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38章 你跑凄禾宫里做什么?

第38章 你跑凄禾宫里做什么?

        “娘娘,您去哪?”

        许安安跑出来正好跟茯苓撞在了一起。

        茯苓扶着门框,被撞得头脑有些晕眩,她家娘娘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刚才要不是她紧拉着门框,她感觉自己要被撞飞出去。

        “你不要跟来,帮我守住这儿,有人找便说我歇下了。”

        “诶,您晚膳还吃吗?”

        回答茯苓的是许安安消失在雨幕的背影。

        茯苓急得直在原地打转,这还下着雨呢,她家娘娘要去哪儿?

        她想追出去,又想起许安安的交代,只能又退回门口守着,她忧心的看着变黑的天色。

        在紫薇殿的外面有一片梧桐林,深秋叶子金黄,混杂着细雨洒落一地,许安安脸色难看,不过一小会儿,禾清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她在用心中用传音符呼唤禾清,可他那边如同石沉大海般了无音讯。

        雨停了,周围点上了灯笼,这个点的宫人大多都去用晚膳了,所以许安安出来并未遇见什么人。

        她拿出符纸,手轻轻一捏,符纸瞬间化为星星点点金黄的光。

        她乾坤袋里还有禾清的味道,金黄星点很有灵性的进了乾坤袋里绕了一圈,辨别了一下方向,瞬间往宫道飞去。

        许安安很快跟上,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追踪符也轴得很,跟那个破系统一个样,只知道抄近道。

        此时它正在高高的宫墙上等许安安上来,许安安无言片刻,见这条路上没什么人,她提气借力蹬着墙面一跃而上。

        许安安站在宫墙之上,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腿,爬墙对她来说很简单,但这么高的也不轻松,只是她现在才感觉自己浑身轻盈,要不是她不会什么轻功,都要怀疑原身是不是会什么绝世武功了。

        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金黄星光往前面飞去,许安安身姿轻盈的从高墙之上跳下来。

        她的一举一动,皆落在不远树上的二人眼里。

        木青揉了揉眼睛,看着逐渐跑远的身影:“尘哥,刚刚那个是不是明妃娘娘?”

        木尘皱着眉,脸色凝重:“看那紫色的衣裳应该是。”

        木青目瞪口呆:“大晚上的,她不在宫殿呆着,怎么追着萤火虫跑?”

        木尘没有说话,木青手里抛动着石子:“她怎么还爬上瘾了,上次从冷宫爬出来,这次从紫薇殿,要不要我把她打下来?”

        木尘默默看了一眼他的石子:“不用了,上次就因为你那颗石子让她从墙上摔下来砸晕了主子。”

        说起这事,木青有些无辜的摸着鼻子:“这我哪知道主子就在那墙根下站着,对了,我们要跟上去看看吗?”

        木尘眼眸微眯,轻轻的摇摇头:“这件事跟主子说一下吧,明妃娘娘恐怕没表面简单,她会武。”

        就她上墙的姿势,这么高的宫墙,她轻松几下就跃过,武功肯定不低,只是藏了一年,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木青摩拳擦掌:“尘哥,你去找主子,我跟上她。”

        木尘没有意见,木青几个跳跃就朝着许安安那个方向而去。

        …………

        连翻三道宫墙,追踪符直接在空中消散。

        许安安从墙头跳下,她拍了拍裙摆,抬头一眼就看见那口荒井,这熟悉的景色……

        这不就是她刚穿来的时候被压来的冷宫吗?

        此时冷宫荒凉,天色暗沉,但这不妨碍她夜里视物。

        “呜呜呜,安安,救我。”

        禾清的声音从后面宫殿里传来,许安安几步就推开殿门,里面阴气阵阵,血雾缭绕。

        很好,她还没亲自去找她,这厉鬼还自己送上门来了。

        “檀妤,檀妤,哈哈哈,你命真大啊,现在还未死。”

        厉鬼仰天笑着,阴风在大殿中形成了一个漩涡,她一手捏着禾清的脑袋,只需要轻轻用力,禾清的立马能被她捏得魂飞魄散。

        许安安神色平静,从乾坤袋里拿出符纸,她目光看着厉鬼:“趁我现在还好说话,放了禾清,把你送给黑白无常的时候,没准还能从轻发落。”

        厉鬼笑够了,才看向许安安,她害人无数,抓去给黑白无常她也没有活路,像她这种恶鬼,在地狱里是要受魂飞魄散之刑的,且再无轮回。

        她已经不能回头了。

        厉鬼脸上一阵变换扭曲,最后露出一张年轻姑娘的面庞,她笑得阴森:“檀妤……”

        许安安没忍住揉了揉耳朵:“你喊的是我娘的名字,她已经去世了,所以你也没必要再揪住过往的仇恨念念不忘了。”

        厉鬼一愣,神色有些呆滞:“死了?”

        同样呆愣的还有禾清,尤其在看见厉鬼真容的时候,他眼眸里简直就是不可置信。

        “皇姑姑?!”

        厉鬼这才看向自己抓住的小鬼头,虽然面容被毁,但依稀还能看见几分从前的影子:“小清?”

        禾清简直不敢相信,他还能见到他已经死了十五年的皇姑姑,难怪他觉得气息熟悉。

        合着还都是认识的?

        她刚想放下符纸,就见厉鬼脸色再次扭曲:“小清,帮姑姑最后一次吧。”

        她手上用力一掐就要吸食禾清的魂体增加自己的修为,许安安手中符纸迅速打了出去,然而比她符纸更快的是一道人影。

        她不顾自身被阴气噬体用力抱着禾清。

        “清儿,娘的清儿。”

        厉鬼分神,许安安的符纸打在她的身上,但这符纸始终低级了一些,只把她打退几步,禾清被德太妃抱着滚在了地上。

        许安安直接掏出了那根粗绳子,厉鬼见状,化为一道雾气迅速从缝隙离去。

        许安安立马背着绳子追了上去,刚打开门就跟一道人影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撞得她的鼻子一阵酸痛,然后被他惯性一把抱住。

        许安安身子一僵,这熟悉的冷梅香味……

        果然下一秒程淮也冷漠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这么晚了,你跑凄禾宫里做什么?”

        许安安在他怀里抬起头,小手捂着鼻子,眼里是浅浅一层,不受控制溢出来的生理盐水。

        她眼眶微红,呐呐道:“皇上,如果妾身说妾身是意外走到凄禾宫这儿散步……您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