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36章 我想看他一眼

第36章 我想看他一眼

        禾清一脸崇拜的看着许安安:“哇,安安,你怎么知道是她的?”

        许安安闲闲道:“我不知道啊,瞎猜的。”

        “……”

        他特么还以为许安安这都能算出来,毕竟她一身玄术高深莫测的,尤其在他们这群鬼的面前,许安安就是那种本领极强的大师。

        他魂体飘到了许安安旁边,见她平躺着真的要睡觉了,于是叹了一口气:“其实你跟我二哥的对话,我在乾坤袋里都听得见。”

        许安安迷糊的睁开眼睛看向他:“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禾清惆怅忧郁四十五度望天:“安安,我想看他一眼现在的样子,现在的二哥变了好多,以前他不是这样的。”

        许安安瞬间来了兴趣,竖起一双八卦的耳朵:“来说说,他以前是什么样的?跟现在区别有多大?”

        禾清托腮,思绪飘远:“以前的二哥根本就不像你说的这样不会笑,他小时候心地可善良了,虽贵为太子但他从不娇纵肆意,非常的听话且学识又好。”

        许安安好奇的眨着眼睛:“那他现在怎么变得跟块冰一样?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禾清叹了一口气:“我二哥七岁那年,他母后死了,从此以后他的性子变得非常阴郁,每天独来独往,也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了。”

        原来有童年创伤啊。

        “他母后怎么死的?”

        禾清眼里划过一丝迷茫,在模糊的记忆里终于找了出来:“好像是生清秋妹妹的时候难产死的。”

        所以程淮也其实跟她一样,小的时候亲娘死了,且亲爹还漠不关心,听说先帝在位的时候一度想废程淮也的太子之位转而立三王爷为太子。

        也难怪现在程子萧还不甘心的想搞事情,毕竟以前他独得先帝宠爱,离皇位只差一个名正言顺,眼瞅着要成功了,突然出现一只拦路虎,破了他的幻想。

        所以才会这么牧牧不倦的想毒害了程淮也登基。

        可这件事哪有这么容易,许安安也不知道程子萧哪里来的自信,就觉得夺位这件事一定能成,而且程淮也不可能不知道程子萧的野心,也任由他这么嚣张的蹦跶。

        许安安想得脑瓜子嗡嗡的,反正她是不会踩进这滩浑水的,程淮也她不会去害,至于许康文说的那个她要救的人,她迟早查出来。

        想把她当棋,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轰隆隆

        外面惊雷响起,紧接着就下起了大雨,紫薇殿里燃着安神的沉香。

        禾清跳下软榻,跑去了窗边,微微打开一些窗子就有冷风吹了进来,他看着如珍珠大的雨点滴落在屋檐上。

        “安安,你的两个婢女还没有回来。”

        许安安老神在在:“不用管,跑不远的。”

        “叩叩。”

        有人轻叩殿门。

        小全子的声音很快响起,他语气带了几分迟疑:“娘娘,趣儿回来了。”

        趣儿?

        除了身边的几个,许安安并不熟悉殿中其他的宫女。

        见里面没声,小全子继续道:“是连翘姑娘遣去给胡才人送叫花鸡的三等小宫女,她似乎……有话想对您说。”

        许安安了然,开口道:“让她进来。”

        小全子这才把半掩的门推开一条缝,放了趣儿进来。

        许安安目光在身上打量一圈,穿着绿色的宫女服,年岁看着不大,十四五岁的样子,头发跟身上都是湿淋淋的,神色有些怯弱,最明显的就是,她不算出彩的脸上有一个很深很重的巴掌印。

        趣儿双腿一软,就跪在许安安的面前,她整个人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害怕。

        要不是顾及这是在许安安面前,她早就哭出声了,她们这群三等宫女,平常也就是打扫卫生,端茶倒水的,很难能到许安安跟前露面。

        她这是第一次离许安安这么近,果真美得不可方物,让人见之心神都忍不住荡漾。

        但是,她把连翘姑娘交代的任务搞砸了。

        这般想着,她的泪水还是没忍住流了出来,她朝着许安安磕头,眼泪滴落在光滑无尘的地板上。

        “还请娘娘责罚,奴婢,奴婢把送叫花鸡的事情搞砸了。”

        许安安垂眸看着她轻颤的肩:“抬起头来。”

        趣儿这才抬起头,眼眸通红,神色很害怕。

        许安安淡淡挑眉道:“叫花鸡没送到?”

        趣儿咬着唇,点头:“没……是奴婢没用,没保护好叫花鸡。”

        “怎么回事?”

        趣儿低着头,慢慢道:“奴婢一开始在殿外扫梧桐落叶,连翘姑娘把叫花鸡塞奴婢手中,让奴婢送去玉芙宫,本以为是最简单的差事,没想到奴婢刚到那座桥就看见苏良媛的宫女似云和柔菊姑娘起了争执,奴婢本想降低自己的存在过去,没想到她们二人瞧见我了,似云直接走了,柔菊走过来抢了奴婢的叫花鸡。”

        “奴婢不给,她就打了奴婢一巴掌,把叫花鸡丢进了水里,然后奴婢就回来了。”

        苏良媛的宫女和岑星洛的宫女?

        许安安对苏良媛印象不深,她比胡才人还没有存在感,她只记得是一个看上去很文静的女子,与胡才人同住在玉芙宫中的其中一个小殿。

        而岑星洛的棠梨殿跟玉芙宫虽然一东一西但都要经过那座桥。

        许安安继续问道:“你有没有说,这是本宫要你送去玉芙宫的?”

        趣儿小心的点头:“奴婢说了,她一样丢了。”

        许安安颔首:“行了,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趣儿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眸:“娘娘您不罚奴婢吗?”

        许安安好笑的看她一眼:“罚什么,因为这事你还被打了一巴掌,等会儿自个去茯苓那儿领一支药膏擦下被打的地方,明天应该就不痛了。”

        趣儿出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小全子见状担忧的上前小声问道:“可是娘娘罚你了?”

        趣儿看向他,摇头:“没有,娘娘是宫中最好的人。”

        在这吃人不吐骨头,人命如草芥的深宫里,他们的命本就不值钱,她在宫中呆了三年,也唯有明妃娘娘会关心她被打后脸痛不痛,趣儿心里多了一丝温暖。

        在趣儿走后,禾清才从窗户边过来,他摇着脑袋:“安安,你在宫中是不是没什么地位啊,别的宫的宫女都敢来欺负你宫殿的人。”

        许安安浑然不在意:“也许吧……”

        说着,她目光看向半掩的门,笑道:“连翘回来了。”

        ------题外话------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