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本 - 玄幻奇幻 - 无尽剑装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五毒元气劲

第一百七十二章、五毒元气劲

        二讨。苦笑了下,阅柔然望了一眼台那阴冷饷口你滑年,却也不禁一阵惊讶:“玄气七层,就敢挑战三阶中级凶兽,天毒古蟾,这到底是勇气呢,还是不要命了……反正,我是不敢,紫境谷中,除了宿枯心那个变态,估计也没有第二个人敢

        摸了摸鼻子,闪柔然摇了摇头,又朝著下一个擂台走去。

        不过,叶缺这个名字,他也记住了,这个人,还是先看看吧,天赋是够了。但性格上,却太不能让人放心了。

        阅柔然走后,台上,叶缺并没有去追杀罗送,抱剑而立,冷冷的望向那名谤台家族的长老,道:“比赛结束,是不是该宣布了?”缺的声音,急忙跑了过来,大声道:“六号擂台,叶家叶缺,晋级!”看完叶缺这边的战斗过后,闲柔然又来到一处擂台下,十三号擂台,台上,一男一女两名青年弟子正在打斗。男姓弟子一身青衣,袖子上方三分处,纹著四道剑型标识,听四周人的介绍,这是四大世家中,最弱的一家,司徒家弟子。

        而在他对面的,是一个戴著白纱斗蓬的的蓝衣少女,长身玉立。妈婷致致,纵然蒙著面纱,也给人一处美到极处,如梦如幻般的感觉,她使一柄蓝色怪剑,如星如辰,炫丽无比。

        在她的胸口处。纹著一小片蓝色的械叶,这个标志,刚才闪柔英已经在十五号擂台叶苦,六号擂台叶缺身上见到过。

        “又是一个叶家弟子,还是一个女的?。

        闰柔然略微惊讶起来,随即看向台上的比试,不过因为他来得比较晚了。先前经历了三场战斗,这边的战局已经接近尾声,其实就算没有前面三场战斗,这里的战斗也是瞬间分出胜负,因为,双方的实力太不对等了。

        叶家三大核心弟子之一叶千儿。对司徒家一个普通弟子,根本没有可比性,不出几招。那名司徒家的弟子就被叶千儿打下了擂台。裁判长老面无表情。显然早已料到这个结局,那名司徒家的弟子一被打下擂台,他就站了出来,大声喊道:“十三号擂台,叶家,叶千儿。胜!”

        台上。叶千儿毫不在意的一收手中宝剑。随即飘然离开擂台。显然没有把这一场胜负放在心上,不过,在她走后,闰柔然却站在原地。盯著她的背影,略带惊异的说道:“好奇怪的体质,似乎远胜于常人,以我的实力,居然都看不穿,莫非,她服食过什么天材地宝?”

        片刻,苦思不获的闰柔然,一抬头,却现那个奇怪少女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原地,他哑然失笑,道:“我这是干什么,那有什么好惊讶的,就算她体质再神奇,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天赋,体质,都只是根本,一切还是要后天的努力。”。以她的实力,勉强也够格,不过还没有进阶玄士,磨励一般。倒也可能是一个人才。”

        想到这里,闰柔然摇头一笑,便继续朝下一个擂台走去。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有数个擂台和闰柔然看的一样,已经结束了比试,这样的擂台,往往是碰上了那些实力相差悬殊的人,一招就胜敌,决出胜负,有的实力相差不大,但运气不好的,一个失误,往往也极的结束了比赛,所以,中间已经有数个擂台空了出来,闰柔然也更加方便的观察起四周。

        这还是因为前面这四场比赛他看的比较快的原因,因为缮台紫月那一场,根本没打,叶苦那一场。耗时最久,但基本上也只出了一招,叶缺那边,数剑就将人逼下擂台,叶千儿那一场,更是没有费什么力,轻而易举的就将司徒家的那名弟子赶出了擂台,完成了胜利,四场战斗都没有花费什么时间。

        忽然,阂柔然的目光一缩,隔著一个空出的擂台。落到一个人的身上,那里,是最中央,一号擂台。

        一个浑身黑气的血衣青年,正“轰”然一掌,将一名叶姓弟子击下擂台。那名叶姓弟子胸口被击中的地方。整整下四下去了一大块。那一块的衣服,变得漆黑,焦黑。还散著缕缕怪烟,刺鼻之极。周围的人骇得面色大变,旁边有几名叶家弟子,接住那名叶家弟子,不住的焦急喊道:“叶魏,叶魏,你醒醒,醒醒啊”

        一名长老快的跑过来,来到那名受伤的叶家弟子之前,验证了一下,不由得轻吁了一口气,急道:“还有气。快,送医馆!

        “是”几名弟子不敢怠慢,急忙抬起躺在地上,已经彻底人事不醒的叶家弟子,快的离去,只是离去的当口,几人都不由得怨毒的瞪了一眼站在台上,击败对手之后,肆意狂笑。仿如魔神一样的血衣青年。

        “嗯了”

        闰柔然目光一缩,眼睛之中仿佛劈过一道刀光,“好邪气的气息,五毒元气劲?”

        他一眼,就看出了这血衣青年所练的功法,黄阶绝品功法,五毒元气劲!

        “不过,似乎还不止如此,他的身体被改造过,什么并西,这么古怪?好像是一样天绝之毒,不过,他竟然没死?这世上,还有人能中天绝之毒而不死?”

        “师傅都不可能!”

        天绝之毒,就是没有解药,天都要绝你的剧毒,这种毒药,在大陆上都是罕见的,没有人能中天绝之毒而不死,这司徒远,竟然做到了?

        他这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刻,闰柔然心中,深深的震惊了,刚才的叶苦,叶缺,叶千儿,都曾带给过他一些惊讶,可都没有这一刻的惊讶深。

        “司徒远,你怎么肆意出伤盟族的弟子,你这是何居心?”

        那名长老,站起身来,脸色黑,指著台上的司徒远乾指怒喝道。

        “哼!”台上。那名张狂而笑的血衣青年,冷冷一笑,望向那名长老,道:“这擂台上,可有规定不能打伤人的么,不能打伤人,还比什么赛?”

        台下的那名长老一下噎住:“你”

        的确,比赛除了不能杀死人之外,伤人是经常出生的事,如果要求百分天不得伤人,比赛根本没法进行。

        “但是,你也不能下如此重手,叶魏都快被你打死了!”

        “死了么,还没有死是吧。那就只算是伤,就算快死了,也只是受伤,他自己实力不济,也敢上台比武,我出手稍微重了一点,有什么不对?要是不满,你撤消我的参赛资格好了。”

        “这一掌,是他叶家自找的,我只不过是回报而已!”

        说完这句话,司徒远冷冷一笑,身形一展,就仿佛一只大鹏。从擂台之上飞下。落回到司徒家的弟子当中。直接离去。

        全场震慑,那名长老竟然不敢拦阻,这一刻,司徒远的表现实在让人吃惊。

        远处,几名叶家长老,气得脸色白,但是,却不能撤消司徒远的比赛资格,的确,只要不死,那就不能算打死了人,司徒远这么做,就是看准了这个漏洞,只是,现在的叶魏,虽然没死,和死了又有什么两样,这一辈子,只怕是废了。”好狠毒的心肠!这司徒远,就算通过。我紫境谷也不能收他!”阅柔然目光微冷,直接给司徒远判了死刑。

        全场都被这里的剧变震惊,但是。虽然司徒远伤人在先,却没有犯规,最后,那名裁判还是只得判司徒远胜,成功晋级。

        而这边生的一幕,落在不少参赛弟子眼中,都是心中不由一寒,赶紧离司徒家的弟子远点,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司徒远已经变了,根本就不能惹。

        远处,叶苦,叶缺,叶千儿,三人的目光,都是不由一缩,目光盯著司徒远离去的背影,他们都知道,司徒远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无霜谷,落叶海中。叶苦一掌将一名出言侮辱叶家声誉的司徒家弟子击成重伤,司徒远这是来报仇来了。

        三人的目光,都是一冷。

        还在比赛的二十多座擂台上,不少人也被这一场剧变所惊,有不少人因为分心察看,被对手趁机击落。

        十九号擂台,罗龙鹤,胜!

        二十一号擂台,詹台千风,胜!

        二十三号擂台。叶不凡,胜!

        二十四号擂台,叶蓬莱,胜!

        二十九号擂台,叶显,胜!

        三十二号擂台,叶宗,胜!

        三十五号擂台,叶破,胜!

        阅柔然转过头,四处打量了一下,场中依旧还在战斗的擂台本来还有二十多座,现在一下子少了将近一半,依旧还在打的,只有寥寥几座,而这几座擂台上比赛的弟子,实力都不怎么样,差不多都是网进玄气十层的实力,打得不亦乐呼。可却实在没有看头,根本进不了阅柔然的法眼。

        就在他要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角落中的一座擂台进入到他的眼帘,三十六号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