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84章 求召安王回京

第84章 求召安王回京

        突然,一道更为直白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顺着看了过去,是穿得跟个花孔雀一样的许凝玉,这么多年了,许凝玉对她的恨意一点都没变。

        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嫉妒许安安长得好看,两人不过相差一个月的年龄差。

        许安安想起来就觉得犯呕,程司浅还说许康文最爱她娘,为了檀妤把她活刮了,可在她死后没多久,陈氏就进门了,不仅带了个女儿,一年后还跟许康文生了个嫡子。

        这无缝衔接的速度令人膛目结舌。

        她突然有些相信了,檀妤被许康文弄死了,大概就是为了给陈氏腾位置,他可以爱很多个,又不单单是檀妤一个。

        她目光从许凝玉身上抽回,然后坐去了她的位置,同样也很靠前,加上她还是程淮也的妃子,除了溪贵妃,她的位置离程淮也最近。

        沈思思在她身旁入座,程清秋是长公主,位置更加靠前,其他品阶低的坐在后面去了。

        两人的面前都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瓜果酒水,许安安磕着瓜子,沈思思吃着点心,她观察着在场的人。

        然后意外看见了温晟,她把糕点咽了下去,随即就察觉到余若溪看她的目光,她有些尴尬的转过头,正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朝阳宫门口进来一个女子。

        她轻推了推许安安:“安安你看,林雪落。”

        许安安抬头看去,穿着一袭青衣的女子款步走来,她容貌清绝,属于余若溪那一类的清冷美人。

        她眉眼间是苍白病色,唇色很淡,她并未跟在场的人交流,找到自己的位置,便安静的入座。

        参加林太妃生辰宴的人越来越多,看来请了大半个祁京的权贵。

        “平乐长公主来了。”

        “还有旬郡王和他的郡王妃。”

        本来不怎么关注的许安安立马抬起头来,前面的美妇人神色倨傲,后面跟着温和知礼的孟时渊,他的身旁还有一位穿着月蓝色纱衣的女子。

        她面容不着粉黛,眉毛很细,有一双很漂亮的桃花眼,她微微垂眸,很温顺的跟在孟时渊的身后。

        许安安再次看了一眼孟时渊,没错啊,面相就是孤家寡人,没有姻缘线。

        她侧头看向沈思思,见她吃得嘴巴鼓鼓,她问道:“我怎么没听说他成婚的消息?”

        沈思思舔了舔唇,声音低了很多:“乔相思是平乐公主从外面抱回来的童养媳,小时候旬郡王身子不好,想着冲喜,但是两人都太小,就没有举办婚礼,乔相思才满十二的时候,孟时渊病危,然后平乐公主直接抬了她做孟时渊的妻。”

        “奇的是,自那次以后,孟时渊身子就好了,看不出一点生病的迹象,平乐公主就有些厌弃这个占着郡王妃这个位置的乔相思了。”

        “若不是这次宴会,乔相思必须得出来,不然她根本出不来的,祁京很少有人知道孟时渊已经娶妻了,平乐公主瞒得很紧,更别提给他们补办婚礼了。”

        乔相思低眉顺眼的坐在孟时渊的身旁,大庭广众之下,两人表现得中规中矩的,孟时渊对她似乎有些冷淡。

        她收回目光,看向沈思思,似笑非笑道:“没想到你这儿每个人的信息还挺齐全。”

        说到这事,沈思思一脸骄傲:“还得感谢我娘,她特别爱跟她的小姐妹们聊八卦,我就顺耳听了一嘴。”

        “京中谁家的秘闻就没有我不知道的。”

        许安安好笑的看她一眼,场面静了下来,外面有太监声音传来。

        “皇上驾到。”

        随之一起的还有孟佳依,岑太后和林太妃。

        太监一连通报四声,所有人皆站起来行礼,直到程淮也坐到主位所有人才再次入座。

        由于今天是林太妃的主场,她跟着岑太后坐在程淮也的一左一右。

        程淮也淡淡说着开场话:“今天是林太妃的寿辰,宴席怎么举办,朕全权交由她,朕这次就当个闲人吃吃喝喝。”

        林太妃捂嘴轻笑一声,她笑得眼角都浮现出皱纹:“皇上说的哪里话,没有你首肯,这寿辰也不可能办得这么热闹。”

        程淮也轻扯唇角:“林太妃自便就好。”

        说着他目光下意识的就去寻许安安,正巧,许安安同时也看向了他,她媚眼弯成小月牙,朝着程淮也笑。

        他莫名就想起了一句诗:

        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

        她就是世间最美的颜色。

        察觉自己看她愣神,程淮也冷冷的转过头,神色莫辨。

        许安安手撑着下巴眨着眼睛看程淮也的侧颜,然后她似乎发现他耳朵红了,正待她要更仔细看的时候,程淮也又转过头来,冷冷的睨她一眼。

        许安安这才安分的转过头去,什么人嘛,看一眼也不行。

        这一转,她就正巧跟程子萧对上了,他脸色不太好,似乎被许安安气到了,所以正一脸苦大仇深的瞪着她。

        程子萧的目光赤裸裸的毫不掩饰,撞进许凝玉的眼里就是两人还余情未了,大庭广众之下许安安还不知羞耻的勾引她夫君。

        许凝玉恨不得生撕了许安安。

        她长那么好看,要什么男人没有,偏偏要来惦记她最爱的子萧哥哥,简直不可原谅!

        许凝玉此刻完全把自家娘的忠告抛之脑后,她只想让许安安永远的消失!

        许安安觉得冤枉极了,该死的程子萧又给她拉仇恨!对于他的目光,许安安选择无视,专心致志的吃着面前的苹果。

        一场生辰宴,所有人各怀心思。

        她准备的礼物,由茯苓送到了林太妃贴身嬷嬷那儿,就光在场所有人的礼物就有上百件了,林太妃收得眉开眼笑。

        随即她目光看向自成一方冷清世界的林雪落身上,她笑道:“雪落,来姑母这儿来。”

        林雪落在众人目光下站起身,其中不乏有很多贵女艳羡的目光。

        林雪落身世曲折但她有个疼她的好姑母,还有安王殿下那般人中龙凤的未婚夫君。

        这简直就是人生赢家了,就是身子骨差了些。

        林太妃看她的目光中不乏有着心疼,她随即又把目光转在许安安身上,见她吃得欢快,她眸光闪了闪,转头朝着程淮也叹了一口气。

        “皇上,阿肆在外征战许久,又镇守幽州一年之久,他也满了二十,如今幽州那边平定,可否召他回京?我这辈子的心愿就想看着阿肆娶妻生子,雪落也这么大了,不能再拖了。”

        ------题外话------

        活在别人口中的男二,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