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一拳击毙,打死再说

第三十二章 一拳击毙,打死再说

        少女一边护着华佗微微后退,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似乎心里有底。

        “哼,我姓黄,倒也不是什么世家贵胄家的小姐。”

        “本来是随父兄前来看病,谁知道路遇你们欺压良善。”

        话音未落,却见一名大概五十多岁的老者,冲入人群当中。

        “蝶儿,你怎跑来此处,害我四处寻不到你的踪影。”

        很显然,这个老者便是少女的父亲。

        “爹,这群人为非作歹,还欺侮女儿是个弱女子,你可要替我好好教训他们啊。”

        老者一听,顿时怒发冲冠,一双虎目瞪向在场众人。

        “什么,你们敢欺负我女儿!?”

        “又冒出来个不知死的老家伙,小心你……”

        话音未落,却见老者竟然几步之内便冲过家仆和护卫的阻挡。

        一把拽住了对方的衣服。

        那些试图阻拦的护卫,就如同小孩子一般,被老者随手一推便倒飞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

        豪强战栗之际,急忙喊身旁的家丁护卫上前。

        但刚刚一下子,众人便看出这老头不是好惹的。

        一时之间都战战兢兢,不敢第一个冲上前送死。

        偶尔有一个不知死活的上前,也被老者随手一拳,打的头破血流,昏死当场。

        “老夫让你欺侮我女儿!”

        却见老者狠狠一拳,朝着这豪强的脸上打去。

        只一拳。

        仿佛开了油酱铺。

        红的白的流了一地,血溅当场。

        这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土豪恶霸,显然是经不住老者的一拳。

        直接当场便被活活打死。

        “哼!”

        老者显然余怒未消,丝毫不惧,直接随手将尸体丢到了一边。

        “咱们走!”

        黄姓少女看着父亲杀人,也急忙带上华佗,三人逃离了现场。

        而宛城此时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内外不通,加上施粥带来的民愤。

        因此城中根本分不出多余的人手来追捕三人。

        华佗何曾见过如此狠人,一言不合便活活把人打死。

        直到逃入一间废弃的民居之中,华佗这才腾出手向两人道谢。

        “感谢二位出手,否则我这把老骨头就要丢在那里了。”

        黄姓少女笑道:

        “老先生你也真是胆子大,敢当面戳人家短处。”

        “要是改不了心直口快,还这么乱说话,恐怕真的早晚要得罪大人物。”

        华佗捏了捏胡子,不好意思的笑笑:

        “惭愧,惭愧。若是年轻十几岁,老夫也未必怕他们几个恶仆。”

        此时,那名少女之父也是叹息道:

        “只怪你这妮子乱惹事,咱们是来找张神医来救你哥哥。”

        “现在城中大乱,你我还当街害死人命,如何能找到张神医来救人?”

        黄姓少女被这么一说,显然也很愧疚,嘴上却是依旧不饶人的回道:

        “你当时打的不也是很痛快嘛。”

        “我还手下有分寸,不敢闹出人命。”

        “哪像您老人家,胡子一大把,依旧管不住自己的火气,上来就把人一拳打死,好不威风嘞。”

        看着这两父女斗嘴,华佗却抓住了对方话中的重点。

        “怎么,两位莫非是前来找张仲景的?”

        “噢?”老者问道:

        “怎么,老先生认识张仲景神医?”

        华佗爽朗笑道:

        “倒是有缘了,老夫和张仲景乃是好友,平日里也常常交流切磋医术。”

        老者急忙问道:“那老先生可知张神医现在何处,犬子身患顽疾,正想找张神医搭救。”

        华佗摇了摇头,叹息道:

        “可惜你们来晚了,昨日张仲景便因事离开宛城,恐怕暂时不会回来了。”

        黄姓父女闻言也是脸色一变。

        显然接受不了这个坏消息。

        “怎么会这样,大哥他的病情显然拖不了这么久了。”

        “难道真是天绝我子性命不成?”

        很明显,华佗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这两人找神医,竟然只想起张仲景,完全没把他华佗当作目标?

        “唔,仲景好友的确不在宛城。倒不如让老夫去看看病人。”

        “老夫华佗,不知可够分量为令郎看病?”

        老者先是一愣,终于反应了过来。

        原来眼前之人,竟然就是与张仲景并列的神医华佗?

        “老夫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怠慢了华佗神医,罪过罪过。”

        老者急忙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

        “老夫长沙守将黄忠,黄汉升。”

        “现于荆州刘州牧麾下,任中郎将之位。”

        黄忠还没有忘了替自己女儿介绍:

        “这是小女,黄舞蝶。”

        “犬子身染顽疾,还望神医出手相助,搭救我那苦命的儿子。”

        华佗也不再客气,直接便点头答应,跟着两人便来到了他们暂居的客店之内。

        只见病榻之上的男子,印堂发黑,面容枯干。

        呼吸更是急促不均,眼看是进气多,出气少。

        别说是华佗了,就算是普通人一眼看去,也觉得这人恐怕没多少活头了。

        华佗一见病人,立马专注于对方的病情之上。

        稍加诊断,便明白了对方的情况。

        “令郎这病恐怕是自小带来,先天之病,故而非寻常医者所能治愈。”

        一听此话,黄忠顿时是悲上心头。

        “难不成犬子真的要不久于人世,无可救药了?”

        “这倒不是,一般医者治愈不了,并不代表我无法治愈。”

        “只不过这病已入骨髓,非一日两日所能治愈。”

        “每日以药汤服之,搭配药浴。内外交加,起码也要三五年方可驱除病根,恢复健康。”

        原本以为自己儿子已经必死无疑。

        但听闻只需要三五年时间,便可治愈顽疾。

        黄忠顿时是大喜过望。

        “不过……”

        华佗又是话锋一转,听的一旁的黄舞蝶差点没当场爆发。

        “华神医,你这说话留一截的习惯也太讨打了。”

        “再不改这个习惯,可能未来真的要有血光之灾了。”

        华佗笑了两声,这才说道:

        “令郎这病可能偶有反复,需要医者斟酌改变药量。”

        “所以最好是能随老夫去新野长居一年有余,方可万无一失。”

        “这……”

        此话一出,黄忠倒是有些犹豫。

        自己中年得子,对这个宝贝儿子一向十分关爱之至。

        甚至为了他,荒废了建功立业的时机。

        若是让他独自前往新野养病,倒是让自己颇为不放心。

        但荆州刘表对他也有拔擢之恩,不能弃他而去,罔顾城防重任。

        一时之间,黄忠也是陷入了两难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