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80章 太后回宫

第80章 太后回宫

        她压根就不想去费心思操劳这么多,而且她还没几年可活了,更应该及时行乐,就算最后无力回天,她也要轻轻松松的过完这几年。

        接下来的几天,孟佳依依旧身体抱恙,闭门不出,最后连客都不见。

        而许安安依旧两头跑,陪着程淮也吃了午饭以后,会紫薇殿还要跟沈思思他们再吃一顿。

        五天悄然流逝,这几天沈思思肉眼可见的胖了起来,而她还不自知,甚至吃得更加变本加厉,她的整个脸都圆润了一圈。

        倒是跟胡才人的小圆脸有些像了。

        明天便是岑太后回宫的日子,宫中看着很风平浪静,实则暗起云涌,就连病了九天的孟佳依都病好了。

        更遑论一直盼着太后回来的岑国公府,毕竟他们一身的荣辱皆系太后跟岑星洛身上。

        岑星洛本就是按准皇后来培养的,没想到最后只当了个贵妃,现在倒好,连妃位都没了,要不是她背后还有岑国公府,她将混得连低等宫女都不如。

        更遑论在冷宫中,除了住得凄凉其他的衣食无忧,全是岑国公府的在为其花钱打点上下。

        今天他们几个都没有跑来紫薇殿了,想必都去准备明天去迎接太后要穿的衣裳了,许安安总算落得个清闲。

        茯苓也没闲着,在翻箱倒柜的给许安安找衣裳,边找边嘀咕:“娘娘,您该做冬衣了,这些冬衣都是去年穿的,应该过阵子就要挑布做衣裳了。”

        许安安很怕冷,于是问道:“有狐狸毛做的衣裳吗?”

        茯苓汗颜:“哪有用狐狸毛做衣裳的,就算有也要先等皇上,太后,皇后挑了以后才轮到你。”

        “能混到一件兔毛都不错了。”

        毕竟上好的皮毛早就被先挑走了。

        许安安瞬间失去了兴趣,茯苓翻箱找了件茜素青色的衣裳:“娘娘,咱们穿端庄一点,太后她特别讨厌穿得妖娆的女子,在她面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低调一点,别给她抓到了什么小尾巴。”

        许安安不理解,她的哪件衣裳不端庄了?

        她就没有过于妖艳的衣裳,宫中穿得妖艳的还得是兰婕妤,穿的花,但冷着一张脸,气质格外的矛盾。

        此次岑太后是提前一天回的宫,想必是收到了岑国公的信,她回来得很匆忙。

        孟佳依穿着皇后正装,带着一众妃嫔全部在宫门口等着,程淮也坐着车舆出现,在他身后的步辇是程清秋。

        毕竟太后回宫这么大的事,他们身为岑太后名义上的嫡子嫡女,这种时候,必须迎她进宫。

        许安安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当个吃瓜群众。

        太后回宫的仪仗队很大,前面的马车装饰得非常的华丽,两旁都是护卫,把这辆马车保护得密不透风。

        前面有太监尖利的声音响起。

        “太后驾到。”

        华丽的马车停下。

        马车帘子被掀开,一位看上去五十来岁气质雍容华贵的妇人下了车。

        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黑白参半,眼角有皱纹,但整张脸保养得尚年轻,让人看不出来这人已有五十多岁的年龄了。

        她眼眸内敛,嘴角绷直,看上去很严肃,她出来以后的目光第一眼是落在程淮也身上。

        程淮也躬身作揖,语气淡然:“儿臣恭迎太后回宫。”

        岑太后一直绷直的嘴角这才露出点点温和的笑意:“淮儿有心了。”

        “臣妾恭迎母后回宫。”

        孟佳依带着一众妃嫔行李,岑太后微微颔首,语气不咸不淡:“皇后有心了。”

        岑太后目光在众人身上看来一圈,最后在站在最后面低着脑袋的许安安身上停顿了一秒,才又转向程淮也笑问道:“星洛呢?她怎么没来?”

        程淮也直视着她,说得极其自然:“她犯了事,儿臣把她关进了冷宫。”

        太后温和一笑:“星洛从小就被家中人宠坏了,是一副不谙世事的天真模样,难免会被刁奴哄骗了去,那刁奴既然已死,小惩大诫一番就是了,她也在冷宫呆了这么久,想必已经认识到放纵奴仆的后果了,不如就把她放出来吧,她已经知道错了,皇上,你觉得哀家所说如何?”

        岑太后一句话就把所有的错推在奴仆身上,把岑星洛摘得干干净净。

        这在意料之中,程淮也本来也没打算一直关着岑星洛,他的目的只是废她的妃位。

        于是他冷然答道:“都听你的,朕今日便让她回她的棠梨殿。”

        岑太后这才发出内心的微笑:“我们回宫吧。”

        太后的迎接仪式很简单,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完成了。

        孟佳依在宫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慢慢看向身后的众人:“阔别一年,今儿太后回宫,明日还望各位妹妹早些来凤仪宫,我们一齐去向太后请安,后日便是林太妃的寿辰,各位妹妹切莫忘了。”

        关于林太妃寿辰的事,因为她要在宫里过,所以孟佳依一早就派人着手去准备了。

        孟佳依在宫中唯一的好处便是,事事得以她为首。

        林太妃的寿辰,变相的算是一次大型宫宴,所以要宴请的几乎是王公贵族,一点疏漏都不能出。

        孟佳依这几日虽说抱恙在身,但是她该做的准备一样没落下。

        她淡淡的留下这么一句坐着步辇就走了。

        沈思思奇怪的看了孟佳依一眼:“奇怪,我怎么感觉一向温和知礼的皇后似乎变了一些,突然多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她收回目光,又看向许安安问道:“这次你准备的寿辰礼物是什么?”

        许安安步行在宫道中,闻言,她如实道:“没想好。”

        沈思思手支着略显圆润的下巴:“听说林太妃很信佛,你要不送一蹲佛像给她吧?送佛即寓意好还不易出错。”

        许安安略微挑眉:“你呢?你要送什么?”

        沈思思嘿嘿一笑:“我二哥这次从幽州给我寄回了一张名画,我反正没用不如这次就借花献佛送给林太妃吧。”

        “她就算不喜欢画,也可以收藏起来送给她的儿子,安王殿下可是极爱画,一手画技也是天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