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水战开启,悬殊差距

第八十四章 水战开启,悬殊差距

        三日后……

        号角齐鸣,战鼓雷响。

        江东大军终究还是朝着江夏驶来。

        十艘斗舰,五十艘走舸,浩浩荡荡朝着江夏驶来。

        江东之所以水军冠绝天下,实际上不止是因为江东人水性更好,也并不止是将帅擅长水战。

        其中一项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江东对于造船技术的先进,    可谓是达到了天下之最。

        《南州异物志》曾记载,江东除了手工业极为发达,造船业也是令世人震撼。

        走舸,属于小型战船,防御性一般。

        但主要是行动力强,可以进行连续不断的骚扰和袭击。

        斗舰,乃东吴所造的大型战船。书中记载其中最大的主船长二十余丈,    高出水面两三丈。

        远远望去,如巨楼高阁,一船最多可满载士兵三千余人。

        一旦交战,便是万箭齐发,敌船根本没有与之短兵相接的机会。

        还能掩护体型更小的走舸进行奇袭。

        同时,江东水军,也是天下第一个发明‘抛锚’的船队。

        进攻黄祖之时,在战船上系着重物,可保船身稳定,不至被风浪吹的上下颠簸。

        江夏也派出水军抵抗。

        经过紧急维修的破烂大船五艘,临时征调的小船十几艘。

        其中的将士虽然也颇习水战,但出于人数劣势和装备劣势。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是江东水军的对手。

        就连率领自己亲信准备誓死一战的甘宁都心怀死意,觉得此战万无取胜机会。

        只求最后死的轰轰烈烈,能多带走一名敌人也不亏。

        望着如此威势的船队,刘琦也是脸色苍白,双腿发软。

        强撑着扶剑而立,朝着一旁的陈到问道:

        “陈将军,不知徐先生是在何处暗藏伏兵?”

        刘琦就算再傻,也猜得出来,    徐风费尽周折让自己来江夏。

        还专门派出精兵和官吏帮自己掌权,甚至还派出平日里专门保护刘备安危的陈到。

        一看便是笃定此战必胜,否则决计不会如此安排。

        联想到之前徐风的数次大胜,都是在敌我力量悬殊,堪称必败的情形下逆转。

        因此刘琦大胆猜测,徐风估计是在哪里安排了伏兵。

        待周瑜率军来攻,便可令伏兵***东水军,一举将之歼灭。

        陈到闻言,却是露出怪异的眼神,随后打量了一番茫茫大海,开口说道:

        “敢问公子,这茫茫大海,一望无际。”

        “军师若有伏兵,是藏于九天之上,还是藏于汪洋之中?”

        刘琦一愣,又看了看自己脚下的破烂木船,再打量了双方悬殊的规模,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这才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

        “真没有伏兵?”

        “千真万确,    军师派我前来,只是为了试验一番他最近研制的水战兵器而已。”

        刘琦呆愣愣的看着己方不足两千余人的水军,    犹豫片刻,这才说道:

        “不如咱们弃城而逃?”

        陈到则是正容道:“我自追随主公之日,便将生死置之度外。”

        “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乃我注定的归宿。”

        听着这么一番话,刘琦终于知道,连陈到都不知道徐风到底安排了什么反转的奇谋。

        一开始的信心终于消失不见,惊慌的看着江东水军发起了总攻。

        几十艘或大或小的战船顺势而来,只见漫天杀气裹挟战鼓号角,令刘琦方的士兵胆颤心寒。

        尚未交兵,气势便先弱了三分。

        而陈到则是严格按照徐风之前的嘱托,直接下令道:

        “令兵士小心避箭,不必反击。”

        “待我黑旗挥舞,再冲杀敌军,拼死一战!”

        随着双方战船越来越接近,江东战船射出的箭矢,几乎把刘琦方的战船都射成了刺猬。

        大部分士兵都躲入船舱或船尾,等待反攻战令。

        不时便有士兵被流矢射中,惨嚎一声跌入水中,听的刘琦更是胆寒。

        若非现在逃回荆州也是一死,刘琦恐怕都会忍不住躲船而逃了。

        此时,东吴主船之上,周瑜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不对。

        对方若无胜算,为何要故意以如此破船出战。

        若是据城而守,困兽犹斗,起码能坚守二三日。

        而且对方出战之后,既不进,也不退,反而是摆好了阵势等着对方接近。

        就算是想用火攻,在水上没有足够的时间加速,也根本来不及烧到东吴的水军。

        哪怕换到对方的角度上,周瑜也实在想不出对方主帅为何会如此用兵。

        只好前去孙权面前,言明此事定有诡诈。

        只宜以小股部队一试对方虚实。

        或是远远以弓弩射之,逼对方阵型散开,方为上策。

        周瑜以自己多年征战的经验看来,对方如此坚守阵型不肯散开,其奥秘必然与阵型有关。

        倒不如逼对方散开阵型,方是万全之策。

        但孙权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张昭便是笑道:

        “公瑾将军太过谨慎。”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主公如今亲率大军,军心正旺,岂有不胜之理。”

        “孙子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

        “对方纵有奇谋诡计,只要我方不为所动,堂皇用兵,一切阴谋也难以撼动悬殊的差距。”

        周瑜听着张昭满嘴大道理,也是眉头微皱。

        战场之事岂能固执兵书,需随机应变,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若非如此,孙策也不会千叮万嘱,内事问张昭,外事问周瑜。

        可此话周瑜又不能明言,只好强调道:

        “我军已稳占优势,何必犯无谓风险。”

        但孙权则是说道:“公瑾多虑了。”

        “若是此时试探,对方必趁机逃走,难以将之全歼完胜。”

        “我方还需额外攻城,损伤不在少数。”

        “倒不如毕功于一役,将之合围全歼。”

        周瑜还想再劝,但此时冰冷的气氛也让他明白,再劝下去,可能会让孙权对自己失去信任和耐心。

        更像是自己担心孙权获胜之后树立威望,胜过自己……

        无奈之下,周瑜只好紧盯着战场的发展,生怕漏过一丝变化。

        与此同时。

        眼看时机差不多了,陈到先是令五艘大船之上的亲兵掀开甲板上蒙着的黑布。

        随后露出十门黑洞洞的空心铁柱。

        列成整齐一排,对准了对面逐渐接近的斗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