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第四十九章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宋朗。

        本是出身汉末权贵豪门,自幼饱读诗书,立志要出将入相,匡扶社稷。

        后来靠着家族恩荫,出任了一名执法的小官。

        虽然官职不大,却是能管着一县责罚之事,可谓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刚刚上任,他便秉公办案,从不徇私。

        无论对方是权贵子孙,还是市井无赖,他都毫不手软,一视同仁。

        就在他雷厉风行的举措之下,甚至破获了好几桩大案,掌握了好几条线索。

        线索直指朝中一位要员的贪污,只需少许时日,他必然能顺藤摸瓜,将这要员绳之以法。

        但就在他快要成功之时,对他一直不假辞色的父亲却是突然出面拦阻。

        让他到此为止,不可再查下去,甚至要销毁所有证据线索,将逮捕之人一一放回。

        宋朗自然不肯听命,甚至做好了和父亲翻脸的举动。

        结果对他一向百般宠溺的祖父,也一改以往慈蔼模样,反而是耷拉着一张枯树皮般的老脸。

        为他补了自己一直没教过的一堂课。

        将整个汉末朝廷的昏暗,从上到下的腐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危险。

        一一为宋朗讲了个明白。

        甚至为宋朗断言,若是他不就此收手,可能第二天宋朗便会沉尸江水之中,死的不明不白。

        可惜宋朗当时年轻气盛,一腔热血。

        听到自己可能会死于恶人之手,不仅没有半点害怕,反而像是要得偿所愿。

        随后便是一意孤行,执意继续查案。

        气的宋父一病不起,闭门谢客。

        但当晚,遇到杀手的却不是宋朗。

        而是整个宋家。

        当晚宋家便遭连夜大火,全家三十七口人死的一干二净,全部葬身火海。

        最诡异的是,宋家三十多口人竟无一人外出逃命。

        街边的所有邻居,也无人敢前去救火。

        只有夜宿官府之内的宋朗,第二日一早听闻了家中的噩耗。

        随后便被自己好友豁命送出了县城。

        而宋朗也从此改名换姓,大彻大悟,加入了当时的黄巾军。

        最后甚至做到了黄巾军三十六方渠帅之一,带兵将那灭族仇人一家杀的干干净净。

        算是为自己全家老小报了血仇。

        黄巾起义覆灭之后,宋朗也顿感人生已无目的,回望初心,也是顿生迷茫。

        无奈之下,便在宛城落脚,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间学堂。

        平日里不收任何学费,免费教导邻里街坊的孩子,教他们读书识字,人生道理。

        若遇灾年,他还会从积蓄里面拿出一笔钱,来开设粥棚,赈济灾民。

        虽然是杯水车薪,却是勉强尽了自己一份力,图个心安。

        甚至在宛城遭遇时疫之时,他还拿出曾经在黄巾军学到的符水之术。

        虽然没办法为这些百姓彻底治愈时疫,却也能暂缓病情,为不少人减轻痛苦。

        因此他在宛城也算是颇有名望,交口称赞,人人都道宋先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真善人。

        如今,就在他于学堂教书之时,却见外面一众士卒已经包围了学堂。

        “不得喧哗,不得慌乱!”

        宋朗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饱经沧桑。

        寻常事情已经没办法让他产生波澜。

        若非自己这条命是好友豁命保下的,恐怕他在报仇之后,便早已自尽而亡。

        不必浑浑噩噩的留在世上,只为了自己心安而做些无伤大雅的善事。

        让一众学童安心坐回自己的位置,不管外面有何动静,也不得出来探视。

        随后宋朗便迈步走出学堂,刚要开口询问。

        却被两名士卒直接按倒在地,五花大绑。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突然绑我!”

        “我非曾犯过王法,你们凭什么绑我!”

        看着宋朗不服气的模样,带兵前来的幕僚却是冷笑道:

        “我们可是奉丞相钧旨,前来捉拿逆贼。”

        宋朗还以为是自己当过黄巾军的事情被人发现,心道自己始终还是躲不过去。

        谁知道幕僚却是嘿嘿冷笑道:

        “看你的模样也知道你不服气。”

        “今天就当着诸位邻里街坊的面,由本官一一揭发你的罪行,好叫你无话可说!”

        此时围观的百姓也是义愤填膺,不断为宋朗叫起冤来。

        宋朗这样的老好人,连被顽童再三欺负都能一忍了之。

        甚至算得上是有些窝囊的人,怎么可能是什么反贼逆贼?

        “三日之前,你让学堂里面的孩子背的什么诗句!”

        三日前?

        宋朗稍微一回想,便有了印象。

        “三日前,我点评本朝诸位大家的诗词,尤其讲到了大司农徐风所作的‘戏为六绝句’。”

        宋朗随后摇头念道:

        “今人嗤点流传赋,不觉前贤畏后生……”

        “停停停!你还在当众念此反诗,辱骂丞相,诽谤朝廷?”幕僚急忙打断宋朗。

        “辱骂丞相?”宋朗也是一愣,似乎不知道这骂从何来。

        从几年前,徐风偶有名作显世,世人也颇为推崇他的文采。

        就连曹操曹植也不止一次与其有诗文唱对。

        就算他如今和曹操作对,总不至于连他天下传唱的诗文都犯了法,谁念谁就成了反贼?

        “哼哼,徐风虽然是逆贼,但他的诗句没有一百首,起码也有七八十首。”

        “你若是念别的诗,最多判你个不敬之罪,打你几板子就算了,但你为何偏偏教他们念此恶诗!”

        就在宋朗一头雾水,实在搞不清是怎么回事的事情。

        却见幕僚冷冷说道:

        “这反诗第三句,乃是最为大逆不道的‘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这一句怎么了,此句乃是说……”

        就在宋朗将要辩解之时,幕僚却是怒道:

        “你这诗中之意,明明是辱骂丞相曹氏宗族要身败名裂!”

        “这!这分明是凭空构陷!”

        “尔曹之意,乃是‘你们’的意思,这连我学堂内七岁顽童都知!”

        如此匪夷所思的罪行,顿时也让城中围观聚众而来的百姓怒火中烧。

        直接当众叫喊起来,恨不得直接冲击士卒的阻拦,直接将宋朗救出。

        “哼哼,我就知道你这反贼嘴硬,肯定不会承认。”

        “但你已将罪证写在墙上,又有何可辩解。”

        众人循着幕僚手指望去,却见学堂墙壁上写着七八条各式标语。

        正是前几日开始,从新野学校流传出的风尚。

        将平日里空口劝导的言辞写在显眼处,让学童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

        其中一句正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