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 - 网游竞技 - 仵作千金在线阅读 - 第303章 账本

第303章 账本

        你家的猴子要是不小心跑了,伤了人,那赔点钱,受害者愿意和解就行。官府不会强制你去做监偿命。

        可若是你有意为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奚乐山正在审问猴子饭馆的掌柜。

        猴子饭馆的掌柜叫屠高峰,如果说小山没有心眼,那屠高峰就是一肚子心眼,而且藏的深,每顿都吃二斤藕也长不出那么多心眼。

        屠高峰态度特别好,特别配合,特别冤枉。他努力把自已塑造成一个非常委屈的形象,但是这没用,大家只要看见他,就能想出他一边狞笑,一边活生生剥皮的场面。

        “大人冤枉啊。”屠高峰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抓了个猴子,这,抓猴子也不犯法啊。谁知道这畜牲跑了,伤了人。我确实有责任的,但我也不是有意的,多少钱我都愿意赔,我愿意养着受害者那一家子……”

        屠高峰的态度特别清晰。

        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开始被抓了脸的男孩子一家子,哪怕再加上现在受伤的几个人的一家子,他都愿意赔。

        从一开始的,每家赔二百两。到现在每家赔一千两,大方的不得了。

        有了一千两,那孩子就算是毁了容,也能舒服过一辈子。也能找到漂亮温柔的媳妇,不好说是不是因祸得福,但只要不照镜子,过的肯定比原来滋润。

        钱的力量,就是如此巨大。

        但是奚乐山不耐烦的拍了拍桌子。

        “别说钱。”

        屠高峰愣住了:“不说钱,那说什么?”

        随后他哭丧着脸:“大人,不能真让我偿命吧,我冤枉啊。”

        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喊冤,表示自已愿意赔偿,表示自已多可怜。

        奚乐山很想先把他打一顿,再问话。

        这时候,步长北过来了。

        见到边大哥,屠高峰暂时也先不哭了。

        他知道奚乐山是步长北的手下,就算是要哭,也换个人哭,可能更管用。

        步长北进来之后,奚乐山起身,步长北坐下。

        “大人。”屠高峰立刻道:“我冤枉啊。”

        步长北摆了摆手:“别说那没用的。”

        步长北身上的气势毕竟不一样,屠高峰没敢再一哭二闹三上吊。

        步长北道:“你们店里,是第几次抓猴子?”

        “就这一次。”屠高峰立刻伸出一只手一根手指:“第一次,就抓过这么一只。不信你问小山。”

        “真的?”

        “是。”屠高峰赌咒发誓。

        步长北起身道:“走。”

        屠高峰愣了:“去,去哪儿?”

        “去你店里。”步长北说:“我要查账本。”

        屠高峰脸都绿了:“大人,为什么要查账本?”

        “你是大人,还是我是大人?”步长北冷冷看他:“我做事,需要向你解释?”

        屠高峰连忙道:“不是,小的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账本……这种东西,不方便给外人看啊。”

        步长北一看屠高峰这样子,更要查了。

        “官府,怎么叫外人呢?”步长北说:“我又不会开店跟你抢生意,只要你明码标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不管卖的多贵,那也是你的自由。不让查,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屠高峰又打算开始赌咒发誓。

        步长北听都懒得听。

        “屠高峰,你不会觉得,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吧?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这事情已经不是猴子从你们饭馆跑出来伤人这么简单了,若是你知道什么内情,最好老实都说出来,要是不说,等我查到了,就不太好了。”

        官府有足够的人手和钱,有时候做事远比外人想的简单。

        平安镇闹猴子,开始以为是猴子的问题,有点头疼。

        现在一分析,不是猴子的问题,是人的问题,反而好办了。

        他们和猴子说不通,但是和人能说通。官府不能把大青山的猴子赶尽杀绝,但是能把幕后黑手揪出来。

        当敌人是猴子的时候,步长北有点不知所措,无从下手。但是当敌人变回人的时候,瞬间就回到了自已的舒适区。

        步长北现在比之前觉得轻松多了。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指挥猴子的是谁,但不要紧,先把面前可以查到的信息全部弄清楚,千丝万缕,总有联系。

        步长北亲自带人去猴子饭馆查账,另外派来人去大树村。

        也就是小山所在的村子,调查小山的底细。

        看着老实未必真老实,小山其人到底是不是如自已所说,还是要查一查才放心。

        于是崔笑又跟着步长北到了猴子饭馆。

        吃是一口没吃上,跑是来来回回的跑了好几趟。

        自从知道要被查账,屠高峰的脸色就不大好,崔笑特别能理解,哪怕没有做什么犯罪的交易,这账本拿出来,也一定很精彩。

        崔有和盛祁那一顿就花了接近五千,还是少的,随便吃吃。这种地方,账本上估计都是天文数字。

        步长北拿到账本,一算,全年销售额那一定是个天文数字。

        那就麻烦了。

        财不露白啊。

        露出来了,就危险了。

        但这事情已经不是屠高峰能控制的了,步长北带人跟他去了书房。

        书房门口一把大锁,只有屠高峰才能进去。他颤颤巍巍的从腰上摸钥匙,一边摸,一边还不死心的回头和步长北商量。

        “大人,大人这个真的不妥啊。我就是个掌柜,这事情要是被老板知道了……”

        奚乐山拔出了刀。

        这开门的速度真慢,磨磨唧唧,磨磨唧唧的,要是钥匙不好使,我的刀也很快。

        屠高峰的动作立刻就变快了。

        步长北淡淡道:“你不是联系不上老板吗?既然如此,我也不找老板,你是掌柜,全权负责,我只找你。”

        众人也商议了一下,对于这饭馆到底有没有老板,其实是存疑的。

        因为这生意的金额太大。

        这么大金额的收入,真的能放心交给别人,自已一年看一次?

        要么,掌柜就是老板,把自已摆在伙计的位置上,和财不露白是一个意思。

        要么,这幕后的老板,有非同一般的身份,不方便见人。

        既然现在不得而知,就当没有。等顺藤摸瓜,摸到一定的时候,那人存在或者不存在,自然会浮出水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