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75章 程司浅的过往

第75章 程司浅的过往

        他走得很慢:“这条小道是当年我想逃出去挖通的,只是当年以为能活命,可我也没有力气,死在了不见天日的井底。”

        许安安随意瞥了两眼:“那你还挺厉害,能挖成这样。”

        老者忆起往昔,一点波动也没有,再厉害不也死了,他声音苍老:“大师,不知你找她做什么?她不太好对付,死的时候就携带着滔天的怨气,导致有几个想食她精魄的小鬼反被她吞噬了。”

        “所以也无人敢去招惹她,这么多年了,她实力肯定比以前更强悍了。”

        许安安一下就抓到了重点:“她实在井底死的?”

        老者点头又摇头:“是也不是,连同井底有一个专门关押犯人的私人地窖,那地方极其残忍,刑法也很残酷,不过在这位公主死后,这个地窖就被封了。”

        果然,她就猜到了,宫中绝对有动用私刑的地方。

        禾清面色大惊:“私刑?谁敢给我皇姑姑用私刑?所以她真的不是殉情死的?”

        老者抽空看了禾清一眼,皇家的人大多短命,那位公主也是,面前这位看起来年纪也不大的皇子也是。

        老者继续道:“殉情不殉情我不知道,反正她死的那个地窖还贴满了符咒,看样子是让她死都不能超生。”

        “不过她比较幸运,一年前被人放了出来,不过那时她已经是一只怨气滔天的厉鬼了,出来短短一年,修为大增。”

        看来是苏良媛听从那个黄大师的话,找到了关押程司浅死前的地方,把她放了出来。

        一出来就害了三十人增长修为。

        老者走到一扇生锈的铁门前:“往里面走就是了,大师我就不过去了。”

        铁门一推就开,上面还有些黏腻,许安安一挥手:“你走吧。”

        老者这才离开。

        井底跟地窖是连通的,许安安踏进地窖以后视线都变得空旷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股的阴寒之气,空中倒是没有什么刺鼻恶心的味道,不过墙壁上干涸的血迹还是蛮多的。

        浓得几乎涂满了墙壁,要不是亲眼见到了,许安安也不敢相信,宫中竟然还有这种阴毒的地方。

        也不知道谁人修建的,这么丧心病狂。

        禾清倒是略知一二,他跟在许安安身旁,两边都是铁笼一样的东西,地上还有生锈的手铐脚链。

        “我以前听我父皇提起过,说是犯人皆关押在“刑思昭”,应该就是这处地方了,这是以前大祁皇帝为了关押刺客,用来逼供的地方。”

        他顿了顿,继续道:“可能因为我皇姑姑身死了,我父皇就把这处地方封了。”

        这里面刑具还挺多,许安安循着感应来到一处铁门前,地上是被撕碎的符咒,是镇压的符,不过已经失效了。

        她一把推开门,里面扬起一阵灰尘,程司浅在里面蜷成一团,整个人睡在一张草榻上。

        见许安安来了,她也不惊讶。

        上次发现自己身上有个印记,她就知道自己躲不过她,只是她又被伤了,他们鬼的愈合能力要比人类慢许多。

        被许安安打的伤,她并未恢复好。

        “你来了。”

        程司浅声音带着阵阵阴气传来,她从榻上起身,周身围绕着血雾。

        她低笑一声:“你比我想象中的强多了,不愧是檀妤的女儿,你还真的继承了你母亲的衣钵,不,你比她强多了。”

        许安安凝着眉看她,她甩着手中的缚仙索:“这是你最后的遗言?说完我该去交差了。”

        程司浅低“呵”两声:“你就不好奇你母亲怎么死的吗?”

        这记忆有些久远了,许安安记忆里是病死的。

        “蛊惑之术对我没用。”

        她轻轻一甩,缚仙索直接套在程司浅的身上,奇怪的是她竟然也不躲,跟认命了一样。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她再动手,不过她还是谨慎的在铁门上贴了符,防止程司浅趁机跑了出去。

        程司浅冲着许安安勾起一抹笑,她又低着头:“在送我到黑白无常手里之前,先听我讲个故事吧。”

        她也不顾许安安答没答应,自顾自说的说:“以前有一个女孩从家中偷跑出去,在一处池水旁,她认识了一个小男孩,男孩在那儿蹲着哭,女孩见他哭得伤心,难得善心大发的安慰他。”

        “然后女孩得知,男孩的家里并不富裕,他随着他新上任的爹来到了京城,来的路上,他带了一只特别漂亮的白狐狸,狐狸陪了他五年,他爹觉得他玩物丧志,便活生生的把这只狐狸摔死了。”

        “她见他可怜,便跟他一块儿去桃树底下埋了狐狸,慢慢的,女孩只要偷跑出家,都要去找男孩,渐渐的男孩的爹权利越来越大,他们见得也更加的自然,也更加频繁。”

        “有一天男孩知道了女孩的身份,他只说,以后会保护她,女孩信以为真,两人青梅竹马长大,女孩的身旁永远有男孩的身影。”

        “直到男孩二十三岁的时候,他的爹病死了,他继承了他爹的爵位,然后被皇帝派遣出使了一趟西凉,再回来他带回来一个玉肌雪肤的姑娘,姑娘生得绝世无双,倾城倾国。”

        “然后他娶了这个姑娘,他不要女孩了。”

        程司浅说得有些忘我,血泪一滴滴的落在她的红衣上,她抬起头,那双眼眸里布满了血色。

        她咧嘴一笑,带着凄凉:“女孩死在了他婚后的一年,他亲手杀的。”

        “因为女孩,动了他心爱的女人,他便百倍还之,不顾情谊,不顾她陪伴他数个岁月,他一刀一刀把女孩活刮了。”

        “多年青梅竹马,抵不过突然出现的女人,她死了,她不甘,她化作厉鬼,他便贴符想炼化女孩。”

        程司浅深深色看着许安安的眉眼:“我就是这个女孩,你猜猜这个男孩是谁?”

        许安安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就想到了自己的渣爹,那个西凉的美人儿,不会是她娘吧?

        西凉巫蛊之术盛行,简直就是玄学的起源地,那个国家宗派甚多,比大祁杂乱多了。

        许安安隐隐猜到了,这场年度狗血大戏的三个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