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糜芳败露

第三十六章 糜芳败露

        新野。

        第二批运往宛城的粮队已经出发。

        曹仁似乎也已经看开躺平了。

        你不是收买人心吗,那就随你收买。

        反正拦了也拦不住了,与其继续当恶人,还不如干脆让新野继续援助宛城。

        而这第二批粮草和药物,则是被刘备委任给糜竺负责。

        毕竟糜家可是自徐州便跟随刘备,不畏艰险。

        尤其是糜竺本人,更是刘备真正意义上的心腹,也是刘备的大舅子。

        糜夫人虽然从未给刘备诞下子嗣,但双方也算是相敬如宾。

        当初迎接徐风前来新野,糜竺虽然是出身世家,却依旧大力支持此事。

        在徐风掌权之后,本来负责内政要务的糜竺算是被直接架空,却依旧没有半句怨言。

        后来负责钱粮之事,也依旧是勤勤恳恳,未有半句怨言。

        就连徐风也对其颇为赞叹,私下也数次准备礼物,赠予糜竺,与其交好。

        很快,满满二十几车物资被推出新野城门。

        刚准备走上官道出发之时,徐风却是驱马赶来。

        下令道:“且慢!”

        随行的糜竺一愣,却是没有多想,反而恭敬问道:

        “鸿羽先生,是否另有要事未曾交代?”

        徐风也是拱手道:

        “子仲,还请见谅……我接到私下举报,襄阳和樊城的市场之上,都出现了疑似出自新野的粮米。”

        之前新野库存的大部分粮米,都是大唐商会从北方运来的单季或双季米。

        与南方三季米相差甚大,品质也极为悬殊。

        所以在得知襄阳等城出现北方米之后,徐风也是诧异不已。

        笃定新野府库中的米,肯定出了问题。

        经过细细查验,线索都指向了这第二批运往宛城的粮队。

        粗略估计,徐风有八成把握,肯定有人借机中饱私囊。

        轻则以次充好,重则直接用泥沙杂物充当赈灾粮米。

        要知道,他们可是为了收买宛城民心,并让天下人见到刘备集团的不同之处,才会如此不惜血本。

        若是真的出了差错,战略效果也会大打折扣,之前的一切举动也就前功尽弃。

        闻言,糜竺也是一惊。

        “若真如此,必须严查,不能误了主公的大计!”

        徐风点点头,并没有怀疑到糜竺身上。

        从身后掏出了一把特质的锥子,一把捅在了麻袋之上。

        再将锥子带出来,中空的地方自然装满了袋中的粮米。

        用此方法查验,自然是大大节约了效率。

        “此物果然神奇,又是鸿羽先生的奇想妙思。”

        糜竺却是显得颇为轻松坦然,还有兴致夸赞徐风的新发明。

        徐风在前面几辆车子都查了一遍,确认其中的粮米似乎没有问题。

        “唔……”

        稍加思索,徐风又往后面的车队走去。

        糜竺也是没有阻拦,一同跟随了上来。

        “的确应该查的仔细一些。”

        直到徐风路过一辆车子之前,眼睛的余光似乎察觉到那随行之人,似乎面色有异。

        终于找到了!

        徐风没有多说,再次把锥子捅进那辆车子的麻袋里面。

        果不其然,里面除了一小部分的粮米之外,居然还参杂了大量的稻壳、沙尘和碎泥土。

        “唉。”

        终于找到问题,徐风却没有半点轻松之感,只是喟然一叹。

        而身后的糜竺眼见此景,也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呆楞楞了半刻,方才干巴巴的张了张嘴。

        半天才发现自己没有说出话来。

        “你……你……”

        刚想问那随行之人,糜竺便想到了什么。

        “这辆车,是子方负责装运的。”

        子方,就是糜竺的同胞兄弟糜芳。

        同样是跟随刘备闯荡半生的铁杆心腹。

        眼看事迹败露,负责跟车的车夫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吓得说话声音都打颤。

        “大人饶命,我也是受糜芳大人指派,不得不做。”

        听到那个名字,糜竺似乎也终于认命,伸手指向了另外两辆车子。

        “还有这两辆,也是子方负责装派的……若是做手脚,这两辆八成也跑不了。”

        徐风微微点头,不用他开口。

        身后的李进便一把抄起另外两辆马车上的麻袋。

        使劲往地上一摔。

        果然都是碎米占了不到两成,剩下的都是谷壳杂物。

        “把这三辆车运回新野,择出还能吃的碎米运回库里。”

        “剩下的粮队照样运往宛城,不足之数随后在库中补齐运走。”

        徐风嘱咐完之后,便拍了拍糜竺的肩膀。

        “子仲,不必过于难过……唉,冒犯了。”

        说完之后,徐风便要带队离去。

        而糜竺此时已是羞愧难当,几十岁的人,此时却是举止失措,方寸大乱。

        “我……我辜负主公信任,愧对主公,愧对主公。”

        “糜大人,主公不会误解你的。此事若是令弟所为,主公也只会追究令弟一人。”

        徐风明白,糜竺此时方寸大乱,根本不适合前去送粮。

        “李进,你先带队送粮去宛城吧。”

        嘱咐完之后,徐风亲自送糜竺回了新野,同时也派人前去捉拿糜芳。

        很显然,糜芳也是见到了徐风带队追出新野的景象。

        知道自己的行径八成已经暴露。

        等全城搜捕糜芳的时候,糜芳也早已失去了踪迹。

        随后,刘备也专门见了糜竺一面,对其百般安慰。

        然后还放了他两日休沐假,可以让他稍加平复心态。

        “鸿羽,如此短的时间,糜子方会逃去哪里?”

        “而且这十来年里,无论何等困境,糜子方都是一直紧随,从未背离。”

        “为何如今一切欣欣向荣,匡扶天下的希望就在眼前,糜子方却是……”

        看着糜竺离开的背影,刘备不由得感叹起来。

        “共患难易,共富贵难。”徐风解释道:

        “当年主公虽然困难险阻,但糜子方却始终是主公的心腹,未来前途可期。”

        “但如今虽然对主公而言,一切形式向好。但对他来说却未必了……”

        很显然,当初在徐州的时候,刘备最大的助力便是糜家代表的豪强世家。

        可以说,那个阶段的糜家,就相当于占了一家集团六成的股份。

        糜家与刘备集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后来最大的一个分界点,便是糜夫人数年未生子,而甘夫人却已经腹中有孕。

        甚至最后生下了嫡长子刘禅,彻底断绝了糜氏一脉掌权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