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 - 玄幻奇幻 - 无尽剑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封号为剑(三)

第一百一十章、封号为剑(三)

        两人不止是修为境界的差距,也是的差距。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紫境谷的三代弟子,,竟然比自己还强,但是这个时候,他甚至连询问一句的力气都没有了。

        裁判走上台,怜悯的看了他一眼,从云端跌到泥沼,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事实,尤其是,之前他还笼罩了如此多的光环。

        爬得越高,跌得越重,历来就是这个道理。

        但败了,那就是败了。

        擂台的规矩不能废。

        所以,虽然他也是雷宗的一员,他也不喜欢见到这样的场面,但最终,众目睽睽,万众瞩目之下,他还是不得不艰难的迈动脚步,走到叶白身边,举起他的手,沉默了一下,方才缓缓开口道:“紫境谷叶白,胜!”

        那一瞬间,台下,先是寂然,而后,欢声雷动。

        涌动的喧嚣,直欲把九天都给掀破。

        黄灵,谷心兰,叶苦,叶缺等,虽然早就想到这一幕,然而真正看见,毕竟不同。

        所有人都是相视而笑,即使一向沉缺,少有表情的叶苦,叶缺两人脸上,也是如此。

        这是蓝月南境的风光,也是紫境谷的风光,更是叶家的风光。

        黄灵,谷心兰两人抱在一起,旁若无人的跳了起来,相视而泣,显是喜极。

        至于观战台上,其他人也俱是如此,魔神谷谷主庞元武面色灰败,无声的跌倒在地,而紫境谷谷主宿寒山却是猛然站起,连碰翻了面前桌案上的琉璃盏都没有发觉。

        但不管众人反应如何,自裁判宣布战局结果的这一刻起,蓝月公国五年一届的天仙台比试,至此落下帷幕,一切结果尽出,如果再想观看这等盛事,就只有等下一个五年了。

        不过,岁月流转,下一个五年,这里的所有人,只怕都要换上一批了,到时又是谁能独占鳌头,谁也不会知晓。

        反正雷行空,傅星夷,叶白,伏昊,燕白袍……等等,这一届的十强,基本一个都不会出现了。

        他们要么年纪已到,要么已经论战过三届,都已经超出了规限,再过五年,谁也没有再参加的资格。

        这或许也是他们如此重视这一届的天仙台比试,让这一届的天仙台变得如此火爆的原因了吧。

        新一个五年的时间,看似短暂,却可以发生很多。

        同样,新一个五年的时间,看似长远,其实也只不过一瞬眼间便会过去的事情。

        就如同上一个五年的时候,谁能料到,雷行空会败?傅星夷会败?燕白袍会败?伏昊会败?

        谁能料到,不过区区五年时间,南月南境之中,紫境谷中,便会有一个叶白凭空崛起,一瞬间赶超所有人,获得第一?谁能料到,千年没有什么变化的蓝月南境,会有一天,一次出现三大玄宗,开以往从未开过的盛世?

        这些,都不过是这五年,弹指光阴间,发生的。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有的时候,五年也短,基本不会有任何变化,顶级玄师还是顶级玄师,半步玄宗还是半步玄宗,要说精进可能有一点,但突破,对于某些人而言,却依旧是遥遥无期。

        所以有一句话叫做:对于不断进步著的人的昨天与今天来说,一日之隔,就可能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对于永远停滞者的今天与昨天来说,时隔三秋,依然原地踏步,半分进步也无。

        所以,有人能后来居上,有人能一冲千里,一切,都是源于这五年中,他付出过些什么,付出不一定代表成,但不付出,一定不会成。

        蓝月五年一届的天仙台比试,前十名单。

        紫境谷叶白,第一;雷宗雷行空,第二;魔神谷傅星夷;第三。

        紫境谷燕白袍,第四;火枫湖伏昊,第五。

        黄榜第六:离恨宫琴紫衣。黄榜第七,雷宗雷天刑。黄榜第八,食魂宗高星星。黄榜第九,长剑门柳人骨。黄榜第十,魔神谷燕极山。

        前三,前五,前十,十名俱出,相比于上一届,这一届只换了三人,但是这三人,却巅覆了整届的天仙台比试,比全部换上一轮还要令人震惊。

        一切,只因为这一届,出了一个叶白。

        一位中位玄宗的出现,比二十位顶级玄师,还要令人震惊。

        尤其是,一位如此年轻的中位玄宗,就更不用提了。

        此战之后,各大宗门的排名,急剧变化,同时,各大宗门的底蕴之深,也展露一二,让人吃惊。

        十人中,紫境谷独占二人,占去了五分之一的名额,风头一时无俩。

        而排名第二的雷宗,第三的魔神谷,却也分别占去了两人,一时之间,三大宗派,就占据了十之六七的名额,留给其他各宗的,不过四个名额。

        大型宗派,与小型宗派之间的势力差距,进一步彰显,上一届还有几名九品门派的弟子,能够杀入黄榜,这一届,却是一人也无。

        这就实力的绝对差距,也只能说,上一届各宗,都没有尽上全力。

        擂台之上。

        雷行空呆了半晌,终于抬头,望向叶白,嘶哑的道:“那门遁,什么级别?”

        叶白看到他这一幕,心中略有不忍,却不会后悔,顿了一下,方才回道答:“青阶,中级!”

        雷行空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低下头,苦笑了一声:“那我,败得不冤了!”

        “恭贺你,获得此次天仙台比试第一!”

        叶白举手道:“承让!”

        雷行空惨然一笑,跄踉了一下,走下擂台,消失不见,背影凄凉。

        看到这一幕,台下的不少人,俱是不由发出感叹:“既生喻,何生亮……”

        望著台上落魄的雷行空,很多人都明白,这五年中,众人都有了巨大的进步,尤其是雷行空,傅星夷,燕白袍,伏昊几人,每一个人都让人为之震惊,雷行空更是一举达到了半步玄宗的地步,便是真正的宗级强者,也可以较量一两下了。

        如果正常,他自然毫无疑问,当之无愧的获得第一,但是,谁让凭空,窜出了一个叶白,中位玄宗的实力,让所有人绝望。

        即使原来天之骄子一般的雷行空,也瞬间变得黯然失色,这个世界上,不怕你强大,只怕你对比,很多东西,光芒耀眼,然而与别人真正一对比,才发现差距之所在。

        耀眼的钻石,是很多人喜爱的东西,但在天空中闪烁的星星面前,也是那么的黯淡,不值一提。

        甚至,不会有人再看一眼。

        叶白看著雷行空消失的背影,也只能是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走下擂台。

        迎接他的,是所有人自行让开道路的尊敬,和看向他时,那略带一丝敬畏,讨好,和复杂的目光。

        但叶白没有管这些,径直走到角落中,黄灵,谷心兰,叶苦,叶缺等人面前。

        他微笑道:“我回来了!”

        轻轻四个字,云淡风轻,但落在黄灵,谷心兰等人耳中,却是截然不同的一个味道了。

        几人给了叶白最为热烈的欢呼,其中,谷心兰直接跳到叶白身上,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满面通红,红透耳根。

        如染了一层薄薄的胭脂。

        叶白微笑著拍了拍她的后背,对于她这孩子气的举动,并无半分不悦。

        四周众人,一片诧然,黄灵心中也不禁怦然一动,不过,犹豫了半晌,却终究没有这个胆魄,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等事来,只是微微向叶白靠近了一些。

        崇拜的看向叶白,眼睛闪动著星星一样的光芒。

        而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无视了四周所有人那各种复杂的目光,叶白,叶苦,叶缺等人,从众人瞩目的地方,慢慢离去,最后消失在后院,回到了幽琴院。

        谷心兰不愿离开叶白的怀抱,背在赖在他身上,叶白无奈,最后几乎是抱著她回来的。

        两人都没有看见,人群之后,几道复杂的目光,从远处透过人群,望了过来,却谁也没有说什么。

        其中,有一身红衣,猎猎如旗的唐血柔,有黄衫淡雅,清尘脱俗的谷心华,也有紫气高华,尊贵如月的澹台紫月。

        回到幽琴院后,那漫天的喧嚣,甚至难言的嘈杂,才慢慢的凝寂下来,变作无声,谷心兰看著四周众人奇怪的目光,这才不舍的从叶白身上跳了下来,略有些害羞,叶白却只是一笑。

        站在大门口迎接叶白的,是紫境谷中最为崇高与尊重的礼节,所有紫境谷此次到来的弟子,一个个站成排,以最隆重的礼节,迎接著叶白的到来。

        看到叶白从他们之中穿过,所有紫境谷弟子,一个个面带尊敬与仰慕,望著叶白,目光中难掩激动与兴奋之色。

        叶白的光荣,也是紫境谷的光荣,而紫境谷的光荣,就是他们的光荣。

        原本只是同辈的弟子,但现在,再看向叶白时,却如同仰望著一座大山一样,巍峨,高拔,不可及。

        谷心华,燕白袍,宿枯心,朱画眉,张烈,澹台紫月等,也终于回来,一个个过来向叶白发出祝贺,不管之前他们心中对叶白的想如何,在这一刻,都不得不收起,复杂的望著这个引起了整个蓝月震动的年轻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