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试探,来自众人的不满

第四章 试探,来自众人的不满

        就在徐风思索之时,马车也缓缓停在了一座略显富丽的府邸之前。

        虽然比不上那些世家贵族的府邸,却与新野城显得有一丝格格不入。

        “怎么,贵县的驿馆竟然如此奢华?”徐风笑问道。

        还不等刘备开口,一旁跟随的单福则是回答道:

        “鸿羽先生误会了,您乃旷世之才,自然要倍加厚待。”

        “这并非驿馆,而是前任县守的府邸。”

        “哦?”徐风倒是有些好奇:

        “莫非这是玄德公的住处,特意让出来给我的?”

        一旁的关羽与徐风有旧,两人在许都便曾有过交情,因此主动回答说道:

        “兄长每日与我等食则同桌,寝则同床,未曾独居过什么奢靡之所。”

        “此处一直闲置,本欲卖于豪商换取粮钱。如今特意仔细清扫而出,以供先生,是为显敬重之意。”

        徐风点点头:“倒是我小瞧玄德公了。”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徐风倒也没有过多推辞,直接迈步进了豪宅。

        刘备等人看徐风没有交谈的兴致,也识趣的恭敬一拜,随后离开了此处。

        在回去的路上,各级官员也竞相进言,说道:

        “徐风傲慢无礼,不识尊卑。主公屈身结拜,徐风却依旧如此,不如将之驱逐……”

        刘备先是收敛笑容,正颜道:

        “徐先生肯在危难之时前来投我,乃是信得过刘备。”

        “若因几句冷言便将之驱逐,实乃寒天下仁人之心也。”

        “请诸公勿再复言。”

        随后几日,刘备都是每日上门请教政务。

        而徐风倒也没有推托,都是帮其一一回答。却也只是侃侃而谈,并未有什么鞭辟入里之见。

        但若是论及天下大势,徐风却只说时机未到,待日后自见玄机。

        如此过了整整十日,就连城中百姓都听说来了个有名的大人物,要让刘备大人每日亲自上门请教。

        城内官员虽然是怨声载道,觉得徐风只是徒有其名,实际上却是庸碌之才。

        消息如同长了腿一般,迅速被新野城中的细作,传回了许都城内。

        就连许都的那些世家官员也都是幸灾乐祸。

        “徐鸿羽不过庸庸碌碌之辈,靠着主公信任,这才能耀武扬威,搅得朝中风波不断。”

        “如今刘备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什么大才,却不知是自讨祸根。”

        “徐鸿羽虽是庸碌之辈,却也是我大汉罪臣,如今逃亡在外,咱们必要兴兵讨回,将之明正典刑。”

        此时,丞相府中的曹操也是听闻了新野的消息。

        但他却并未觉得是徐鸿羽徒有其表。

        而是觉得新野城小民少,徐鸿羽纵有旷世绝伦之才,也难挽大局。

        “哼,徐先生,若是当初你肯稍加退让,不将世家得罪至死,本相也能将你保下。”

        “可惜你执意不肯听本相的劝解,逼本相只得放弃你。如今局面也怪不得别人……”

        …………

        新野城中。

        此时徐风正在城中闲逛。

        不分男女老少,贫富贵贱,一一都和他们攀谈交流。

        在此过程中,徐风也更进一步了解了刘备的为人,以及治政的理念。

        毕竟从后世史书上得知的形象,未免过于片面。

        而在穿越以来的几年里,得知刘备的消息又未免失真。

        而且想要针对性进行改革,徐风第一步就是要了解刘备集团从上到下的所有情况。

        这才好对症下药,而不是一个模子硬搬硬套。

        就比如当初在许都进行改革之时,徐风就感觉前世不少人在网上夸夸其谈的各种措施都是天马行空,纸上谈兵。

        若是不加辨别任意施行……非要被活活坑死不可。

        当然,徐风的举动在一般人看来,纯粹是无所事事,到处放荡玩乐。

        但在有心人眼里,却是洞若观火,了然于胸。

        此时,刘备在从徐风处归来之后,第一时间便赶奔了单福的住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也察觉到了这位毫无名气的单福,实际上是一位才能超凡的顶尖谋士。

        所以徐风这十日里古怪的举动,也让刘备有所困惑。

        不知道徐风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单福先生,莫非是刘备有哪里得罪了鸿羽先生,还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

        “为何鸿羽先生自来新野,言谈举止间似有保留。”

        而单福,也就是隐姓埋名,避祸在外的徐庶。

        自然对徐风的举措有所猜测。

        只见他微微拱手,呵呵笑道:

        “请主公勿忧,鸿羽先生自曹操处遁走,自是倍受曹操奸诈虚伪之苦。”

        “因此鸿羽先生如今自然要考察主公之仁厚,看看主公的宽仁真诚,究竟是由表及里,还是虚伪造作。”

        刘备一听,也是顿时恍然大悟,扶额惊叹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鸿羽先生刻意做出许多无礼举动,原来是为验我真心。”

        “我必诚心相待,无论鸿羽先生有何考验。为救天下苍生,为国铲除奸贼,刘备纵然粉身碎骨也绝不退缩。”

        如此,又过了五日,徐风终于没有再跟刘备闲聊。

        反而是郑重的让人准备热茶,两人相坐而视,准备正式摊牌了。

        “请问玄德公,你一向以拯救苍生百姓为己任。”

        “但如今三分天下,曹孟德已占其二。想来不出数年,曹孟德必一统天下,荡清寰宇。”

        “到时候天下百姓自然能过上好日子,不再受战乱之苦。”

        “玄德公一味与曹操抗衡,岂非缘木求鱼,南辕北辙?”

        这一问,可谓是诛心之论,直接质疑刘备集团行事的核心思想。

        刘备听完却是没有发怒,因为他知道这便是徐风对他之前的表现认可。

        所以才会提出更进一步的问题,想要了解自己的意志和想法。

        “备不自量,欲申大义于天下,奈何德薄智浅,屡遭挫败。”

        “可若是只因前路艰险,便屈身事贼,备有何面目去见天下百姓。”

        “曹孟德纵然有枭雄之才,王霸之姿。却是多疑猜忌,行事偏激,多用阴谋手段。”

        刘备此时也陷入了回忆之中,列数了一遍曹操当年的罪行。

        屠徐州,杀的十室九空。整整数日,道路之上竟没有活人出现。

        只因猜忌,便擅杀大臣,屠灭满门。

        因一己私欲,强占邹氏,逼反张绣,又是生灵涂炭。

        行军之时,更是以老弱残兵填垫道路,惨不忍睹。

        其实刘备所提的罪行,还都是比较为人所知的一部分。

        徐风可是知晓曹操干出各种更加离奇的事情。

        比如逼死辅佐自己一生的荀彧,借粮官的首级以安军心。

        劫走徐庶之母,诓骗逼迫徐庶归曹。

        当年徐风也是心存幻想,觉得凭一己之才,能让曹操势力更上一层楼。

        也许对方手段便不必如此激诈,也许凡事还能留有三分余地。

        只可惜当时的各个诸侯,几乎都是一路货色。

        没有几家会把百姓真的当人来看。

        曹操已经算是他们之中较为有底线的诸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