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54章 刨洞

第54章 刨洞

        “小声点,在宫中你帮我看着点,有人来就说我生病了不见客。”

        茯苓急得挠头:“那万一皇上来了怎么办?”

        许安安穿着从茯苓那儿找到的一身新的衣裳,这比繁琐的宫装轻盈多了:“你看他这两日有来过一次?再说了明日便是求雨祭祀,他没空管我。”

        以往不说一天两次,一天来一次或者跟她见一面是有的,许安安这两天没看见他的影子,估计是真的去忙了。

        许安安兴冲冲的出门,最后回过头,眼眸微弯问道:“连翘呢?”

        茯苓心如死灰的回道:“她娘好像生病了,她告假回侯府了,要奴婢来跟您说一声。”

        许安安挑眉,回侯府了?

        给她们出行的令牌都是由她们自己保管,想出去了来跟她报备一声即可。

        她现在是连说都不说一声了。

        许安安无所谓的一笑:“好茯苓,宫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交代完以后,她很爽快的就走了。

        茯苓除了看见她的背影担忧,别无他法,顺便心中祈求自家娘娘千万别被人看见了。

        梧桐林

        程清秋穿着小太监的衣裳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

        许安安轻声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把她吓得一激灵,见是许安安才放松下来:“皇嫂,我们如何出去啊?”

        许安安再次摸出符纸,上面画着紊乱的红线,她朝着符纸轻吹一口气,符纸就像有自己意识一样,飘浮在空中,朝着前方慢悠悠的而去。

        “跟着它就行了,这是探息符,能避开宫中耳目,带我们从最安全且不会被发现的地方出去,走吧。”

        程清秋立马跟上,见许安安神色悠闲,她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她现在特别后悔,怎么以前没有早一点抱上许安安的大腿,她何苦跑一次被抓一次。

        如果现在问她,在前些时候她不是还讨厌许安安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她现在可以负责任的明确告诉你,没有的事,都是造谣,她从未讨厌过许安安!

        如果许安安真的绿了她皇兄,那肯定也是她皇兄的问题,希望他能及时反省,找出原因,并改正自己的错误。

        接下来的一路,这探息符总能避开宫中守卫带她们走到无人的宫道上,就这么一路晃悠,程清秋看见了最后一道宫墙,她激动的拉着许安安的手:“皇嫂,从这儿出去就是宫外了。”

        她仰着看着宫墙,这么高怎么出去?

        探息符停到这儿的时候化为了灰烬随风飘去了宫外。

        许安安围着宫墙看了一圈,很好,修得非常坚固,一丝缝隙也没留,总不能再让她翻墙吧,先不说目标大不大,就说她也不一定能带动程清秋一起,所以她想得头秃了。

        她晦暗莫深的表情落在程清秋眼里就是专业,她寻思着许安安有没有那种踩着就能把她们带出去的符纸,像话本里的神仙一样,用法术飞来飞去。

        这般想着,她走到许安安的身侧小声问道:“皇嫂,你有没有那种能带人飞出去的符纸,要不你施个法吧,把这个墙凿个洞出来。”

        许安安:“???”

        她哪来的法术,她凡人一个,又不是大罗神仙,要做一张程清秋口中的这种符,她得废一罐子精血。

        这在手上剌个口子得多疼啊,再说了她的血很珍贵的,她一滴都舍不得用!

        她又绕去了另外一侧:“别急,能出去的。”

        然后眼尖的看见被一从青草遮挡的地方,她扒拉开一看,是个小洞,狗爬可以,人爬费劲。

        她招呼了程清秋一声:“拿棍子来,我们把洞挖大一点,从这儿爬出去。”

        程清秋:“……”

        最后,两人合力挖了个洞出来,程清秋先爬了出去,好在两人都够瘦,再胖一点这个洞都不够人钻的。

        出去以后,许安安贴了一张符在上面,程清秋不解:“你这是做什么?”

        “障眼法,有这张符在,路人看见这墙便是完好的,以后想出来不就方便了许多,不信你再看看。”

        程清秋定睛一看,果然没了挖动的痕迹,跟新的一样,她激动得小脸通红:“皇嫂,这招高啊,走了走了,我带你去认识我那群狐朋狗……啊呸,我的好朋友们。”

        出来以后的路不需要许安安指引,程清秋一个人便摸得明明白白,她先带许安安来到一处祁京最繁闹街道的一家成衣铺,再出来的时候便是两个翩翩少年郎。

        许安安长得明媚,做女子装扮是仙姿玉貌,做了男子打扮眉眼间皆是风流,五官雌雄莫辨。

        程清秋把手中折扇打开,即兴的摇了两下:“走走走,我们先去云桑间。”

        许安安恋恋不舍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靖水楼,刚刚刨洞有些累了,她摸着肚子:“长……哦,不对,清秋,咱俩先去吃上一顿再去那什么云桑间吧,吃饱了才有精力看戏。”

        程清秋同样看着三层高的靖水楼,沉默片刻,赞同道:“也行。”

        她出来时带足了银子,够她在祁京挥霍半个月足矣。

        两人脚步轻快的走了进去,在对面的酒楼里,临坐着一位男子,他看着穿着月白锦袍,马尾高束的背影沉思。

        想着,他侧过头问一侧的小厮:“肥肠,你看刚才那背影熟悉吗?”

        名唤肥肠的瘦弱小厮脸皮颤动几分:“王爷,小的没看见。”

        在这儿坐着的正是平阳王程子萧,他又朝嘴中灌了一杯酒,才把杯子重重的放桌子上。

        背影的事他很快抛之脑后,他站起身,颇气愤:“走,我们去云桑间!”

        肥肠慌忙拦住程子萧:“王爷三思啊,这万一被王妃找来了,您跟她又要吵架,咱们还是回去吧。”

        “本王回她奶奶个腿,她不是想管本王吗?让她来云桑间,本王看她能不能舍下脸皮进来。”

        “本王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听取了母后的话娶了这么个女人进府里!”

        肥肠没忍住抽了抽嘴角,就以许凝玉的脾气青楼她敢进去,还怕云桑间一座小小的戏楼吗。

        但看程子萧走得决绝的背影,肥肠无奈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