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12章 祝时月不见了

第112章 祝时月不见了

        众人这才看见石板缝暗红,毫无疑问,如果把石板翻起来,下面将是一片血色。

        程清秋只觉得寒气从脚底一直往头上窜:“所以当年城北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史册里没有,这条巷子该不会血流成河吧?”

        回应她的是一阵呜咽的风声。

        “不排除这个可能,这个地方阴气极重,并非盛王府,而是整个城北。”许安安面色凝重:“那五位道长的法阵恐怕压不住这股滋生百年的戾气。”

        百年前的城北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个无从得知,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赶快找到暮词回来。

        程淮也沉思片刻,才慢慢道:“在第五个女子身死的时候,朕就派了隐卫在这儿守着,只要看见有女子进来就拦住,而薛梅香死的时候,朕的隐卫没看见她进了巷子,而是直接就到了凶宅门口,这又是怎么回事?”

        许安安看向乌云笼罩的夜空,在她眼里便是一层黑色光幕笼罩的世界:“我们现在应该是遇见鬼打墙了,这就可以解释为何薛梅香转瞬来到凶宅门口,而皇上的隐卫在她进去以后才发现的,她早就进了这条巷子,只是有盲区,所以就看她直接到了门口。”

        她又回头看了看,黑暗遮挡她的视线,仿佛借着浓烈的夜色遮挡了无数的怨念,那些蠢蠢欲动的恶意在冉冉升起。

        “皇嫂……”程清秋声音颤抖:“祝……祝时月不见了。”

        闻灯一看,自己身旁哪里还有祝时月的身影,这小子不是刚开始还挨着他的吗?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一瞬紧张起来,顺势抓住闻络的手,闻络先是一愣然后惊得急于甩开他的手:“松开我!”

        闻灯抓得很紧:“姐姐,我怕把你弄丢了,这儿太危险了,我先牵着你吧。”

        闻络清冷平淡的面色上眼眸很冷,她紧紧的抿着唇:“男女授受不亲,你学的礼仪都喂狗了吗?放开,别让我说第二遍。”

        闻灯有些涩然,他也不知道为何,闻络对他态度这么冰冷了,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小的时候都是她护着他,因为病痛,他每次都被疼哭,她都会抱着他轻拍他的背,笨拙的唱着哄人的歌谣,拿出她珍藏的糖来哄他。

        一次又一次,给他温暖,执起他的手,说会保护他的,直到他十岁那年,闻络就变了。

        她再也不会跟他走在一起,对他很冷漠,也不会再去哄他,对他的存在视而不见。

        他今年十六,闻络十七。

        他们有六年没有好好说过话了,因为她总是回避他。

        闻灯没松,他笑了笑:“姐姐,我们是亲姐弟,不用避讳这么多的,小时候你护着我,长大了我护着你。”

        闻络垂眸看着两人交握的掌心,心底涩然,亲姐弟吗?闻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她是抱养来的,恩国公的身子不好,常年多病,所以闻家都是一脉单传。

        但生下来的儿子也是个病秧子,没有一副健全的好身体。

        他们两人的动静没有引起其他几人的注意,因为闻络妥协了,她不想看见闻灯失落受伤的眼神,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她以后都不会再靠近闻灯了。

        程清秋都快急哭了,人是她带出来的,要是出什么事了,祝夫人不得恨死她了。

        许安安扶额,这人跟着大部队都能走丢,她也是醉了。

        她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张高阶符纸,符纸在她手中泛着温柔的白光。

        “阴邪退散,去!”

        符纸如一道流星朝黑暗中而去,一下照亮两侧的道路:“我们跟着吧,它能带我们找到祝时月,你们都拉紧了,切莫频繁回头看后路。”

        鬼打墙就是个迷阵,一不注意就会被困在原地,晚上正是鬼魅出没的时候,这个地方的惨案并非盛王府一家,可能这条巷子所有的宅院里面都有戾气横生的鬼怪。

        许安安主动牵起程淮也的手掌,纤细的指尖包裹他宽厚的大掌:“我们走吧。”

        程清秋本来想去扒拉许安安的,接触到他皇兄目光时,果断的去拉住闻络的手臂,触及闻络温热的体温她才有安全感。

        许安安的符纸比他们的灯笼还亮上几分,程清秋问道:“皇嫂,我们真的能看见鬼吗?”

        许安安认真道:“要看你在什么地方了,阳气够足的地方一般是不会出现鬼怪,顶多就是一些枉死的魂灵,这是人们看不见的,像城北这儿,十足的墓场。”许安安轻笑一声:“也许现在有很多双眼睛正盯着你呢,只是你不知道。”

        “呜呜呜,别说了别说了。”

        程清秋用一只手捂住耳朵,这简直就震碎了她的三观,所以祝时月是被鬼抓走了吧。

        她现在脑海里已经想到他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许安安觑她一眼,漫不经心的宽慰道:“放心吧,没事的。”

        她的整颗心就放不下。

        白光符纸来到一处宅院门,门口还有一块遗落的玉佩,程清秋上前捡了起来,上面赫然一个“祝”字。

        她焦急道:“这是祝时月的随身玉佩,他绝对进去了,皇嫂我们进去救他吧。”

        许安安上前要去推门,程淮也拉住她,她回眸看他,对上他的黑眸,许安安瞬间了然。

        他们应该从未见过鬼这种东西,程淮也身上有九天气运加身,就没有不长眼的脏东西敢靠近他,其他三人虽然不说,但肯定也紧张害怕的。

        所以说,墓场这种阴气肆意的地方,还真的很容易撞鬼,还是看得见的那种。

        她提议道:“我进去把人带出来就好了,你们在这儿等着我便好。”

        木青急忙道:“主子咱们就在这儿等着吧,明妃娘娘这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

        程淮也一把推开木青,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以后:“朕陪你进去吧。”

        许安安好笑的看着他,刚刚她就感受到了他的手心有细密的冷汗,明明不喜欢黑,还跟着她跑这地方来。

        甚至还想陪她进去,她都感受到他心中的紧张了,虽然不知道他怕不怕,第一次跟脏东西打交道应该也会有一些心理阴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