异的看向自己的手,在看到那所谓的暗器时,面色大变,如同触电一般将那暗器丢出,其他几位总旗匆忙躲闪,似是不愿沾染此物。

        左玉城看着被王佃雨甩落在地上的暗器,脸色变得古怪起来,那哪是什么暗器?分明是一坨狗屎。

        “什么人?!”王佃雨大怒,转身看向堂外。

        没有回应。

        但凭借屋内几人的耳力,分明听到了两个人细微的对话声。

        “你疯啦!那人是六房总旗,你惹他干甚?”

        “嘘,你小点声。”

        “你闯祸可别连累到我,我先遛了,哎?你别抓我衣服,放开,叫你放开听没听见?快放手啊,我求求你了行不行...唔唔唔——”话到最后像是被人捂住了嘴。

        “叫你小点声,老实躲好,你再把人招来!”

        “。。。”屋内氛围陷入诡异的安静。

        郭超飞跃至屋外查看,对话声忽然消失了,他皱了皱眉,安坐喝茶的白志钧和赵海龙异口同声道:“在下面。”

        这座大堂是由无数个地桩支撑起来的,约三尺高,每根地桩上都涂抹了混合着药粉的漆料,有防雨防虫的作用,确实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郭超一跃而下,附身查看,发现了藏在里面的王令和石更。

        王令:“。。。”

        石更:“。。。”

        “是你们自己出来,还是需要我帮你们一把?”郭超语气不善道。

        两个三等侍城人对视了一眼,乖乖爬了出去,被郭超一手一个,拎着后脖领子提进大堂,直接丢在地上。

        石更瞬间跪下,将头抵在地上,浑身颤抖,王令则像是回到了自家炕上,盘腿而坐,脸上无喜无悲。

        他瞥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手帕,能看到手帕上的污秽痕迹,王佃雨刚用它擦了手,用完就丢在了那里。

        “刚才那秽    物,是你们哪一个丢的?!”王佃雨大步来到二人面前,用指着他们问道。

        王令皱了皱鼻子,虽然王佃雨已经将手指擦拭干净,但依旧能闻到一丝难闻的臭气,以至于王令下意识的向后躲了躲。

        他的这个细微举动,被王佃雨看在眼里,一张脸涨得通红,已然怒不可遏,街道司的老人都知道,这位六房总旗有洁癖,是个极爱干净的人,若不是身处衙门内,他会毫不犹豫的一掌毙了这两人。

        “说!到底是谁扔的?!”问一句无人作答,王佃雨便又问了一遍。

        “他!”

        “他!”

        王令和石更各自伸出一指,分别指向对方。

        “明明就是你扔的!”石更高声怒斥王令撒谎。

        王令不咸不淡的语气道:“你敢说那东西不是你的?”

        石更:“那明明是野狗拉的,怎么就成我的了?”

        王令:“野狗只是把它拉在地上,是不是你扫起来的?”

        石更:“嘿!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干的就是清扫的活儿,扫狗屎不是分内的事吗?我只是把它扫起来,明明是你亲手将这坨东西扔进来的!”

        王令:“你放屁,我怎么就是用手扔的了?从小我娘就教导我,这种脏东西不能用手抓!”

        石更:“啊~你娘教的真好啊,你有娘我就没娘啊?啊对,你不是用手,你是用簸萁甩飞进来的!”

        王令:“那也是用的你的簸萁!”

        王佃雨:“够了!!!”

        对于两人的相互推诿,王佃雨没心思继续听下去,一心只想劈了这两个混帐东西,他感觉自己被这俩人一唱一和的给骂了。

        然而不等他发作,张海峰率先开口问道:“你们是哪一房的?”

        两个穿着侍城人差服又陌生的面孔,让张海峰心里起疑,各房主事都在这里,二人若是随口一说又无人识得,那便是假冒侍城人的细作,王佃雨毙了他们,也不会背下残害同僚的罪责。

        张海峰目光狠戾的看向二人,石更被这个眼神吓到了,颤颤巍巍道:“小...小的...小的是...”

        “说不出来?”张海峰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王佃雨会意,刚要出手,就听见左玉城用略显虚弱的嗓音说道:“他们...咳咳...他们是我二房的人,你们不许动他们。”

        张海峰面露讥讽,笑道:“方才还说二房没规矩,这才过了半刻钟不到,又抓到两个现行,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几等?”

        石更:“小的...小的石更,三...三等侍城人。”

        “王令...”顿了顿,他有些不情不愿的补充道:“三等。”

        “三等?”除赵海龙外,其余总旗面色变得暧昧起来。

        三等,意味着最底层,可以任意拿捏,何况是此时此刻出现在此地。

        白志钧调整了一下衣摆,淡了淡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语气平淡的询问道:“知不知道在议事堂外偷听,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石更整个人猛然一僵,接着磕头如捣蒜一般,苦苦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今日二房当值,我们本在外面清扫,真的无意偷听,求各位大人饶命啊!”

        喂喂,不是说提你大名到哪都好使吗?怎么你自己先磕上了······王令想起不久前石更对自己说过的话,感到一阵无语。

        这时,向来少言寡语的赵海龙似是想起来什么,猛地扭头看向王令。

        “你就是王令?”

        “嗯?”

        在场除左玉城外的所有人见赵海龙如此反应,或诧异,或不解,能让性情寡淡的赵总旗在意的人,绝对是有原因的。

        感受到一道道质问的目光,赵海龙解释道:“手下的侍城人说,点卯前,有个骑驴的年轻人随着曹大人的官轿一同出现,那人自称王令,很是自来熟,嬉皮笑脸的跟每一个人逐个打招呼,后来还与张占义起了冲突。”

        他说到这就不说了,众人恍然,合着就是你小子啊!

        唯独报上大名到哪都好使的石更,听得是云里雾里,心里嘀咕道,四房的张小旗被打伤了!王令干的?

        三等侍城人和其他侍城人分在两处点卯,王令打伤张占义这件事过去不到一个时辰,目击全过程的侍城人都被打发巡街执勤去了,要等午时才能归衙,所以此事尚未传播到内衙,石更也就无从知晓。

        此时方知身边这位跟自己一样是三等的侍城人,居然是这么一号猛人,石更虽不是很理解,但是大受震撼!

        “原来就是你!”郭超从王令身后来到身前,怒目圆睁地看着他。

        王令摊了摊手道,没有否认,算是默认了。

        白志钧眯了眯眼,轻笑道:“郭超啊,听说张占义的一只手,就是废在这小子手里,被罚俸半年也就算了,偏偏还被降为二等,你可谓断了一臂啊。”

        郭超闻言看向他,语气不善道:“你在激我?”他虽然没白志钧善于心计,但并不意味他是傻子,能在这议事堂中的六把交椅中占据其一,哪一个都不是平庸之辈,他喜欢欺软怕硬,靠的就是眼光,认不准哪个软哪个硬,很容易踢到铁板。

        白志钧连连摆手道:“哪里哪里,我只是觉得,这小子区区三等,想来即便是知府大人亲自推举,也并无特别之处,你若有心替张占义报仇,一掌拍死他就是,只是请你换个地方,别污了这议事堂。”

        郭超沉默了,他在权衡利弊,以旁人的眼光来看,王令打伤张占义,是替曹庸和杜明堂办差,而杜明堂亲自下场,更像是出于对汤小鱼的保护,毕竟,几乎整个街道司的人都知道,指挥使虽然不好管理衙门事务,但对那个破格入职的少女格外关照。

        由此可见,王令并不是多么重要的角色,可如果真是这样,白志钧为何要多此一举激自己出手?

        郭超皱起眉头,一时拿不定主意,心中思忖道,白志钧这条毒蛇想必是知晓部分内情,或是藏了其他心思在里面,他想借刀杀人。

        王令审视方才说话的这个人,第一眼只觉得他相貌普通,这一屋子人就属他悠然自得,却偏偏觉得此人给他一种阴狠毒辣的感觉,尤其是对方眯着眼,一副看戏的姿态,让王令对他很不爽。

        眯眯眼都是腹黑的······王令心里浅骂了一句。

        郭超思虑了片刻,像是拿定了主意,对王令二人说道:“你二人偷听六房议事,暂时押入监牢,待例会结束后,我将亲自审问。”

        石更骇然一惊,他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也从老人那里听说过,凡是进入街道司监牢的,不思也得让扒层皮,想到即将面临的下场,石更整个人瘫坐在地。

        左玉城疾声厉色道:“郭超,我二房的人,轮不到你来管!”

        郭超嗤的一声笑道:“我四房主管刑罚,不管哪一房犯事,只要进了监牢,都归我四房管。”

        “你!”左玉城气急,牵动了体内伤势,再次呕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萎靡下去,想要说的话没能说完。

        这时,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缓缓步入大堂,在众人目光注视下,走到那个空缺的主座上坐下。

        众人见状纷纷行礼,异口同声道:“见过使尊!”

        杜明堂轻嗯了一声,示意免礼。

        他先是拿起桌上的一份卷宗,自顾自的阅览,忽地瞟向重伤萎靡的左玉城道:“还没死就坐过来吧,今日要与你们交代的事还多着呢。”

        左玉城先是一愣,不敢有所忤逆,强忍下体内五脏六腑撕裂般的疼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你们也落座吧,都站着干嘛?你们要是这么喜欢站着议事,我看今后也没必要安排这几个坐位了。”杜明堂说话的时候,眼睛依旧在看手里的卷宗,郭超和王佃雨对视一眼,相继回到座位上。

        “例会就要开始了,你两个把这里收拾干净,然后就滚吧。”这第三句是对王令和石更说的。

        众人面面相觑,张海峰冷着脸,郭超和王佃雨本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白志钧依旧是喜怒不形于色,赵海龙则是一板一眼的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上,唯有左玉城长吁一口气。

        石更如获大赦,赶紧取来打扫的工具趴在地上收拾,就连那块王佃雨丢在地上的手帕,也被他一并清理干净,很快就恢复如初。

        王令自始至终就没动弹一下,依旧盘坐在地上,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杜明堂,一直到石更强行将他拉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