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56章 他不是个好人

第56章 他不是个好人

        程清秋连忙道:“不是孟皇后。”

        闻灯也看了过来:“表哥又娶了一个?”

        程清秋觉得解释不清,拉着他俩就往包厢跑:“你俩来看看就知道了。”

        “哎呦,姑奶奶,你慢些!”

        祝时月感觉自己的衣裳都要被她扯下来了,程清秋一把推开包厢门,冲着两人道:“看吧,她在这儿。”

        两人一看,里面空无一人,属实看了个寂寞。

        祝时月无语道:“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程清秋这才发现,本应该在房里的许安安不见了!

        她急忙走了进去,然后就着支开的窗子往下看,一眼就看见坐在一堆人中悠闲喝着小酒的许安安。

        她黑着脸转过身:“你俩在这儿等我。”

        许安安没等到暮词登台,先等到了程清秋。

        “哥!”

        许安安一时没反应过来,知道程清秋一把拍她肩膀上,她低着头咬牙道:“哥!你咋跑这儿来了,咱们去楼上看吧!”

        她这才反应过来,还有程清秋。

        于是她站起身,做桌子对面的孟时渊自始至终都没有转过头看她这边的动静,离开人群包围圈以后程清秋才轻舒一口气。

        她回头看了看温润的孟时渊,然后回过头问许安安:“皇嫂,你怎么和他坐一块去了?”

        许安安的花生米吃完了,她把那壶酒拎在手中,闻言有些不解:“没位置了,他来跟我拼桌呢。”

        程清秋嘴巴张张合合,最后劝诫一句:“反正你离他远些,他不是个好人!”

        许安安挑眉,按照血缘来算,程清秋跟孟时渊属于表亲,不过京中人对他的评价很好,她看着程清秋微皱的小脸,好笑道:“怎么说?”

        程清秋想了想,才慢吞吞道:“小的时候,我去平乐姑母的府中,那时姑母府中有一只特别漂亮的白猫,我看着眼馋,孟时渊就好心的去抓猫给我,然后他自己一不小心被猫抓伤了,他笑着说没事,我当时挺感动的,觉得这表兄待人多好。”

        “没过多久,我再次去看猫的时候,我发现那猫不知道为何死了,死得极惨,四肢被剁成肉泥,白色的毛发红得像血水里捞出来似的。”

        “当时我难过极了,他也很伤心,他拿锦帕给我擦眼泪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指缝有一点点红……”

        许安安一听乐了出来:“所以你觉得那猫是旬郡王杀的?”

        程清秋脸一红,梗着脖子道:“谁知道,万一是他弄死的呢,这不是太残忍了,小猫咪挠一下,他就这么记仇,那我们不知轻重的惹了他是不是要被分尸?”

        她只要一想到这种结果,就觉得可怕,从那时起她再也没去过平乐长公主府,她那长姑母并不好相处,整个人都是阴沉沉,从来不会笑一样,就连那府里都给她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许安安立马宽慰她:“放心,就算要分你尸也得有机会不是,你从小身边就有隐卫看护,只要不落单,估计是没人伤害你的。”

        程清秋:“……”

        她不仅没放心,反而更害怕了。

        许安安这话弄得她都不敢再一个人偷跑出宫了。

        她郁闷的带着许安安回了包厢,然后很快把门关上。

        他们的身影落在对面走廊上的人眼里。

        “淮也,怎么了?”

        程淮也穿着便装,问他的是谢长安,程淮也凝眉看着被程清秋关上的门,刚才那恍惚一眼,他好像看见许安安了。

        “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两人有些熟悉?”

        谢长安看了一眼紧闭的门,眸光微闪:“许是你看错了,我们进去吧。”

        程淮也此次出来纯属散心,被那群老臣烦得不行,两人这间包厢比许安安那边更大,桌上有一壶酒,谢长安斟了一杯,抬眸问程淮也:“要不要来一口?”

        程淮也看着酒水敬而远之:“不喝。”

        谢长安无奈叹气,程淮也哪儿都好,就是不胜酒力,半口都会醉倒的体质,在他的宴会上他从来都不喝酒,都是喝茶。

        他皱着眉看着一楼喧闹的场景:“这儿很出名吗?”

        谢长安淡饮一口:“你妹妹挺喜欢这儿的,她喜欢那个戏子。”

        程淮也立马黑眸一凝。

        谢长安慢吞吞又接了一句:“的声音。”

        “……”

        程淮也侧头看了出去:“喜欢关进宫里就好了,何必一年都要往外面跑就为了听声音?”

        谢长安淡淡摇头:“也许,是为了自由呢。”

        程淮也不理解,宫中哪里都不会亏待她,还可以保护她的安全,外面的女人挤破头都想进来,她偏偏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就喜欢往外面跑。

        要是程清秋像许安安就好了,给个地就安安稳稳的待着,半点不挪,这样的性子会让人少操心许多。

        两人皆没有说话,随着一声锣鼓声落,暮词登场了。

        另外一边,祝时月还有闻灯这才见到程清秋嘴中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皇嫂”。

        竟然是许安安!

        祝时月悄悄拉了一下程清秋,看着许安安颇闲散的侧脸,小声问道:“你怎么管谁都叫皇嫂,孟皇后才是你名义上的皇嫂。”

        程清秋不高兴对的皱眉:“谁对我好谁就是我皇嫂,再说了,我皇兄又不喜欢姓孟的,我就喜欢许安安,她就是我的皇嫂!”

        尼玛,还能这样?

        祝时月无言以对,又觉得程清秋说得对,为啥不选对她好的,他被程清秋说服了。

        闻灯则心不在焉的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是不是看向大厅。

        祝时月走到他身旁问道:“你找什么呢?”

        闻灯失落的收回视线:“闻络。”

        祝时月吃惊:“你还把你姐叫出来了?她肯出门吗?”

        闻灯手猛的捏紧玉佩:“她没有来。”

        程清秋对他们的话毫不在意,她指着登台的人,兴奋的对许安安道:“皇嫂,你看,那个就是我的宝贝暮词。”

        许安安放下酒杯,这梨花白喝多了确实有些头晕,不过在她可接受范围之内,她抬眸看去,本以为暮词得是多么惊艳的一个人,没想到面容很普通。

        只是看上去很干净,五官并不出众,丢人群都找不到的那种。

        她看向程清秋,问道:“所以,你喜欢他什么?”

        ------题外话------

        说点题外话,网站作家的新福利出了,怎么说呢,珍惜还留下来更新的作者吧,不论是我还是谁,留下来写真的需要勇气,可能纯纯为爱发电了。

        也不要吝啬你们手里的票,无论是评价票,推荐票还是月票,这对每一位作者都很重要,打赏和订阅就不用说了。

        我好久没有求票了,因为我知道一直发会影响你们阅读,这次就顺带提一下。

        你们可以评论找我聊天,我都会回,积极营业,和书无关的也可以,八卦情感问题欢迎来跟慕宝诉说,你的贴心小棉袄上线!

        最后万分感谢一直不离不弃的宝贝们,你们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