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83章 只要他愿意,爱他的人比比皆是

第83章 只要他愿意,爱他的人比比皆是

        丽嫔眉头越皱越深,随即眼睛微亮:“你确定吗?”

        刘美人见她这样,心里“咯噔”一下,急忙摇头:“我不知道,丽姐姐你别问我了。”

        刘美人说完就走,就像后面有什么猛兽要追赶她似的。

        但刘美人的话,丽嫔上心了。

        甚至隐隐还有些激动。

        万一这件事是真的,那丽嫔跟苏良媛一样的属于欺君之罪了,要被打入冷宫的。

        兰婕妤在丽嫔眼里一直属于很装的那类,不就是仗着自己家世好吗?位份也比她高一些,不知道装什么。

        每次跟她说话都爱答不理的。

        若是她找到证据,揭发兰婕妤私通,她这个功臣最可能会被升位份,没准还能得到程淮也的赏识。

        丽嫔沉住气,朝着甘泉宫而去,她跟兰婕妤是一个宫殿的,这样找起证据来更方便。

        *

        御花园

        三人找了个小亭子临水而坐。

        沈思思趴在围栏上朝着池子里的锦鲤丢饲料。

        许安安同样懒洋洋的趴着,吹着微风,她目光看向水池对面,那儿也有处比较隐蔽的亭子,如若不是坐她们这个位置,应该是看不见亭中还坐着一位雾蓝色宫装的女子。

        沈思思停止喂饲料的动作,她用手碰了碰许安安:“那好像是溪姐姐。”

        女子侧过头看着水面,她侧影清冷,面色苍白柔弱,正是余若溪。

        沈思思自从跟许安安交好以后就很少去余若溪那儿去了。

        因为余若溪喜静,而沈思思爱热闹,以前大多都是被许安安气到以后就会跑去余若溪的凝香殿跟她吐槽一番。

        但每次都是不咸不淡的让她放宽心,和气生财。

        慢慢的她也不去烦扰她了。

        沈思思手撑着围栏:“其实溪姐姐人挺好的,心也好,她比皇后还早一年在皇上身边,可惜身子不好。”

        那就是五年前的事了。

        余若溪也有二十一了。那时候许安安也才十一岁。

        说起往事,沈思思倒是听说了一些:“听闻溪姐姐是皇上挡了刀才致使她有了心疾。”

        说着她有些感概:“你说得多喜欢才奋不顾身的给皇上挡刀啊。”

        沈思思不懂爱情,许安安同样不懂,她看余若溪有些愣神。

        所以余若溪这么多年,在宫中地位无人动摇,每年程淮也来后宫的几次大多都是去余若溪那儿,她性子淡然,也没有不长眼的会去针对她。

        程淮也不缺人爱,只要他愿意,爱他的人比比皆是。

        许安安正想提出回去,身旁的沈思思急促的惊呼了一声:“这什么情况?!”

        许安安再次抬眸望去,只见亭子那儿出现了一名穿着雪青色锦衣的男子,余若溪清冷之色不见,面色带上些急色。

        她上前一步,男子则后退一步,男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恭敬作揖后就走了,余若溪面色苍白的跌坐在椅子上。

        沈思思看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什么情况,余若溪为何会在隐蔽的亭子那儿跟外男见面!

        沈思思跟胡才人面面相觑,这是她们可以看的场景吗?确定不会被发现了封口吗?

        正巧,余若溪转过头来跟沈思思眼神对上,沈思思急忙背过身,掩耳盗铃般假装余若溪没看见她。

        发现有人目睹全程,余若溪的脸色更加苍白了,白得似乎下一秒就会晕死过去。

        她回望了许安安一眼,起身就离开了亭子。

        沈思思尴尬的用手指挠了挠脸:“哈,那啥……咱就当啥也没看见……”

        她前一秒才说余若溪喜欢程淮也,下一秒就被狠狠打脸。

        她咽着唾沫,小声道:“刚刚那人好像是温太医。”

        “也许是溪姐姐身子不好了,特来请温太医来看看吧?”

        许安安默默的看了沈思思一眼,给了她一个眼神,你说的你自己信吗?

        好吧,是有些牵强了。

        对面的亭子已经没人了。

        温太医温晟,有小神医的美誉,而大祁的神医是他的师傅梵霜,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

        教出温晟以后,她便不知所踪了。

        而温晟一年前就被太后钦点随同去了皇寺,昨日才跟太后回来。

        温晟才回来,余若溪就急匆匆的约见,怎么看怎么诡异。

        许安安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不关我们的事,看见了也当没看见就是了。”

        这件事只能烂在肚子里。

        沈思思对余若溪还是蛮有好感的,闻言第一个点头:“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几人各自回了宫殿,许安安又睡了个午觉,转眼就到了下午。

        她精神头很好的准备去朝阳殿混吃混喝了。

        此次李太妃的生辰宴就在朝阳殿举办,程淮也可谓是给足了李太妃面子。

        茯苓把那身藕粉的宫装伺候许安安穿上,她的头上簪着步摇,一步一晃的非常的亮眼。

        连翘难得再来许安安跟前,又给她画了个淡妆,姿容若出水芙蓉般清艳。

        茯苓都要看呆了,属于那种没看一次都要惊艳一次的程度。

        茯苓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女子就是许安安的娘亲,第二个就是许安安。

        两个人一个塞一个漂亮。

        许安安走出殿门,微风轻掀她的纱裙,她回过头看了连翘一眼:“你们两个都跟上吧。”

        连翘有些激动,许安安终于肯带上她一起了,这种大型的宫宴,她可以多在那人面前露脸了。

        她路过趣儿的时候都变得趾高气扬的。

        就算许安安再怎么关注趣儿,她才是许安安的大宫女,且许安安不会废除她。

        不然许安安可跟许康文交不了差。

        朝阳殿内,受邀的大臣们大多都入了坐,林太妃这次生辰宴排场都快赶上岑太后办的五十大寿的寿辰了。

        毕竟林太妃曾经也是先帝最宠爱的妃子,还有个战神一样的儿子,这就是她的底气。

        许安安一进来就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关注,她虽然来得早,但有的大臣比她还早。

        比如自家的渣爹,他位置也挺靠前的,他目光落在许安安身上几秒,随即就挪开,抬着酒杯喝酒。

        不得不说,渣爹就算已经四十多了,但容貌还跟小年轻一样帅气,也不怪程司浅喜欢他到至死。

        他好歹年轻的时候还有芝兰公子的美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