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22章 第一次矛盾

第122章 第一次矛盾

        对上他的黑眸,许安安心里有些发毛,她往后退了一下,椅子发出“呲啦”一声。

        “您这么看着妾身做什么?”

        “没什么。”

        程淮也收回目光,他看向门口的时候掠过侯在门口的雪莱,这个丫鬟比上一个安静许多。

        他又不是瞎子,看不见连翘的心思,正因为见得多了,才更懒得理会。

        两人用过晚膳,程淮也就在寻思该怎么做才能让许安安多吸引岑太后和宫中妃嫔的仇恨,这样他就可以顺势的保护她然后嫖分。

        两人心思各异,许安安则在寻思前天在凶宅里遇见的那个画面,尤其那个叫程恹的开国皇帝。

        百年前的事,是否又有别的原因,泥垢里的血迹,很多地方都跟史册上解释的对应不上。

        “皇上。”

        “嗯?”他侧眸:“何事?”

        “用过晚膳要不要出去走走?趁着天色还早。”

        程淮也看了看还天光大亮的外面,想了想便点头了:“可以。”

        两人这是正儿八经的第一次散步,茯苓跟余公公跟在后头一些。

        茯苓有些欣慰,自家娘娘总算开窍了,知道主动了,接下来就赏花赏景,氛围到了就应该回宫里歇下了。

        茯苓想得很美好,直到看到这跟花园相反的地方,然后到达目的地以后,她有些凌乱。

        她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宝塔一样的奢华阁楼,上面还有三个烫金的大字写着:藏书阁。

        许安安“呀”了一声,她眨着眼看向程淮也:“这不知不觉都走到这儿了,不如我们进去看看书吧?”

        程淮也:“……”

        茯苓:“……”

        她是对浪漫过敏吗!这时候看什么书,此情此景不应该看花吗!

        茯苓一个劲的对着许安安使眼色,她都选择了无视,殷切的看向程淮也:“皇上,您觉得呢?”

        她故意带他来的,还问他意见?

        “你想做什么?”

        许安安轻咳一声:“您就不好奇开国皇帝的事迹?而且城北的事明显跟史册上的不一样。”

        她想进藏书阁,这儿闲杂人等都不能靠近的,只有持程淮也的手谕和令牌,这里面放的机密的事件很多。

        许安安怕程淮也不会同意,还不如让他亲自来刷脸,这不快上很多。

        “这都到门口了,不进去看看是不是说不过去?”

        程淮也对上她期待的眼眸,如果许安安有别的想法,去藏书阁里盗取机密递给许康文,那他就等于把一处薄弱的地方亲手送在她的手上。

        他眼皮微掀,一贯的冷漠:“走吧。”

        许安安欣喜的跟在程淮也身后。

        茯苓生无可恋的倚在一棵树干上,如果许安安能开窍,那一定是世界末日的时候,女娲给了她漂亮的脸,是不是把她的情丝给拔了,真是急死她了。

        藏书阁外面有护卫看守,见着程淮也来了皆行礼。

        “末将参见皇上,明妃娘娘。”

        “平身吧”他看向紧闭的厚重大门:“把门打开。”

        “是。”

        大门被推开,里面亮如白昼,程淮也走了进去,许安安跟上,藏书阁总共有四层,宝塔一样的形状非常壮观。

        许安安进来以后才真正认识到,什么叫书海。

        藏书阁里很宽,里面是醉人的浓重墨香,阁楼第一层楼有二十多个三米多高的大柜子,上面堆了满满的书籍。

        许安安随手拿起一本,这是要绝迹的医书,随便翻看两页她就放下了,毕竟她也不学医。

        里面甚至还有军事战略,许安安对行军打仗也不太了解,但是对法阵的人数排列深的体会,只是这儿并没有关于玄学的书。

        跟着程淮也走到最里面,他用手翻了翻,拿出一册古朴的竹册:“这就是关于前朝盛王府的记载。”

        说着他又从一侧的长锦盒里掏出一册画卷,里面是一个男子的画像,程氏一族就没有长得丑的,许安安直接被眼前这个美男惊艳了。

        翩翩公子,皎皎如月,也不过如此。

        这正是那日长发披散凌乱的程恹,只是那日的他整个人太阴暗了,完全没有画像中的美感。

        最绝的是,他眉心还有一点美人痣。

        见许安安看程恹的画像都看呆了,程淮也有些脸黑,他长得很差吗?怎么没见她呆一下?她眼里的惊艳他自然没有错过,他伸手把她手里的画像又卷了起来。

        许安安回过神:“诶诶诶,妾身还没看好呢。”

        “你想怎么看?”

        他语气更冷了,许安安没忍住打了个寒颤,咋回事啊,她又没惹他,简直莫名其妙的!

        她失望的收回目光,还真别说,程恹长得太绝了,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么一位风华绝代的男子,怎么会被前朝盛王府的郡主折辱呢。

        她又用手去翻另一侧画卷,一个长相绝色的女子跃然纸上,她柳眉弯弯,含情眼里带着缱绻的笑意,整个人看上去国色天香又静婉娴熟,只是这样子怎么有些熟悉。

        她看了看左下角,上面有一个名字叫闻黛秋。

        这个好像是先皇后的名字。

        程淮也正好也看了过来,一霎那他血液都凝固了。

        “放下。”

        许安安被他的神色吓了一跳,尤其他看向她的时候,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仿佛……她与他有着血海深仇。

        面前的程淮也陌生得让她觉得可怕。

        她还没来得及卷好,程淮也一把推开她,许安安手一松,闻皇后的画卷就落在地上。

        “妾身,妾身不是故意的,妾身这就捡起来。”

        许安安才弯身,手还没碰到,程淮也的冷漠的声音响起:“你别碰她。”

        她伸出的手一僵,手指微蜷,又缓缓站起身:“对不起。”

        她好像一不小心,再次揭开了他的伤疤,程淮也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控制住他想毁了许安安的冲动。

        这世间鲜少有事情能让他失控,如果非得说一件,那便是闻皇后的死。

        她还死在他的眼前,年幼的他没能力救她,这件事成了他的心魔,若是他厉害一点,又或者像现在有权利一点。

        最后的结局也不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