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74章 柔菊的尸体

第74章 柔菊的尸体

        禾清还是觉得不妥:“这井很深的,万一我皇姑姑并不在里面怎么办?算了,我得陪着你去。”

        许安安在她身上打了烙印,她进井里若是能感应就说明她在。

        总得去看看,留着这么只厉鬼总归是祸害。

        最后,许安安从凄禾宫周围找了两只阿飘。

        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好好的躲在暗处都能被发现,他们是抖着腿被许安安抓出来的。

        两只鬼吓得趴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大师,我俩没犯过事,别杀我们。”

        他们只是一如既往的出来透透气,没想到能遇见看见他们的人!

        此时他们很慌,很害怕面前的人一根手指头摁死他们。

        面前的两只阿飘应该是宫里死了有些年头的太监,不想去投胎故而经年在宫中游荡,许安安拉着他们往枯井那儿去。

        从他们抗拒的动作可以看出,他们很害怕靠近这口井,许安安抬着手肘靠在他们肩头,笑眯眯道:“不要害怕,我只是想请你们帮个小忙,等我下去,你们给我牵着绳子,我回来的时候,拉我上来,懂了吗?”

        两只阿飘连连点头,只要不让他们下去,一切好说。

        许安安从乾坤袋里掏出准备好的粗绳,一甩直接丢进了井里,发出沉闷的一声。

        许安安把绳子系在井旁不远处的大树上:“给我望风,有情况就往里面丢石头,明白?”

        两只阿飘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了。许安安走到井边,低头看了看,黑黢黢的似见不着底。

        她引燃火折子,拉着绳子踩着井壁就慢慢滑了下去。

        禾清紧紧拉着她的衣裳,接触到井内阴冷的气息时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火光映照的井壁上布满了青苔,许安安踩着都有些滑,上面的青苔看上去很脏,散发这一股股的腥臭。

        越到下面,禾清的牙齿都是颤抖的:“安安,我觉得,要不请那个什么黄大师来吧?你跟我皇兄不是商议明天请他进宫吗?让他来看吧。”

        许安安在井的中间停住,她往下看了看,幽深得像个无底洞,抬头还能看见乌云遮蔽的天空。

        “你要是害怕就上去,趁现在还未下去。”

        禾清咽了咽口水,随即低头的认命道:“算了,陪你走一遭吧,再死也死不到什么地步了。”

        许安安继续下滑,这口井还是挺深的,大约又过了几分钟,许安安才滑到底,她脚踩在井底湿软的土地上,这井底果然别有洞天,在许安安的面前完全没有了井壁,而是出现了一条一人高,两人宽的小道。

        有风从井底吹来,许安安手中的火折子纹丝不动,她借着光往周边看了看,目光落在后方的一团阴影上。

        那团阴影突然滚落,一双凸出的眼睛睁得老大就看向她这边。

        人影身上浑身都是血,整个人被打碎了骨头,有些扭曲的软趴躺在地上。

        这是柔菊。

        她的尸体怎么会被丢下了井里。

        禾清后怕的看了看死不瞑目的柔菊:“安安,像这种被打死的宫女,都是先裹了席子在冷宫里停一天,然后第二天才被拖去京郊外的乱葬岗。”说着,他声音有些抖:“昨天井底下突然传出的闷声,是不是她掉下去传出来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人都死了,如何掉下去的,而且那时候除了他们,也并未有生人的气息。

        想到是尸体自己爬起来掉下去的,禾清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他已经是鬼了,但是不代表鬼就不害怕了。

        许安安没怎么在意,她想往小道上去,往前面探一探,因为她心口的纹印隐隐发热。

        说明程司浅就在这井底。

        一只惨白露出骨头的手臂突然从泥地里伸出,准确的拉住许安安的脚,想把她拉进泥里。

        许安安眸光微凛,一脚就踩这只手上,地底传来一声惨叫,她弯腰一把拉着,从地里扯出一个披散黑发的女鬼出来。

        女鬼脸上全是刀痕,被划得面目全非,她眸中凶光闪过,尖利的黑指甲朝着许安安扑了过来。

        许安安从袖中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符纸贴她身上。

        “玄门的?”

        女鬼惨叫一声,被贴的地方“嗤嗤嗤”的冒着白烟,她想撕扯下来,却像被烫了一样猛的缩回手。

        她痛得在地上打滚,许安安一脚把她踢墙壁上,女鬼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许安安看向松软的泥地,微微眯眸:“不想死就都滚出来。”

        她话音一落,地上伸出几只手,跟丧尸一样缓缓的撑着泥地爬了出来,这些皆是枉死在枯井的鬼灵,不去投胎,靠着吸食死人的精血与魂魄度日。

        柔菊的尸体想必就是它们控制着掉了下来,方便它们蚕食。

        总共五个,个个修为都不低,它们皆阴冷的看着许安安,目光落在那不知死活的女鬼身上它们又是一阵后怕。

        面前这人的气息甜美又危险,若是能吃了这人,它们的修为最低能增加一甲子,但许安安给它们的感觉就是很强,导致他们渴望又不敢动手。

        被贴了符的女鬼不过片刻化为一缕白烟消失于天地间。

        剩下的五只鬼见状,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本想仗着以多欺少压一下这个玄门的人,但是这人比他们想象中的强多了。

        其中一位老者走了出来,看样子是这个井底的领头人,他躬身作揖:“不知大师来此处所为何事?”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打不过她。

        许安安直接道明来意:“我找程司浅,你们谁给我带路?”

        “这……”

        五人面面相觑,脚步愣是没挪动分毫。

        眼见着许安安又掏出符纸,老者才头皮发麻的站了出来:“大师,我带你去吧。”

        许安安侧过身子,颔首:“带路。”

        老者往前走,其余四个跟小学生罚站一样站成一排。

        直到许安安一道消失于小道里,他们才作鸟兽跑散。

        老者在井底待了百年以上,属于大祁在这儿建朝的时候,死得最早的一批。

        见许安安虽然强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老者话也渐渐多了起来,他有些感概:“转眼间,前朝都灭亡了百年之久,我是死在前朝的宫乱,躲避大祁士兵的时候躲进来活活饿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