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45章 他为了闻络跪地

第145章 他为了闻络跪地

        在姚卓玉说话间,许安安似看见薛梅香手中攥着一小张纸,只是她的手指僵硬,许安安掰了掰才让那张纸露出来。

        她拿起的时候也吸引了姚卓玉的注意,他也不叭叭了,问道:“这上面写了什么?”

        许安安打开一看就是个时间,上面写着子时城北相会。

        “薛梅香跟她表哥私奔的时间。”

        上面滴血未沾,很干净。

        程清秋有些唏嘘的开口:“没想到她都这样了,还放不下她的表哥。”

        许安安看了片刻,就塞自己的荷包里:“姚大人,派人多注意一下何敏,可千万别被他察觉了。”

        姚卓玉不知道为何许安安会盯上何敏,明明何敏也是受害者的家属,他微叹一口气:“下官知道了。”

        他潜意识觉得这件事完全跟何敏无关,更何况这还是他京兆府的人。

        “还有香囊的事,查封一下瑰香阁,让买了瑰香阁香囊的姑娘们暂时别戴了,这个香囊绝对也有问题,只是光表面是查不出来的,还得慢慢的引,把背后那人引出来,一切就不攻而破了。”

        程清秋看着谢长安手里的香囊,后怕道:“我等会儿就用火烧了。”

        许安安道:“不必,这个香囊给我吧。”

        知道许安安本事大,程清秋也放心的把自己的香囊给她了,许安安随手一系,就系在自己的腰间。

        几人离开了屋子,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程清秋才松了一口气,她把谢长安的帕子还给了他,然后崇拜的看着许安安:“皇嫂,你是不是心中已经有了凶手的人选了?”

        “没有,只是有了大致一些猜测,至于是不是要试试才知道了。”

        而许安安这趟就是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果然死者都跟香囊或多或少有些关系。

        许安安侧头看向落她半步的姚卓玉:“何涵生前是做什么的?”

        这个姚卓玉知道,他道:“因为何敏的妹妹很爱香,她都是在香阁做事,有时候也会自己研制香,这些香都会先给何敏用。”

        “是瑰香阁吗?”

        贾应站在门口,听见他们提及何涵连忙道:“这个属下知道,何敏的妹妹就是在瑰香阁制香的,好像在瑰香阁里呆了一年。”

        许安安微微颔首,她看了看天色道:“快到酉时了,我要回宫了,剩下的明天再说吧。”

        愉快的一天就要这里宣告结束,程清秋还有些没玩够,祝时月一听可以走,就差没蹦起来了。

        他拉着闻灯就走:“我们先走一步了。”

        谢长安看向许安安和程清秋:“我送你们回宫吧。”

        叶看守走在最后,他把这处房门掩了一下,然后就去送几位贵人离开义庄。

        有一辆马车是谢长安的,他的小厮思众也在,就着他的马车,许安安回了宫。

        而送闻灯跟祝时月的是贾应,他先把闻灯送到恩国公府,然后才去送祝时月去将军府。

        祝时月跟着闻灯挥手:“你放心明儿我不会再叫你了,你就安心找你姐去吧,我爹应该不会这么狠心,明天也要我去。”

        随着祝时月嘀咕声消失,闻灯看着门匾,上面的“恩国公府”这四个大字写的大气有力。

        他垂眸掩下眼里的冷光,他想把这块门匾丢地上狠狠地踩踏。

        门口的小厮隔远远的就看见他了,连忙道:“世子,您回来了,夫人在找您呢。”

        闻灯看向他:“找我做什么?”

        他母亲别说会来找他了,估计他某天死在了外面,应该也不会流一滴眼泪。

        小厮笑了笑:“世子,您忘了吗?今天您要喝药了。”

        闻灯心中冷笑,果然,找他就是让他喝药,喝药,喝药!

        除了喝药,这个家中的人似乎跟他没有半分交集。

        不仅如此,他想见自己爹一面都困难,整个国公府由闻夫人一人操持着。

        他微微呼气:“我知道了。”

        闻灯大步踏进府里,去到闻夫人的正房,在闻灯回来的时候,就有热来通报她了。

        她面前的桌子旁有一碗热气腾腾的漆黑药汁。

        见闻灯进来了,她面色冷漠的随手一指:“来了便把药喝了。”

        闻灯走近,垂眸看了看,他即便不喝,也能知道这药里有浓得令人作呕的腥味。

        十年如一日,这道方子都没变过,闻灯有些厌恶的皱着眉:“我不喝,我要见姐姐。”

        闻夫人面色不变:“不可以,她生病了,会把病气传染给你。”

        闻灯眼眸执拗,一字一句:“我要见姐姐。”

        闻夫人伸手端起那碗药:“喝药。”

        他的生命中好像除了喝药就是喝药,他连想见闻络一下都不可以。

        药碗被他狠狠的一掌扫在地上,瓷碗发出破碎的刺耳声。

        闻灯脚下一踢,瓷片就到了闻夫人的脚边,他笑容同样冰冷:“我说了,我要见姐姐。”

        闻夫人抬眸,脸色并未因为闻灯突然的闹脾气而有一丝波澜:“元嬷嬷,再去抬一碗来。”

        侯在门口的元嬷嬷很快又端了一碗来,这次的腥味更中,闻灯掩在袖中的手握紧。

        元嬷嬷见他又想掀翻,她语气同样很冷:“还请世子三思,药没了还可以熬,但是您发病了,可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闻灯深吸一口气,他暴戾的脾气很快收敛起来,他抿着唇:“母亲,让我见一面姐姐,我就喝药,我想知道她病得重不重。”

        说完,他缓缓跪在地上,朝着闻夫人磕了一个头:“求你了,母亲,让我见一面姐姐,就一面。”

        闻夫人脸上这才起了波澜,她盯着闻灯的披散在绯衣上的黑发,红映衬着他亮得很绚丽,她这个儿子从小身上就像是生了反骨一样,不肯服输。

        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闻络低头。

        说来可笑,他为了闻络跪她!

        他竟然敢为了闻络跪她!

        闻夫人心中戾气横生,一个合格的闻家家主,就应该没有感情,他要冷血,要无情,要亲人死在他眼前都毫无波澜,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带着闻家再次走向辉煌!

        闻夫人蓦地笑了:“你想见她是吗?”

        闻灯直起背脊看她。

        闻夫人笑意收敛:“我准了。”

        ------题外话------

        啊啊啊,我可怜的闻络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