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28章 许家人都得死

第28章 许家人都得死

        “想得倒是挺美。”

        突来的一声,吓得许安安一激灵,她连忙转身:“皇上,您怎么来了。”

        程淮也面无表情:“朕不来可听不见你刚才那番精彩的言辞。”

        茯苓被吓得冷汗都出来了,心里为许安安捏一把汗。

        谁知,许安安没啥反应,笑得眉眼弯弯:“您来得正好,等会儿就可以尝到胡妹妹做的老鸭汤了,她厨艺可好了。”

        程淮也盯着她灿烂的笑脸,许安安真是他见过最爱笑的姑娘,也不知道哭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他移开目光,对她们小厨房不感兴趣:“不吃卤猪蹄了?”

        “什么?”

        许安安有些懵,怎么扯到猪蹄子了?

        程淮也轻抿唇,不自在的别过目光:“没什么。”

        他转过身,就去了殿内。

        许安安拉了茯苓一把:“他怎么知道我也想吃卤猪蹄子?”

        茯苓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或许,陛下英明吧。”

        许安安欣慰:“跟皇上当了这么久的饭友,他果然懂我。”

        说着,她提着裙摆就跟着进了殿内。

        她坐在程淮也的下首:“皇上,妾身有件事想跟您说。”

        “何事?”

        “就是妾身祖母生病了,妾身想在你这儿求个恩典回一趟镇远侯府,您看行吗?”

        程淮也喝茶的动作一顿。

        他黑眸看向她,里面干净得没有任何杂质,偏偏给人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许安安再仔细看时,程淮也低头轻喝一口茶,他声线低冷:“当然可以。”

        说着,他从腰间掏了一块令牌给她:“拿着这个,宫门的护卫就会放你出去。”

        许安安伸手接过,令牌是玄金色,上面刻着一个程字,入手温凉,不重很轻巧,她挂在腰间,冲程淮也一笑:“谢谢皇上。”

        程淮也把杯盏放下,语气没有起伏:“门禁之前回来。”

        “好。”

        胡才人做好菊花老鸭汤的时候才发现程淮也也来了,她手一抖差点连锅带碗一起砸了。

        她稳住心神,然后把整锅汤都放桌子上,才恭敬的朝着程淮也行礼:“皇上万安。”

        “嗯。”

        胡才人这才退去了一旁。

        她心里有些苦恼。

        这狗皇帝怎么来了,这菊花老鸭汤全是做给许安安吃的!可没他的那份!

        但她只敢在心中逼逼赖赖,表面贤良方正。

        菊花老鸭汤味浓鲜香,许安安看得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她舔舔唇,然后就去拉站在一侧的胡才人:“胡妹妹来坐着一起吃,这可是你辛辛苦苦做的。”

        胡才人差点被吓死,跟程淮也同桌?她才不要!

        于是一直摇头:“不,不必了,妾现在就回去了,你跟皇上吃吧,妾告退。”

        “诶!”

        胡才人行礼,程淮也微微颔首,她急急忙忙就离开了紫薇殿。

        她有些纳闷,这后宫的女人,不是一个二个都期盼着见程淮也吗?怎么唯有胡才人跟她一样避着他而行?

        许安安一时看不透,她是从小透明突然就成了程淮也的饭友,这人只找她吃饭,别的什么也不做。

        真的是奇奇怪怪,这宫里就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

        程淮也用了午膳以后就去了养心殿。

        “木尘。”

        “属下在。”

        “要你查的事情如何了?许安安十岁那年走丢去了哪里?”

        木尘直起身:“时间有些久远,属下并未查到全部,只查到明妃娘娘确实被拐,好像被拐子带去了道观,但一年后却是安王殿下送明妃娘娘回京的。”

        程淮也黑眸深邃:“程肆?”

        木尘点头:“表面上是侯府派人寻回,实则是安王殿下送明妃娘娘回的家。”

        程淮也沉默片刻,才继续道:“镇远侯府最近有何异动?”

        “无。”

        “明天跟着许安安,朕要知道她与许康文的一举一动。”

        “是。”

        木尘退了出去,余公公走进:“皇上,谢祭酒求见。”

        程淮也坐去书桌后面:“宣他进来。”

        谢长安穿着简单的青衫,发端用同色束带系发。

        走动之间诗书画卷之意浓郁,像一朵遗世独立于空谷的幽兰,气质清灵淡雅。

        “微臣见过皇上。”

        程淮也抬头:“不必多礼。”

        他颔首:“自己找位置坐。”

        谢长安环视一圈,才踱步走到了离程淮也几步远的位置坐下。

        他自斟一杯茶:“你决定了吗?不顾那群老臣的反对开坛求雨。”

        程淮也起身坐去他的身旁,淡声道:“不然呢?反正幽州情况已经这么糟糕了,再差又能到哪里去?”

        谢长安抬眸,他的眼眸带着淡淡的琥珀色,透亮得出尘,他轻笑一声:“若是无雨,你可得背负千古骂名了,甚至被世人骂为昏君也毫不在意?”

        程淮也冷嗤:“朕登基那年不就顶着千万骂名过来的,最后天下依旧是朕的天下,你看他们又敢如何?”

        谢长安低头喝了一口茶,对程淮也的话不置可否。

        因为当年敢反对他的人都死绝了。

        他用血腥又残暴的手段堵住了悠悠众口。

        程淮也表面看似冷漠,可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就是个不择手段的疯子。

        谢长安嘴含浅笑:“你既然如此信她,这件事臣便为你办妥,还希望她真的能一语成谶,帮你平了这幽州之乱。”

        程淮也淡淡道:“朕信她。”

        那日的花海以及沈思思的起死回生,就这两点就足够他信她了。

        谢长安有些讶异,皇家之人都重疑虑,更何况还是程淮也这种生性冷漠的人,他能信任一个人还挺不容易的。“

        只是,该提醒的他还是得提醒:“她是许康文的女儿,切莫与之深交,当年之事……算了,你还是自己多注意些为好。”

        闻言,程淮也黑眸泛起一丝戾气,他很快垂眸遮掩:“朕不会忘的,许家人都得死。”

        谢长安站起身,拱手:“如此,微臣就先告退了,开坛祭祀比较繁琐得提前去做。”

        程淮也淡声:“去吧。”

        “对了……”

        谢长安脚步一顿,静等他下文。

        程淮也继续道:“近日清秋在国子监学得如何?”

        ------题外话------

        前期男主是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