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徐风大德,令人敬仰

第三十九章 徐风大德,令人敬仰

        随着华佗和张仲景归来,倒也让新野有了一个不错的改善。

        那便是之前有陈年旧病的,都可以趁机疗养一下。

        例如甘夫人生子伤了元气,一直病体虚弱,经过两位神医联合诊治。

        几份药下来,便肉眼可见的气色饱满起来。

        又或者是一些跟随刘备多年征战的伤残老兵,几乎个个都有暗伤在身。

        在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下,几乎就等于无解的绝症。

        随着数日义诊,这些人的情况也都大多得到了改善。

        甚至就连贾诩那条摔坏的伤腿,也被重新上了一层药,嘱咐他平日里不能沾水,注意保养。

        再休息一两个月,便可恢复如初。

        只不过很恰巧的是,扶着贾诩前来的邓艾,却是意外被华佗盯上。

        “小兄弟,你这口吃的毛病,老夫能治。”

        原本邓艾只是搀扶老师贾诩前来,谁知道却意外听说困扰了自己一声的口吃竟然有法可治?

        要知道,他自幼虽然聪颖过人,却因为这天生的口吃毛病,让他沦为邻家顽童的笑柄。

        也让他留下了自卑的阴影,每次越是着急,口吃的情况越是严重。

        “其实你这毛病倒也不难治,无非是口中之舌,发育略微有些残缺。”

        “若是顺风顺水,估计等你成年之后,这口吃的毛病便能好个大半。”

        “只要你别留下难以纠正的习惯,到时纵然身体康复,心中之病却难以治好。”

        说完,华佗掏出一个小包裹,里面装有十余种大小各异的锋利刀子。

        “不过现在你遇到我,倒是你的幸运。”

        “只要你不害怕,我帮你在舌根处切几刀,再帮你小心处理一下。你的口吃病便能彻底痊愈,再无后患。”

        若是普通孩童,可能还会对华佗明晃晃的刀子感到害怕,不肯做手术。

        可邓艾的胆识又岂是同龄人能相比。

        那可是孩童时期便能与贾诩谈兵论将,谈笑间坐看尸山血海。

        长大之后,更是敢率领奇兵跨越天线,从飞鸟不可渡的阴平奇袭成都。

        据后世统计,当时邓艾带去的兵,一路上死于险要地形的都超过了一半。

        他这个统帅能活下来,也算是足够命硬了。

        得到邓艾的允许之后,华佗先是为其抹上消毒的药物,又用细绳捆住邓艾的舌根,避免待会儿失血过多。

        随后便开始了手术,大约两柱香的时间,华佗便已经结束了手术过程,开始了消毒和止血。

        毕竟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他动手必须足够的快,才能避免疼痛和感染要了邓艾的小命。

        这也是顶级神医和普通医生的区别。

        “五日之内不可食辛辣荤腥之物。”

        “每日需及时换药,善加保养。”

        “大约十日之后,你便可开口说话,与常人无异。”

        哪怕半张脸都被纱布缠上,但邓艾眼神中的惊喜神情还是藏不住。

        看着少年眼中的希望,华佗也是由衷感到欣慰。

        年少之时,华佗也曾寄希望于功名利禄,甚至算半个官迷,每天想着升官发财。

        完全是把医术当作自己晋身之阶。

        只不过随着在医术中浸淫越久,越感到自己过去的想法是何等浅薄。

        尤其是天下大乱之后,百姓苍生疾苦,只有救死扶伤,才会让华佗有满足的收获感和快乐。

        这也是他为了弃许都官职,而直奔新野而来。

        因为他能从徐风身上看出,对方和他是一样的人。

        知己难求。

        …………

        此时,徐风正在房中奋笔疾书,似乎是在写什么故事。

        不时没有灵感了,还要挠挠头,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

        等终于有了灵感,方才继续俯在案首继续写下去。

        “毛笔写字还是太费劲,以后有机会还是要研究出铅笔和钢笔。”

        就在徐风发愁写字过慢的时候,却恰好见刘备带着从襄阳而来的伊籍上门拜访。

        因为之前徐风便叮嘱,若是刘备前来便不用通报,直接带他来内室即可。

        谁知道刘备和伊籍刚刚进屋,便下意识一愣。

        因为屋子里面实在太暗,除了案首那盏油灯,整个屋子可谓昏暗无比。

        “鸿羽先生,为何不多点几盏灯?”伊籍惊愕的问道:“室中竟如此简陋?”

        徐风则是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脑袋。

        “我想着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只要案头有盏油灯,不妨碍看书写字即可,用不着浪费那么多灯。”

        说完,徐风从一旁取出火折,多点燃了几盏灯火。

        谁知道屋子里刚刚亮起来,徐风便看到刘备痛哭失声。

        “没想到先生如此简朴,却依旧甘之如饴,连点燃蜡烛这种小事都要亲历亲为,纵古之贤者也莫过于此。”

        “先生智谋过人、富可敌国,却依旧为天下百姓如此。”

        “我徒有虚名,却于苍生无甚功德。与先生相比,令玄德好生惭愧……”

        伊籍也显得格外动容,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是偷偷在后面用袖子拭去眼泪,感叹道:

        “唉,若天下官员皆如鸿羽先生,何愁天下不定,汉室不兴,又怎容乱贼猖獗至此。”

        看着两人这么感动的稀里哗啦,徐风倒也有些不好意思。

        急忙安慰起两人。

        “主公,机伯,我只是对排场没什么讲究,倒也不必如此赞誉。”

        伊籍却依旧说道:“今日之事,我必劝导同僚亲友,令他们以先生为榜样,”

        徐风倒也没想到,自己只是不讲究排场,只随手点一盏灯自己用,竟然就被当作了模范。

        其实倒也理所当然,汉末之时贪污横行,几乎所有世家豪强都竞相攀比排场,争相斗富。

        生怕自己哪天吃的东西不够华丽,用的东西不够精美,沦为他人笑柄。

        据说最离谱的,就是有的豪强甚至连取暖烧的木柴,都要提前让匠人雕刻上精美的花纹。

        而徐风对于古玩之类的东西实在没什么审美,因此家里堪称是家徒四壁。

        只有一张床,一条书案,还有光秃秃的墙壁。

        自然是看的两人感叹不已。

        毕竟对于现代而来的徐风,什么精美玉器古玩,雕梁画栋,不过都是没什么追求的人才喜欢的东西。

        真正有目标有兴趣的人,反而不会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反正平时也是吃香喝辣,也半点委屈不到自己。

        不过徐风倒也不想解释,反而直接顺水推舟承认了下来。

        毕竟自己若是能以身作则,起码能让刘备集团大部分官员都随之效仿。

        对于官员风气也是个很大的助力。

        不过说到这里,徐风恰好想起自己写到一半的故事,将之递给了刘备。

        “主公,我倒是正好有一件要事,要向主公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