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18章 我不疼的

第118章 我不疼的

        闻络头被打偏,她的乌发挡住了她眼底的灰暗,她轻轻一咽就把嘴中的血腥悉数咽下。

        “跪下。”

        闻夫人的声音冰冷,闻络回过头看她,在她冷漠的目光下缓缓的跪在地上。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靠近闻灯,你这又是想做什么?”闻夫人冷笑一声:“把你的那些小心思收好,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药奴,我还不想杀你。”

        闻络淡色的唇微颤,连带着长睫也在细微颤抖。

        闻夫人淡淡的睨她一眼,然后去柜子上取出软鞭,一鞭又一鞭打在她的身上。

        这个鞭子做得极好,抽在人身上会让人肌肤红肿,但是不会把肌肤打破,鞭子的破风声在空中飞舞。

        每抽一下,闻络身子都要疼得剧烈颤抖一下,她仅仅的咬着唇,不让自己疼出声。

        整整三十鞭,与那三十根细香对应。

        闻夫人打累了,才厌恶的看着她:“你并不是唯一,毁了你我还可以去找第二个闻络,别忘了你的好身份是谁给你的,所以离闻灯远点,听明白了吗?”

        闻络颤着身子,朝她磕头:“我知道了,母亲。”

        “滚出去,趁着伤势好好的去泡一泡,知道了吗?”

        闻络的脸色毫无血色,她艰难的站起身:“我这就滚……”

        她扶着门框,忍着一身的剧痛,深一步浅一步朝着自己的院落而去,闻络的婢女拾花在院门口焦急的转来转去。

        直到看见闻络,她连忙迎了上去,拾花看着她咬破的红唇,眼眶微红:“小姐,夫人是不是又打你了。”

        借着拾花的力道,她整个人无力的倚靠在她身上,拾花这个小丫头眼里坠着泪珠子,闻络微微扯唇,安慰她:“拾花,我不疼的。”

        拾花用衣袖擦了眼泪,扶着闻络就进了屋子,闻络说得好听是闻家大小姐,可住的地方也就比丫鬟住的地方好一些,她屋子简单得寒酸,连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拾花心疼的扶她在桌子旁坐下,闻络直接趴在桌上,她眼眸微闭,额上冷汗直冒,拾花擦了擦泪:“夫人她怎么这么狠心啊,前几天因为世子把你从宫里带了出来,她才抽打了你一顿,这才几天,她又打你,她是想活活的折磨死你吗?”

        拾花说着说着,眼泪又冒了出去,她去柜子里药膏,一瓶药膏用得都快见底了,她轻轻给闻络涂抹在她被打得红肿的脸上。

        她抽噎着碎碎念:“夫人这下手多狠啊,脸都被她的指甲划破了,你这段时间都别想再出去见人了。”

        “还有啊小姐,就算世子求你,你也别再去见他了啊,你每见他一次,就要挨一次打,你这是何必呢,他倒是心满意足了,可最后受伤的还是你。”

        拾花也不理解,为何非要去见闻灯,明明她可以不用被打的,每次被打以后都躲起来舔舐伤口,好了以后又被闻灯哀求着同他在一起。

        拾花觉得很不公,她家小姐受的伤闻灯永远都不会知道,因为闻络不让说。

        是啊,她可以一如既往的冷漠,可是六年了,他还是没变,他还是待她赤诚,他的一颗少年热枕的心,她舍不得浇灭了他的火焰。

        闻络闭着的眼睛泛着涩意,她依旧带着笑:“因为他是我弟弟,我不忍心看他失望,心疼他眼里期望的光泯灭。”

        其实她都知道,闻灯讨厌被束缚,他向往自由而非闻家这枷锁牢笼之地,她只能尽自己一点点微薄的力量,支起他还未磨灭的热爱。

        拾花干脆把药罐子丢在桌子上,泪珠子一滴一滴的砸在桌子上,她鼻音浓重:“你心疼他,谁来心疼你啊,你真的要气死奴婢了!”

        她说着就去拉开她的衣裳,娇嫩的肌肤之上全是红肿鞭痕,新的旧的交错看上去非常的骇人,闻夫人打得极有技巧,闻络的伤口并未渗血,但又让她感受到了噬骨的疼。

        拾花心疼的给她抹药:“你看看一瓶药这才多久就又要被用空了,打犯人也不是这么打的啊。”

        她话落,外面就有婆子遣人抬了一个大桶过来,浓郁的药味传来,婆子推开门,眼神不屑的看了闻络一眼。

        “大小姐,这是夫人赏赐的药浴,快来谢恩吧。”

        拾花脸都白了,她豁的一下站在闻络面前:“你们。。你们是要折磨死她才甘心吗!你看看她都成什么样了。”

        婆子脸色立马沉了下来:“这里有你这个小丫鬟说话的份?来人,给我拖下去掌嘴!”

        闻络忍着疼挡在拾花面前,她扯着唇:“抱歉,元嬷嬷,我丫鬟不懂事,说话急了一些,你回去替我谢谢母亲,药浴我会泡的。”

        元嬷嬷这才作罢,药水被倒进了她的浴桶之中,元嬷嬷笑道:“大小姐进去吧,药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好。”

        闻络走了进去,见她泡了进去,元嬷嬷才带人离开,晾她也不敢阳奉阴违。

        拾花一跺脚就追了进去,漆黑的药汁像在腐蚀着她的伤处一般,一点一点的慢慢变淡。

        “小姐,他们走了,你出来好不好。”拾花哽咽,她实在是见不得自家小姐这么惨了。

        她真的没见过哪家小姐有闻络惨的,她甚至连路边的阿猫阿狗都不如,因为这府里每一个人是真心待她的,她活得太艰难了。

        见她在药水中疼得已经发不出声了,拾花才崩溃的站在桶边大哭出声:“他们不心疼你,我心疼你,他们不喜欢你,拾花喜欢,小姐,我该怎么办才能救你啊。”

        闻络是个药人,从她四岁被抱进闻府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的,因为闻灯从出生就带着病,闻夫人因为伤了身子再也怀不了。恩国公也是个药罐子,闻家一脉眼见着就要没落。

        闻灯就成了闻家唯一的希望,无论如何都要医好他的病,由于闻灯一犯病就骨头里泛疼,小时候几次差点夭折。

        因为药效太猛,他人小根本承受不住,而闻络就成了最佳的人选,,她体质特殊,能很好的吸收药汁,再稀释在血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