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05章 万一我皇兄死了,我怎么办!

第105章 万一我皇兄死了,我怎么办!

        茯苓也皱着张脸:“娘娘,以后估摸都开不了小灶了,您就将就吃下御厨炒的小菜吧。”

        “那些个好菜咱就先别想了,没准皇上来您这儿吃上一顿,您又可以吃上一顿好的了。”

        许安安生无可恋的瘫在椅子上,茯苓巴拉巴拉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想听。

        不能自己操控的膳食是没有灵魂的,完全束缚了菜的美味,一开始她还觉得御厨炒的还行,吃多了胡才人跟茯苓的手艺以后,她的嘴被养刁了。

        她现在就是如遭雷劈,她现在浑身上下加起来就三两银子了。

        她偏要吃菜,吃鸡鸭鱼肉!

        “没事,我会想办法的,我偏不给他们再赚黑心钱了,这不摆明坑人吗。”

        茯苓:“……”

        她这是被骗光光了才回过头来反省自己。

        茯苓无奈的摇头:“奴婢去给您叫膳食来。”

        许安安还没等到午膳,先等到了程清秋旋风一样的跑了进来。

        “皇嫂!皇嫂!”

        许安安没什么精神的看她一眼:“怎么了?”

        程清秋是第一次见许安安这般怏怏的模样:“你这是怎么了?”

        许安安欲哭无泪,她坐直了一些:“我没事……你慌慌张张的可是出什么事了?”

        提到正事,程清秋才急急的道:“皇嫂,你帮帮暮词吧。”

        暮词?

        许安安想起来了,那个云桑间长得一般但声音堪比天籁的怜人。

        “他怎么了?”

        程清秋坐到许安安的旁边:“是这样的,本来前两天我想来找你求一纸探息符,然后自个儿偷溜出宫,还没来得及出去,祝时月就来跟我说暮词已经有一小段时间没登台唱戏了。”

        许安安挑眉:“为何?”

        “因为他妹妹暮雪不见了。”程清秋面色难看,但眸光很急,看得出来她是真为那怜人担心。

        程清秋继续道:“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也没人见她出城,听暮词说,就有天晚上他喉咙太疼了,但第二天还得登台,他这是老毛病了,只要喝一贴药,睡一晚上就会好,随即暮雪就去街上给他买药,过了半个时辰以后,暮雪还没回来,暮词这才出去找人。”

        “他找遍了那条街的医馆,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妹妹。”

        程清秋说到这儿有些难过:“他只有他妹妹一个亲人了,他辛辛苦苦的赚钱就是为了妹妹长大以后能嫁个好人家,要是他妹妹不见了,他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好可怜啊。”

        许安安讶异的看她一眼,程清秋还真是被养得善良,跟很多公主不同,她高兴就是高兴,难过就是难过,心情都表现在脸上,一点城府也没有。

        她好笑道:“怎么这么多愁善感的?有没有去报官?看是不是被拐子拐走了。”

        程清秋揉了揉眼睛,眼眶红红的,看上去很难过:“我也不想这么难过,但是我只要代入一下自己,万一我皇兄死了,我怎么办!”

        正巧来寻许安安吃饭的程淮也:“……”

        真是他的好妹妹啊,一来就听见亲妹妹咒他死。

        他冷着脸踏进:“朕好着呢!”

        程清秋被吓得眼泪都缩进去了,她一脸无助的看着许安安,咋回事啊,你这宫殿都没人通报的吗!

        许安安站起身行礼:“请皇上安。”

        程清秋缩到许安安的背后,呐呐的喊了一声:“皇兄。”

        程清秋冷撇她一眼:“你在这儿做什么?”

        她看了许安安一眼,眼眶里泪水直打转,虽然她很依赖程淮也,但是她皇兄真的好凶啊,她害怕,好想哭。

        许安安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对着程淮也道:“皇上,您别吓着她了。”

        程淮也:“……”

        他就正常的询问,咋就吓人了?

        许安安拿出一张中阶的符纸,上面有朱砂的图画:“这是一张寻人符,只要把失踪那人的贴身东西附了上去,它会带暮词找到的。”

        程清秋接过,小声道谢:“谢谢皇嫂,那我先走了。”

        “不留下来吃午膳吗?”

        “不了不了。”她连忙挥着手就跑了出去:“皇嫂再见,皇兄再见。”

        程清秋不见以后,程淮也才皱着眉问道:“暮词?”

        许安安此刻压根不想看见这个无良奸商,她以为御膳房一只鸡卖一两银子顶天了,结果一百两一只。

        这尼玛的首富来了也吃不起吧。

        她没精打采的回:“是的,暮词的妹妹,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女孩,失踪了,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找到,所以她来寻求妾身的帮助的。”

        程淮也不理解程清秋怎么对个怜人都同情心泛滥的,他无所谓的道:“都这么久了,不死也脱层皮了。”

        “……”

        要不要讲得这么吓人。

        但是程淮也的话没错,一般失踪超过三天的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而暮雪已经失踪了五天还未找到。

        许安安叹了一口气:“但愿人没事吧。”

        片刻就上来了膳食,确实跟茯苓说的一样,程淮也在,她的伙食才能变好。

        她红唇微张,慢吞吞的道:“皇上,您难道不觉得御膳房卖的食材都过于贵了吗?”

        程淮也并不知道她经常开小灶,于是道:“不觉得,历朝历代都是这么下来的,想要吃得好一些就要花钱买。”

        许安安冲着他一笑:“妾身知道了。”

        他纳闷的看她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皮笑肉不笑:“没什么,妾身只是想到一个更好的法子,改善想吃又没钱吃的拮据生活。”

        她的生活还拮据?

        沈思思送给她的谢礼就有好几千两了,当然都是些死物,不是真金白银,且只能观赏,物品上都打了标记,拿去宫外当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个话题被他一跃而过,他晌午过来吃饭倒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要跟许安安说说城北的事。

        “沈知青请了城外城隍观的五个道长去了城北的凶宅,据沈知青说,五位道长连番查探发现里面确有勾人魂魄的鬼煞,于是齐心设了一个法阵用来镇压,不出意外,明天便可知道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