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54章 朕给你擦擦就好了

第154章 朕给你擦擦就好了

        翌日,雨下一夜,至天明才停歇。

        透明的水珠顺着梧桐叶滴答滴答往下掉,空中是深秋的凉意。

        “皇嫂!”

        程清秋大清八早的就来唤许安安,她跑到大殿,发现这儿除了宫人,她皇嫂人影都没见着一个。

        平常的时候早就起身了,怎么今天起这么晚。

        茯苓正好撞见要去寝殿寻许安安的程清秋,于是连忙拉住她:“长公主,您小声些,我家娘娘还没醒呢。”

        程清秋不解:“平常这个时辰皇嫂早就起身了,她是不是生病了?”

        茯苓脸有些红,心里又觉得这是好事态的发展,但又泛着酸,就好像她家娘娘总算长大了。

        “没有呢公主,您坐着歇片刻,我家娘娘估计过会儿就会起身了。”

        茯苓说着就去给程清秋的桌上摆满了瓜果点心,让她先自己在这里玩。

        然后她就去推开了许安安寝殿的大门,里面有暗香浮动,床帘还是紧紧闭合着的。

        她迟疑了片刻才道:“娘娘,长公主来了。”

        一只藕白的手从床帘内伸了出来,许安安声音微哑:“什么时辰了?”

        “刚过辰时。”

        许安安迷瞪瞪的想了想,都早上九点多了啊,她平时七点左右就起床出宫了,但她现在浑身酸软,只想这么瘫着。

        真是被带进沟里了,实在是太过放纵了,美色误人啊!

        她又闭上眼睛:“要不……去跟她说今天也不出门了,就说我生病了,她会理解我的!”

        茯苓:“……”

        许安安起不来,她只能去跟程清秋说她昨夜吹了风身子有些不舒服。

        程清秋虽然很想出宫,但是许安安的身子更重要,于是嘱咐茯苓照顾好许安安她便回自己宫殿了。

        走到半路,她脚步一拐就去了沈思思那儿转转。

        没有程清秋的打扰,许安安再次睡了个回笼觉。

        养心殿

        程淮也下了早朝以后就回到这儿,他几乎一夜没睡,但是精神头很足。

        他坐在宽椅上,整个人慵懒的靠着,他闭着眼睛小憩,片刻,他才去柜子上拿了一个长匣子出来。

        里面是闻皇后的画像一直被他很好的保存着。

        画卷里,闻皇后的画像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活过来一样,程淮也指尖抚上闻皇后的带笑的嘴角,她一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程淮也声音很浅淡:“母后,抱歉,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她是许康文的女儿,如若你要谴责我,百年之后我自会来跟你请罪,但她是无辜的。

        你放心,儿臣一定会为你报了血仇。”

        他可以不碰许安安,但是许康文必须得死。

        程淮也缓缓把画卷合上,他似乎有些明白了,以前他母后经常在他耳边念叨,喜欢是一种很美妙的东西,常人无法用语言形容,它像蛊,但又比蛊更能魅惑人心。

        画像被他藏在了暗处,站起身正准备去紫薇殿,然后就感受到意识里传来波动。

        哦,差点忘了,零零七又被他关进了小黑屋忘记放出来了。

        他意识一动,零零七就晃晃悠悠的飘了出来,它的雾体还在下雨,准确来说是它留的泪。

        他奶奶的,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在它能感应到许安安存在的时候它偏偏被关在小黑屋?!

        拜托,它找许安安有急事啊。

        “宿主,你昨夜去干嘛了!”零零七语气有些气愤。

        程淮也想着昨夜发生的事,他白皙的面颊似浮上浅浅的红晕,搞得他浑身都有些热。

        但他语气依旧很冷:“关你什么事。”

        零零七:“!!!”

        这怎么不关它的事,把它的安安还给它!

        零零七有苦难言,见在他这儿问不出什么,它就去研究任务面板。

        嗯?

        昨日还是十三分的面板,一下飙升到三十三分,而他的好感值直接跑到了七十。

        零零七都要惊呆了。

        “你昨天该不会去表白了吧?”

        程淮也:“……”

        零零七看着其中一个十分的隐藏任务:极限求和。

        这个任务它本来想今天公布的,结果他先一步完成了,又看着拥抱亲吻进度条也涨了一格。

        “你昨夜把人亲了抱了,然后和好了?!”

        程淮也:“……”

        “不想进小黑屋就闭嘴。”

        零零七泪流满面,它想念许安安了,程淮也这是它带过最差劲的一届宿主。

        “宿主,你的积分有三十三分了,还请再接再厉,如果可以,再把昨天做的事做一遍。”

        于是毫不意外,它又被扔进了小黑屋。

        它真的栓q了。

        然后程淮也就出门找许安安用午膳了,说起来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跟她一起吃饭了。

        只是他才穿过梧桐林,到殿门口,茯苓就迎了上来:“奴婢参见皇上。”

        程淮也看她一眼:“平身,明妃呢?”

        茯苓有些尴尬,这都快晌午了,许安安还在睡!

        还是叫不醒的那种!

        程淮也微微挑眉:“她还在歇息?”

        茯苓点头:“是的皇上,奴婢去叫娘娘起身。”

        程淮也抬手制止:“不必,朕去叫。”

        茯苓红着脸塞了一支药膏给程淮也:“皇上,您让娘娘擦一些这个会好很多。”

        程淮也低头看上一眼,然后秒懂,他把药膏握在手上,淡声道:“朕知道了。”

        他推开寝殿的门,然后又给关上。

        由于床帘还是层层叠叠遮盖住的,真就是他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回来还是什么样。

        他伸手把床帘放在挂钩上,床内的情景他一目了然,许安安背对着他,雪肤乌发,身上的痕迹还未消退。

        他坐在床畔:“许安安,晌午了。”

        听见他的声音,许安安惊得弹坐起,拉着被子就看向他,见他精神抖擞的,她浑身又软又疼,许安安气得咬牙:“你怎么在这儿?”

        程淮也有些无辜:“自然是来陪你用午膳。”

        许安安再次躺下,安详的闭上眼睛:“您自己去吃吧,妾身饿了自然会起身的。”

        程淮也看了看手中的药膏,觉得有些烫手,他眸光闪了闪:“安安,还很疼吗?”

        许安安立马看向他,程淮也晃了晃手中的药,他把盖子拧开:“茯苓给朕的,朕给你擦擦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