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85章 安得似花人,年年陪一笑

第85章 安得似花人,年年陪一笑

        听到召程肆回京,林雪落白皙的脸上浮上浅浅红晕,端得比娇花还夺目,她目光有些期待的看向程淮也。

        对于程肆这个弟弟,程淮也相处并不多,他十岁之前都是在冷宫,鲜少出来。

        大了一些,除了程子萧就是被先帝经常带在身边的教导,十四岁的时候就独自征战沙场,十五岁打得邻国大羌不敢再踏进大祁一步。

        他一战成名,名声大噪,后来大大小小的战役,从未输过。

        程肆十六岁那年凯旋,因为先帝对他的喜爱,他的封号都是自己选的,巧的是他独独钟情于“安”这个字。

        他给出的解释是,愿天下太平,安得似花人,年年陪一笑。

        他想做个安逸的闲散王爷,在亲人身边。

        但先帝去世以后,大羌卷土重来,十七岁那年他独自去了北边,再后来稳定边疆以后,十九那年被程淮也直接派遣去了幽州。

        他们差不多四年未见了。

        程肆要回来娶妻了。

        许安安头脑莫名一阵抽疼,丢失的记忆像是要卷土重来,又被她死死的压着,导致她面色白了几度。

        岑太后跟着笑道:“林妹妹这个提议甚好,哀家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阿肆了,皇上,你现在召他回京,没准他还能赶上一个月后的狩猎,你们几兄弟又能聚一起热闹一番了。”

        热不热闹倒是其次,他们兄弟几人皆是面和心不和,他余光看向许安安,见她心不在焉的,俨然没了刚开始那倦懒的神态,相反还隐隐带着焦躁。

        在听见程肆以后,她就变得不对劲了。

        程淮也想起木尘打探来的情况,许安安十岁那年走丢,是程肆带她回来的。

        他微微垂睫,漫不经心看着面前的杯盏里的茶水。

        “朕准了。”

        林太妃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笑意更大了一些:“那便让乐坊的歌姬上来表演吧。”

        宴席上觥筹交错,歌舞升平,倒是一片和乐。

        趁着气氛正好,岑太后在众人面前说道:“皇上,星洛从小心思单纯,绝对做不出害人这种事,所有的一切皆是柔菊所为,星洛她并不知情啊,她待你赤诚,因为你的误会,她都哭了好些天了。”

        “哀家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也是受人蒙蔽,所以哀家就厚着脸面恳请皇上恢复她的妃位吧。”

        岑太后话落,众人皆看向程淮也,见他神色疏淡,岑国公先站了起来,他面带愧疚之色的跪伏在正殿中间。

        “皇上,星儿是无辜的,还望您明察秋毫啊,这整件事皆是苏良媛与那婢女所为。”

        “皇上,臣妾冤枉啊,臣妾什么都不知道。”

        紧随岑国公之后,岑星洛也哭哭啼啼的跑了出来,从她憔悴的面色能看出这几天她过得的确煎熬。

        因为没有妃位,宴席上并没有准备她的位置,她众星捧月惯了,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在后面的时候,这种落差感愈发强烈,她一定不能丢掉那层身份,不然她宁愿死也不要被别人瞧不起。

        岑星洛泪眼朦胧,哭得梨花带雨,余太傅再次出声:“皇上,淑贵妃心性纯良,定是被陷害的。”

        有了余太傅,就有很多程子萧那派的党羽帮着岑星洛说话。

        场面又再次安静下来,主要是程淮也一言不发的时候让他们心中发怵,渐渐的都闭上了嘴。

        本和乐的氛围一下变成修罗场一般,帮着岑星洛说话的大臣更是把脑袋差点弯在胸口了,隐隐有些后悔去趟这趟浑水。

        自古君心莫测,程淮也更是心思深沉的佼佼者。

        他可以上一秒还跟你谈笑,下一秒眼睛都不眨的让你血溅当场,且一意孤行得很。

        至于废岑星洛是否有什么深意。

        他们不敢说也不敢问。

        主要是废得太无厘头了,他们都觉得是不是程淮也要打压岑家了所以那岑星洛开了刀。

        下方的岑星洛连哭都忘了,被程淮也看上一眼只觉得遍体生寒,她慌乱的低下脑袋。

        就在众人都以为他不会继续这个话题的时候,他把头投偏向许安安,语气意外温和:“爱妃,你说她的妃位要不要恢复?”

        正在神游的许安安突然被cue,被程淮也嘴中的“爱妃”二字激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这人发什么神经,把所有人注意力都挪到她的身上。

        其中震惊的目光更多些。

        他们觉得程淮也这是真的要往昏君那条路上走了,这种事自己决定不就好了?还要去问后宫的妃嫔!

        而许安安觉得,程淮也绝对是故意的,想让她去吸引岑家注意,他把她丢前面挡刀,她不同意就是开罪岑太后以及岑家,同意了同样会引起岑太后的忌惮甚至打压。

        许安安是懒,但她不蠢,程淮也的意图她瞬间洞悉。

        这老狗!

        许安安咬着牙直直的看向他,程淮也凤眸里浅光掠过,他声音微沉:“嗯?”

        许安安浅浅一笑,顾盼生辉:“妾身自然是认同岑姐姐恢复妃位的,不过具体如何,还得看皇上您自己。”

        程淮也凤眸狭长,黑得透亮,他转过目光,似是在笑:“既然明妃都发话了,朕暂且就饶你这一次,不过此事你的婢女也参与其中,你身为她的主子疏于管理,未察觉她那心思,从而酿成惨剧。”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便提你到昭仪,再禁足一个月,你可有异议?”

        岑星洛不可置信的抬眸,她从从一品贵妃到正三品的昭仪?

        比许安安还低一个位份!

        岑星洛心里犹如吃了一直苍蝇一样恶心,但她不敢不应,她磕头谢恩:“谢主隆恩。”

        程淮也眉眼疏冷:“都退下吧,别让这些事扫了林太妃寿辰的兴味。”

        经过这事,许安安察觉到若有若无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更多,其中还有许康文的探究还要程子萧的震惊。

        程子萧觉得许安安骗了他!

        说着时机到了就刀了程淮也,实则悄悄在暗地里恋爱?

        他奶奶的,他好气!

        谁能来救救他,许凝玉跟个牛皮糖一样粘着她不放,他欲眼望穿的看着许安安,奈何她视而不见。

        一场宴席接近落幕,许安安提前离席。

        程淮也紧接着站起身,对着众人淡淡道:“你们继续,朕有事。”

        然后目标明确的追着许安安而去……

        这事有得太过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