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许都,程昱

第十九章 许都,程昱

        徐风伸手拦住准备离去的徐庶,直接问道:

        “听孔明所言,令堂性格素来刚强,绝不轻易向曹操妥协。”

        “可她若是知晓因为自己的原因,使得其子弃明投暗,前途尽毁。”

        “元直你仔细想想,到时候令堂会做出何等事情?”

        听到徐风解释,原本六神无主的徐庶如遭雷击。

        “对啊……我险些害了母亲性命。”

        徐庶自然知晓母亲的性格。

        只是一时急火攻心,归心似箭,根本冷静不下来。

        如今被徐风一点拨,自然是顿时明悟。

        “可我又能如何,曹操凶恶,若是我不归去,必然害我母亲性命。”

        “非也。”徐风直接回道:

        “曹操此人,虽然凶狠狡诈,但却精于算计。”

        “若是此事无甚好处,他是绝对不愿意做的。”

        “你若不回许都,曹操不仅不会杀害令堂,甚至会为了堵住天下人之口,必然全心照料令堂,不敢稍有毁伤。”

        一旁的诸葛亮听到这里,也是顿时明悟。

        “鸿羽先生所言甚是,亮也是刚刚想到。”

        “若杀徐母,曹操必受天下人所指责,其积攒半生之名,也将毁于一旦。”

        汉朝以孝治天下,所以官员最重要的选拔途径便是举孝廉入仕。

        当年曹操便是孝廉之一。

        仕人最惧怕的几桩大罪之一,便是不孝。

        在汉朝文化圈里,被冠以不孝之名的,必然会被众人排挤鄙夷,无容身之地。

        相反,行事至孝的人,反而能让人容忍其过错。

        例如最为有名的陆绩怀橘。

        便是陆绩参加宴席,因为其母爱吃橘子,所以在宴席之上看到一个硕大饱满的橘子后,便将之塞入了自己袖中。

        事后被人发现,陆绩不仅没有被苛责。

        反而被传为佳话,世人也公认陆绩乃大孝之子。

        曹操强拐徐母,逼迫徐庶归顺,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若是此计不成,再杀其母。

        这就不单单是行事狠辣了。

        而是真正的丧天良,灭人性,千夫所指。

        按照朴素的儒家道德观,曹操不仅不能杀害徐母。

        还要敬重懂得大义的徐庶,为其赡养老母,方是有德之君的行为。

        “元直放心,我与曹操也有多年交情。”

        “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因为一时气愤,便做出自毁长城之事。”

        看着徐庶还是不放心,徐风再次做出承诺。

        “放心,令堂绝不会在许都久居。”

        “我自有办法,将令堂接回。长则半月,短则八九日,必有消息传来!”

        刘备也思量再三,开口劝道:

        “是呀,元直且放宽心,稍等数日,待结果出来再做打算。”

        “想来曹贼纵然凶恶,也决计不会在数日间便害令堂性命。”

        看着众人苦劝,徐庶终于恢复了冷静,面露苦色:

        “感谢各位相劝,若非诸位,我必然已归心似箭。”

        “倒是若是酿成惨祸,我悔之晚矣。”

        徐风拍了拍徐庶的肩膀,安慰了对方一会儿。

        随后便急忙叫来自己的几名亲信,吩咐了他们几件事,让他们妥善处理。

        亲信听令之后,直接点头答应,随后骑上快马,直奔许都而去……

        …………

        许都。

        程昱自丞相府出来,一时之间是喜笑颜开,志得意满。

        要知道,他在曹操麾下几名顶尖谋士之中,只能屈居末尾。

        不管是荀彧荀攸叔侄二人,还是贾诩郭嘉。

        论起地位才能,都远远在他之上。

        而且当年行军之时,曹操委他以筹措军粮的重任。

        当时他东拼西凑,军粮还是欠了一大块无法补齐。

        程昱也因此在曹军备受歧视,加上他性格偏激暴躁,和人相处不好。

        所以许多权贵豪门,都在隐隐的排斥程昱。

        也让程昱哪怕屡立功绩,却也没办法位居高位。

        但如今却是见到了转机。

        他进言曹操,接回徐庶之母到许都。

        还亲自冒充徐母笔迹,引诱徐庶前来。

        若是此计功成,他便是又立一件大功。

        到时,他必然受主公重用!

        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回府!”

        刚准备乘马车回府,一旁的管家却是凑到程昱耳边,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听了片刻,程昱顿时眼前一亮。

        “此事千真万确?”

        老管家笑道:“若没有十分把握,我哪敢惊扰老爷。”

        “好,速速带我前去。”

        马车立马调转方向,朝着城东一处街巷而去。

        而在马车转向的时候,暗处似有几个人影。

        似乎是在确认什么,最后点了点头,消失在了附近。

        …………

        许都城东,一处偏僻街巷。

        程昱从马车中走出,焦急的问道:

        “你确认《九势》孤本,确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老爷,我多方寻找,托了不少关系,才打听到东武亭侯心心念念的书册,确在此处。”

        东武亭侯,乃是指颍川钟氏的钟繇。

        对方代表世家钟氏,无论威望官位都远胜于他。

        只不过钟繇平生最爱书法,恋书成狂。

        据说他每日都心心念念苦练书法,在睡觉的时候都用手指在被子上比划。

        时间久了,连被子都被他用手指划破。

        而《九势》,乃是汉末书法大家蔡邕所著,十分珍贵。

        当年钟繇曾在好友韦诞处,恰好见到此书。

        但谁知道韦诞万分珍惜此书,无论如何都不肯相借。

        无论钟繇提出何种条件,对方都是断然拒绝。

        据说当时将钟繇气的猛锤自己胸口,一连捶打三天都没有平静下来。

        最后锤的自己呕血不已,险些丧命。

        因此,程昱也早已听闻钟繇对此书的狂热追求。

        恰好,前几日他便听闻韦诞病故,临死前要将此书陪葬。

        谁知其家道中落,家人竟误将此书卖于客商。

        辗转流落,最后好像被卖到了许都……

        若是能得到此书,几乎是得到了钟繇的无条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