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61章 你是怎么哄的,效果这么好

第61章 你是怎么哄的,效果这么好

        由程淮也带头的仪仗浩浩汤汤的出发,看上去属实壮观。

        此次祭祀的地方在祁京外,皇陵周边,那儿是程氏一族世世代代祭祖祈福的地方,除了重大的日子一般时候是不开启的,怕扰了前几任太上皇的魂灵,但这次因为程淮也的提议,不得已打开。

        从京城去往那儿还得在坐小半个时辰的车,坐着以后许安安总算缓过来一些了,她听说过第一次就怀孕的,到她这儿反而来了大姨妈……

        真的就是绝了。

        她肚子抽疼,隐隐还有些反胃,她看着一侧坐得端正的程淮也,可怜巴巴的道:“皇上,您让妾身靠一下吧,就一下。”

        程淮也撇她一眼,冷声拒绝:“不要。”

        “……”

        行吧,她也没胆子靠。

        整个人焉巴巴的耷拉着脑袋,肚子疼,身下也疼,她都不用猜了,醉酒以后意外跟他睡了,她明明听说是有爽感的,这尼玛除了痛苦还是痛苦,她甚至都怀疑是不是程淮也为了报复拿东西捅了她。

        她用手揉着肚子,小声的问道:“皇上,您昨晚没拿东西捅妾身吧?为何妾身这么疼啊。”

        昨夜的记忆他也有些模糊,但前面就足够他羞耻的了,他从未见过许安安这么大胆的女人。

        她这话一出,他冷着的脸疑似又飘起了红晕,他深吸一口气:“朕没捅人的恶趣味。”

        许安安委屈:“那我为何早上就来月事了。”

        “朕怎么知道?”

        许安安耸着鼻子,这事这么痛苦,她以后再也不要做了。

        也许是她情绪太过低落,总算引起了程淮也的几分怜悯之心,他不自在的问道:“真的很疼吗?”

        许安安精神不佳,没什么好气的小声道:“被捅的又不是您,您肯定感受不到。”

        “你在说什么浑话!”

        这女人的话茬总是让他想歪,他一把拉过许安安,大掌贴在她的腹部,片刻许安安就觉得腹部暖洋洋的。

        程淮也冷着声问:“好些了没?”

        这可是他自己拉的,跟她没关系,于是许安安得寸进尺的靠着他,人肉垫子真不错,她肚子疼都缓解了几分。

        “好了一点点,再暖一下。”

        两人这亲密靠在一起的样子落在,随行的太监眼里,这明妃娘娘可真得宠啊,皇上连皇后都不带,力排众议的偏偏带上她。

        这祸国妖妃的名头,假以时日她必定坐得稳稳当当的。

        两人的行为很快就传得后面的人都知道了。

        从两人亲密依靠,传到余太傅那儿的时候就是皇上跟明妃娘娘在车舆里亲密抱着接吻。

        气得他胡子都要飞了,妖妃误国,妖妃误国啊!

        他是真怕程淮也走了先帝的老路,成了只知道花天酒地,罔顾朝政的昏君,这还在外面呢就如此不成体统,在宫中还不知如何呢。

        余太傅非常的痛心疾首,他甚至已经看到了大祁的未来,一时之间郁气难消,颇有些郁郁寡欢的模样。

        许安安睡醒的时候已经到达目的地,要不是身旁狗男人把她晃醒她还能继续睡,她揉着眼睛走下车,有程淮也给她捂了一路,她已经觉得好太多了。

        虽然还疼,但比刚开始路都走不了好多了。

        她看了看天色,很好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适合睡懒觉。

        与她得平静相比,随从的老臣们才是真的忐忑,这真的是个适合下雨的天吗?他们也不奢望幽州那边下雨缓解干旱了,就这儿掉两滴都不错了。

        程淮也下车后就没再管许安安,他自顾自的往前走,许安安感觉自己的袖子被拉住,她回过头就看见穿着华贵公主服的程清秋。

        她看了程淮也的背影一眼,又在许安安身上打量,语含担忧:“皇嫂,我皇兄昨夜没对你做什么吧?他打人没?”

        许安安面无表情:“打了,非常疼。”

        程清秋立刻义愤填膺,她扬着拳头气鼓鼓的:“我皇兄竟然还家暴!明明你昨天也没做什么,真是气死我了,昨天我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把你救出来才是。”

        许安安皮笑肉不笑的睨她一眼:“所以,昨儿你去哪儿了?”

        程清秋有些心虚:“昨天我想让长安哥哥去救你出来,但他把我叫走了,带我去吃了冰糖葫芦,还有桂花糕,然后就送我回了宫……”

        行,她得安危还没有糖葫芦和桂花糕重要。

        程清秋求生欲很强:“我真的可担心你了,但是长安哥哥说我皇兄在气头上,得把气撒出来才行。”

        说完,又觑了程淮也一眼,对着许安安就是一通夸:“皇嫂你可真厉害,昨天我皇兄进去的时候可凶了,那眼底冷光吓死人,你是怎么哄的?效果这么好,今儿他不仅不气了,还把你带来祭祀。”

        许安安:“……”

        哄人吗?她整个人都快被拆了算吗。

        祭祀完全是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强行把她带上的。

        见许安安沉默,程清秋害怕以后许安安不带她出来了,她忐忑问道:“皇嫂,下次咱们还出宫吗?”

        出宫……

        不得不说,前面还是挺愉快的,她也没一次性拒绝,含糊道:“下次再说吧。”

        程清秋瞬间放下心,这就是还有出宫的可能,高高兴兴的挽着许安安一块儿走。

        通往祭祀的方向是一座高台,上面摆着一张很大的桌子,中间放着一个紫金鼎,还围着祭品,点着香。

        长长的台阶上铺着红色地毯,程淮也踏上台阶,黑金的宽袖长衫华贵,在阳光下都泛起细碎的光泽。

        万民臣服跪于台阶下面,在上方的程淮也亦匍匐跪在桌前的蒲团之上,他的声音淡而远,在这块天地扩散。

        “程氏淮也敢昭奏于皇天上帝,时维冬?、六?资始,敬遵典礼,谨率?僚,祈求上天收阳降雨,缓解幽州旱情,求来年俾五?以皆登,普万?之咸赖。

        遂恭以?帛牺齐粢盛庶品,备此禋燎,祗祀于上帝,奉?皇帝配帝侑神,尚享。”

        说完,程淮也站起身,有太监恭敬端了一碗水来。

        程淮也接过便倒进了紫金鼎中。

        他看向柴堆旁堆满的牛羊肉,有太监立马递了个火把给他。

        ------题外话------

        一卡一卡亮晶晶……卡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