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 - 玄幻奇幻 - 无尽剑装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四章、弹指三十年,中

第三百零四章、弹指三十年,中

        只见他一挥手,向着身边的人宣布道:“立即散会,即使还有其他宾客前来,也由你们替我接待了。”

        说完,他就拉着“酒公”裴武天与“赤宗”炎媚,两人往偏厅贵宾宴而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前辈,既然这次来了,您就别走了,住在我紫境山吧。”

        ……

        进入贵宾厅,众人已经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一众与叶白亲密的人皆已在座。

        代表叶家:叶苦,叶缺,叶蓬莱,叶千儿,叶家家主叶天问。

        代表紫境谷:燕白袍,宿枯心,宿寒山,闵柔然,等。

        代表澹台家:“月剑”澹台紫月。

        代表太叔世家:剑伯,太叔千颜。

        代表罗家:罗钱。

        代表白家:“冰帝”白绾儿,原西幽商阁阁主,现“剑宗”太上长老——“白驹一剑”白朝南。

        代表谷家:谷心兰,谷心华。

        叶白一脉:徒弟纪颜。

        除此之外,就是各种外宾:“武帝”白阳炫;玲珑小筑白寒雅;红粉山庄唐血柔;灵花门灰衣婆婆,风雪;冷暖殿司空思,水蓝月;火媚宫新任宗主炎媚;“酒宗”裴武天。

        每一个,或多或少,皆与叶白的过去有点关系,所以才能被请入这间包厢,落座这一桌。

        随着叶白进入,各种热腾腾,香喷喷的菜肴顿时开始流水价的端上来。

        金黄滚烫的‘黄金牛首’,仍在滴油;五香五色的‘灵花鹿脯”,喷发异香;晶莹剔透的水晶肘子,丝线连成一道一道的水晶帘,只看一眼就让人食脂大动……

        一道道,莫不是世间珍品。天下罕有。

        叶白端起一杯酒,站起身,向着所有人微微一鞠躬:“感谢各位的莅临与支持,一杯薄酒,招待不周。”

        说完,当先一饮而尽。

        “叶宗主太过客气了。”所有人同时站起,饮尽,宴席这才正式开始。

        酒过五巡,面酣耳热。众人正是多年未见,各自尽兴,皆有醉态。

        一身蓝衣的“冷暖殿”宗主水蓝月,此时早已解下面纱,露出一张宜喜宜嗔的绝世面庞。

        她端起一杯酒。忽然款款走到叶白面前,伏下身在叶白耳边吹了一口气,那对水波潋滟的眸子,在叶白脸上打了一个转,忽然微微一笑,道:

        “叶弟,首先恭喜你成立自己的宗门。姐姐在这里代表‘冷暖一宗’,全力支持你的发展。”

        说完,当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见状,叶白急忙站起。扶住已经微有醉态的水蓝月,并拿起一个酒杯,笑道:

        “水姐姐太客气了,当年一别。记忆犹新,在叶白离去时。冷暖殿多有照顾,更帮助紫境谷取得了七品宗门之位,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今后‘剑宗’与‘冷暖殿’之间,定将同荣同辱,共同发展,共御外敌。”

        说完,也是将杯中酒郑重饮尽,这句话,就等于是他的承诺了。

        一位“剑帝”的承诺,一个超级宗门的保证,可以想像,叶白这句话,日后将对“冷暖殿”将产生怎样的影响。

        水蓝月一双晶亮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叶白,看得出,他确实真心所言,毫无半分虚假。

        水蓝月怔然良久,忽然笑了。

        她拍了拍叶白的肩膀:“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当年,南玛城外,你一句戏言,我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不想今日竟然成真。”

        当年,南玛城外,叶白与水蓝月初次相见,听闻叶白要去外界寻找“玄婴果”,水蓝月先是大惊,继而不信。

        那时,叶白托她照顾紫境谷和叶家,水蓝月一口答应,并戏言有朝一日,若叶白能成就玄尊之位,必成蓝月之神话,传奇,那时,冷暖殿说不定还要托庇于他的保护,余荫。

        不过,那时的水蓝月,完全是将这当是一个笑话来讲,根本没有认真。现在二十多年不见,不想这个笑话,却已经成为最真实的保证。

        时光如水,果然改变了太多太多啊,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已发生。

        水蓝月怔然盯着叶白良久,忽然再次笑道:“不过,叶白,姐姐还有一个请求。”

        “请说。”

        叶白郑重道,不管水蓝月有什么要求,只要他能办到,绝对不会推辞。当年他就说过,无论水蓝月有什么要求,必不推拒,义不容辞。

        这番诺言,他自然不会忘记。

        其他人闻言,不知水蓝月的请求是什么,也不由好奇的望向水蓝月。

        只听水蓝月笑道:“有了你的保证,想来接下来‘冷暖殿’也将一路顺风顺水,蓝月国也再无人敢于欺辱,这么多年,我肩头的责任,也该放放,轻闲一下了。”

        她美眸流转,却是风情万种:“我有心卸下冷暖殿之主的职责,让后辈放手去做,而我,却想找个地方归隐。我看你这紫境山就不错,风水独特,现在更兼灵气逼人,在此山修炼,既能更快达到尊境,也能修身养性。

        不知,叶弟这紫境山上,愿不愿意为水姐姐开辟一间容身的小院啊?”

        叶白先是一怔,随即瞬间大喜,笑道:“区区小事,何需姐姐请求?即使姐姐不说,我这紫境山,也随时会对在座各位所有人全部敞开大门,别说一座小院,就是整个山头,也没有问题啊。”

        想了一想,他说道:“‘剑宗’成立之后,我也不会插手外事,仍是交给其他人去做。

        我会在这‘紫境山’上,选择一处闭关之地,布下‘苍宿引流剑阵’,留下二十几间小屋,如果有人愿意,随时可以前来居住,紫境山的大门,永远为你们所有人敞开。”

        “苍宿引流剑阵”,是叶白自“四相锁灵剑阵”之上悟出的一个更加强大的剑阵,只是布阵范围稍小,而且要求稍高,但效果,自然也远比“四相锁灵剑阵”要强大多得。

        在此阵心修炼,一日,足抵平时百日之功,一年,就是平常一百年。

        如此大的差距,自然惊人。

        众人已经感受到紫境山的灵气差距,是外界的几十倍,而这,居然还不是极限,叶白居然还要在其中择一处灵气最浓之地,布下“苍宿引流剑阵”,并开辟数十间小屋,供众人居住。

        一瞬间,在座中的所有人,眼睛都亮了,他们自然领会得这所小屋的珍贵。

        似乎生怕叶白反悔,白寒雅,唐血柔第一个跳出,道:“叶大哥,我们的小院,可不能少了哦。”

        叶白笑道:“自然不会,不管你们是不是时常在此山居住,你们的小院,我都会随时保留。”

        白寒雅,唐血柔当即点头,满面微笑,心下已经下定决心,回去就后,就把长老的手中的职权交出,做一个轻闲的太上长老,来这紫境山闭关修炼。

        能有如此灵气浓度,再加上说不定还能时时的得到一些叶白,白绾儿等人的指点,进境速度,不一日千里才怪。

        “酒宗”裴武天原本对叶白的邀请,还有些犹豫,听到此后,也是一睁大眼,当即嚷道:“哼,小子,这可是你说的,那些小院,我要第一个挑,有没有问题?”

        叶白见是“酒宗”裴武天开口,当即微笑,点头答道:“只要是前辈开口,别说没有问题,即使有问题,那也是绝无问题的。”

        “酒宗”裴武天这才张口而笑,坐下大口饮酒,道:“好,好,如此,我便在紫境山挂个客卿的名头吧。浪迹江湖三十年,不想今朝竟有一日,竟会在此定居一地,闲云野鹤几十载,一朝尘埃落地生,老而有依,也是一件痛快事情了,畅快,畅快!”

        可以看得出,他很是高兴,大喝了几口酒,满面通红。

        众人中,剑伯,太叔千颜等人都未开口,知道那些小院中,必有他们的一份子,所以根本没有多言。

        只有外来宾客中,火媚宫的炎媚,和灵花门的风雪,略有些犹豫,一个是新成宗主,根基未稳,第二代弟子还未成长起来,完全走不开,想要如水蓝月一样当个甩手掌柜也不可能。

        一个,则是上还有一个灰衣婆婆这个师尊在,身在灵花门,脱不开身。

        犹豫了半晌,炎媚还是站起,一呀牙,气鼓鼓地道:“罢了罢了,原本还想恢复昔日火媚宫的繁荣昌盛,不想居然被你小子给完全打断,算了算了,叶白,我就问你一句,让我这新成立的火媚宫并入剑宗,有没有问题?”

        叶白笑看炎媚,道:“只要有你炎媚在,再大的问题,也不是问题了。”

        炎媚这才欣然一笑,慨然落座,道:“好,既然如此,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既没有对他们放任不管,任由他们成为无根浮萍,也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就两全其美了。”

        顿了一顿,她有些不满的说道:“而且,有剑宗这样一个大靠山,原就比在我那个要死不活的火媚宫中前途来强,想必他们也是无限乐意的。”

        叶白一笑,知道炎媚已经下了决定,他自然不会更改,最后眼睛却望向风雪,在座中人,只有她一个人尚未表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