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24章 怪事

第124章 怪事

        程淮也心烦意乱的退出意识,明明想得很清楚,怎么内心就这么烦呢,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他站起身,去右侧的书架上翻出了藏得很深的闻皇后画像。

        她的长相是具有攻击性的那种美,但她的性子与她张扬的外表相反,她是一个极温柔的人。

        对人对事都温声细语的,先帝是她一眼见着就很爱的一个人,以前闻家势大,而先帝只是个落魄的皇子,她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他,倾尽族力扶持先帝登基。

        她把自己的一生都投放在爱情里,最后却落得全族即将覆灭的下场,她以自己的火焰,试图温暖那个人,殊不知先帝骨子里滥情花心与她逢场作戏。

        得到权利以后就把她弃之敝履,可她还是犹如飞蛾扑火,总觉得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所以才惹了先帝的厌弃,拼命的想改变自己,可是一个人真的喜欢一个人是舍不得那个人受伤的啊。

        先帝心里从始至终没有她,而她还因为挡了先帝最爱那个女人的路,从而丧命。

        人一旦有了感情,那就是一把利刃,一不留神,就会把他扎得鲜血淋漓。

        他微微闭目,记忆又回到了那个雷雨夜,他从未听过那么大的雷声,震得人的身子都变得麻木,他听着那处暗室里传出一声又一声闻皇后凄厉的叫喊。

        他的血液都凝固了,最终,他还是没有听闻皇后的话冲了进去,而闻皇后躺在血泊中,目光哀求的看着他

        那个行凶者就是他的父皇,他此时正持着刀,要把闻皇后的整颗心刨出来。

        后面再发生的事就过于血腥残暴,他不仅没救回自己的母后,还险些被自己的父皇掐死,他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关进了暗无天日的地牢里。

        而这一切荒唐的起因就因为许康文想要一颗漂亮的心脏。

        程淮也捏着画卷的指尖紧了一些,最后结局无非就是他把他母后所受的伤全部还在了他父皇身上,当着众朝臣的面把他的心刨出来喂了狗。

        以极其血腥的手段压得他们不敢指责一句。

        但还有个许康文,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动他根基。

        程淮也捏着眉心,心想,就这样算了,反正他是不可能主动去找许安安了!

        *

        京兆府

        姚卓玉抬了一张梨花木的椅子给许安安坐,传说中颇得圣宠的正主就在他的跟前,他有些紧张。

        京兆府内的衙役屏气凝神的偷偷看着许安安的盛世美颜,听说上头给他们派了个宫妃陪着他们一起查案。

        但是吧,这个“陪查案”听听就好了,当不得真,主要还是这位得宠的娘娘在宫里待得无聊想出来玩,于是他们的皇上,色令智昏的准许她出来了!

        这可是头一遭,他们忐忑的同时,又不免被许安安的容貌惊艳,以前只听过祁京第一美人的名讳,但是还未见过本人,这一看不要紧,整个京兆府的衙役恨不得把这儿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招代她。

        有一个衙役端着一壶浓香的热茶到许安安跟前:“明妃娘娘,喝些茶,刚泡的,是上好的龙井。”

        说完,还殷勤的给许安安倒上,许安安看他一眼,冲他一笑:“谢谢嗷。”

        衙役被她的这声“谢”惊到了,他何德何能,能担得起一个宠妃的谢字。

        遂紧张的直摆手:“这是属下应该做的,娘娘无需道谢。”

        他退下以后,眼泪汪汪的就开始跟周围的同伴们夸许安安。

        明妃娘娘人美心善,且不端架子,为人还温和知礼,根本就没有谣言传得是个碍手碍脚的负担。

        如果非要说是负担的话,这样的负担请给他们来一打!

        许安安来了京兆府一个上午,就已经跟府里的衙役混熟了,她这个跟谁都处得来的性子实在是很得人心。

        这不,四五个人围在一起,给许安安讲他们最近遇见的案子。

        “这件事还是发生在一个月前,京外有一座很僻静的山,离这儿有好几十里的距离,那儿发生了一桩怪事件。”说话的是京兆府里的衙役头儿,名叫王赖,人送外号赖子。

        京兆府相当于刑侦办案处,只要发生在周边的案件,都会转交给京兆府去侦破。

        而王赖是京兆府的老人了,在这儿呆了数十年,对京兆府的案件了如指掌,这不,就说了一个给许安安当乐子听。

        “说起这事,我有些印象,因为发生了京中的凶杀案,姚大人便说这个案子先不查了。”另一个说话的名叫贾应,是三年前进的京兆府,几人都是到处办案的人,京中一天就有各种各样的案件,比如谁家牛被偷了,谁又跟谁打架了,谁家的谁又离奇失踪了,离奇死亡了。

        只要在周边百里内发生,地方解决不了便会上报京中,再由姚卓玉派人去核查,确定情况无误后,才会派遣人手去那个地方查案。

        王赖见许安安眼眸里都带着几分好奇,他轻咳一声:“这件事是当时有一个村民报的案,他说的是家中的鸡离奇死亡,每天清晨他都能看见他的鸡脖子被咬断了,满院子都是血,最可怕的是,下手之人把整只鸡的血都吸干净了。”

        “一开始以为是黄鼠狼,没想到那老汉有天晚上撞见了一个影子,那影子才被那老汉发现就直接原地消失不见了。”

        “他整个人都吓傻了,连忙报了案,当地的县令蹲守了几天也没查出过所以然,但是因为京中的事,这件事就先搁置了。”

        贾应连忙退了一下王赖:“你别说这么恐怖的给娘娘听,吓着娘娘了你担待得起吗?”

        王赖这才反映过来,许安安只是个弱女子,养在闺阁中的姑娘一般都对血啊,凶杀啊敬而远之,他们听着吸鸡血都觉得犯呕,更别说许安安了。

        他脸都吓白了,连忙看向许安安,只见她神色非常悠闲的捧着茶喝了一口,完事还惬意的长舒一口气。

        “嗯?怎么不说了?那些鸡最后又是如何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