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40章 血契

第140章 血契

        “娘娘呀,真的没办法吗?要不这样吧,属下跟您去宫里当值如何?想必她再厉害也进不了宫吧。”

        茯苓:“……”

        这人追在她家娘娘身后已经絮絮叨叨大半天了。

        还竟是些胡言乱语的句子,但是许安安都没说什么,茯苓也当没看见,任由他跟着来了。

        到了客房以后,贾应很识趣的抢了茯苓的活,去厨房把可口的饭菜端来了,程清秋早就饿了,就算京兆府的饭菜在寒掺也闭着眼睛吃了。

        贾应站在门口,目光殷切的看着许安安,茯苓看着就觉得头大:“娘娘,奴婢去把门关上吧。”

        许安安道了一声:“不用。”

        她朝着贾应勾了勾手指:“进来。”

        贾应立马踏进屋子,许安安都能算到他能见鬼,那肯定是比那什么城隍观的道长还厉害的人物,难怪会被派遣来调查城北凶杀案,人家没几分本事能来吗?

        他此刻觉得,他们整个京兆府的目光都短浅了,明妃娘娘是累赘吗?

        不,贾应觉得这是救他于水火的救世主!

        贾应的衣裳都没换,上面的黑手印见了光以后就消失了,本来想带着证据来找许安安看看的,现在证据也没了。

        许安安嘴角含笑:“知道为什么会被那女鬼缠上吗?”

        贾应有些迷茫的摇头,许安安指了指他的掌心:“你的血滴她身上了。”

        贾应这才看向他的掌心,本结痂的伤口不知道为何开始泛黑,然后形成一条黑线往他手腕延伸。

        他神色大变:“这,这是怎么回事?昨天都没有的。”

        程清秋咽着青菜,伸头看了一眼:“你怎么这么倒霉,去趟凶宅还招惹上了女鬼,是不是桃花运来了。”

        贾应脸都吓白了,他光棍了二十来年,第一朵桃花竟然是不知名女鬼?

        哒咩,哒咩哟。

        他内心是拒绝的!于是再次眼泪汪汪的看向许安安:“明妃娘娘,您要帮帮属下,帮属下摆脱她,属下给您当牛做马一辈子!”

        许安安对上他的眼睛,然后扬了扬下巴:“看看你衣襟内里面是什么。”

        贾应先是一愣,然后迅速的在上身摸了摸,直到摸到一个硬块,他从衣裳里拿了出来,一个已经发黑的黄色符纸。

        他嘴微张:“这是什么?怎么会在我的衣裳里。”

        程清秋放下碗,惊疑出声:“诶?皇嫂,这不是你独门制作的平安符吗?你给了他一个吗?”

        许安安颔首:“对啊,这不是以防万一他真被那女鬼吸干净了,只是没想到他是真够倒霉的,我都提醒他这么明显,他还能撞见。”

        贾应看着平安符愣神,这符挡了一次便失去了灵性,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张废纸。

        “您什么时候给属下的?”

        许安安摇着头:“拍你肩膀的时候,你们京兆府的身手还不到家,这都没感觉到。”

        贾应被说得脸一红,他还真没感觉到,但是现在最紧要的是,他不想再跟她遇第二次了。

        “娘娘,您这符还能再给属下一张吗?”

        许安安点头:“可以啊,一两银子一张,你可以挂门口,保证什么邪祟都不敢接近。”

        “啥?这么贵?”

        他月银都只有三两!一两银子怎么不去抢啊。

        许安安只一句:“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贾应从荷包里掏出一两:“成交。”

        许安安喜滋滋的手下,拿了一张符给他:“平安符你已经用过一次了,不能再用了,这道驱邪符你今天回去把贴符在门上,切记,别出声,无论外面是什么人都别出去,女鬼跟你签了血契,你得用血养她。”

        贾应接过,郑重的揣在怀里:“什么是血契?”

        “很简单,她是主人,你是奴仆,喝够了血她就不再是干尸。”许安安淡声解释。

        贾应额上汗又流下来了,所以潜意识就是,最后变成干尸的就会是他?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招惹了个这个玩意儿。

        见他怕得腿都在打颤,许安安心情很好的宽慰他一句:“你放心,下午我会去一趟,在她门口也贴上一张。”

        贾应这才算松了一口气:“多谢明妃娘娘救命之恩,属下去饭堂吃饭了,就不叨扰您了。”

        许安安挥手:“去吧去吧。”

        他走了以后,茯苓才给许安安盛了一碗饭,她听懂了一个大概,但是还有些不敢相信:“娘娘,您真会算命?”

        许安安拿筷子的手一顿,所以她前段时间拿出来的符她都是瞎的吗!竟然敢质疑她第一玄门出来的后人。

        许安安冲她笑了笑:“不信啊?晚上给你通灵让你见见鬼就好了。”

        一听见鬼,茯苓脸都白了,她讪笑一声:“不用,奴婢信。”

        许安安失落道:“那真是太可惜了,不然可以给你看看禾清,是一只歪着脑袋的可爱小鬼。”

        茯苓:“……”

        程清秋:“……”

        歪着脑袋还可爱?

        只是……禾清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程清秋只想了一下就抛之脑后了。

        吃完午膳以后,许安安难得没有再午睡了,程清秋是害怕又激动的跟着,上次是晚上,这次是白天,应该是没事的。

        因为许安安在,姚卓玉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原本十二个衙役立马增加到二十二个,只为保护许安安安全。

        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到了城北巷口,祝将军已经等候多时了,隔远远的还能看见不远处的两个少年。

        一个绯衣,一个褐衣。

        褐色衣裳的正是祝时月,他捂着被祝将军一个爆栗打痛的脑袋,委屈的看着对他破口大骂的亲爹。

        “老子今天告诉你了,你不去也得去,今夜莫挨老子来睡,这么小点胆子说出去就是丢我祝融的脸。”

        “可是……爹,咱们换个地方成吗?为什么偏偏要来城北!呜呜呜,我不要。”

        祝时月说着就去抱着祝将军的手臂,祝将军简直没眼看,由于祝夫人的过于溺爱,导致祝时月长这么大了,还是个喜欢撒娇的少年。

        他眼尖的看见姚卓玉他们来了,没忍住又给了祝时月一个爆栗:“查案的大人们都来了,你别丢老子脸,站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