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25章 皇上,你好暖和啊。

第25章 皇上,你好暖和啊。

        一团血色雾气凝聚成形,一道女子身形显露出来,她一身红衣,上面是化不开的怨气,使得她整张脸都面目全非。

        许安安脸色依旧闲散,她轻笑一声:“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只害人无数,急于求成的厉鬼。”

        红衣厉鬼这才看清在下面的是一个小姑娘,这气息……

        “你是檀妤?”

        许安安颠棍子的手一顿,檀妤是谁?

        “哈哈哈,老天还是待我不薄,让我死后还能遇见檀妤。”说完,她止住笑声,神色扭曲:“我杀了你!”

        她猛的俯冲下来,许安安用木棍挡住她尖利的利爪。

        许安安脸上噙着冷笑:“我啊,平生最恨滥杀无辜的人,生前怨生前毕,你想报仇就算夺舍了别人的身子,也成不了事。”

        “不会的,我修炼至今就等今日,你偏偏还要来坏我的事,檀妤,你还想护着许康文!”

        突然出现了自家渣爹的名字,许安安一个愣神,厉鬼眸光闪过狠厉的光,一掌就拍在许安安的肩头。

        许安安吃痛回神,一棍子打在她的身上,厉鬼痛苦扭曲又散成一团血雾。

        “啊啊啊,你竟然把我本体又打散,我要一口一口的吃了你,增长修为。”

        空间一阵扭曲,厉鬼察觉到危险,立马夺窗而逃,许安安立马把棍子甩了出去,打在血雾背后,烙下了一个印记。

        玉芙宫变得阴冷,虚空中走出来两个手拿脚镣手铐的人影,一黑一白。

        许安安抬头看去,神色微凝:“黑白大人。”

        黑白无常神色有些讶异,黑无常道:“许久未见,小许大人,原来你来了这儿。”

        白无常走到沈思思的床边:“哟,这儿还有个小鬼躲着呢。”

        他伸手把禾清拎了出来,禾清被吓得眼泪鼻涕糊了满脸:“安安救我。”

        黑无常撇了一眼:“这小鬼还是尽快投胎的好,再拖下去,魂魄都要消耗殆尽了。”

        禾清的鬼体逐渐开始透明,许安安看得见,她走上前,从白无常手里拎回禾清:“我会送他投胎的。”

        禾清得了自由,立马躲去了许安安身后,紧紧的贴着她。

        黑无常也走近,他看向床畔:“我们是来接她的。”

        白无常用镣铐准备去锁魂,被许安安阻止了:“她生气未了,阳寿未尽,不该死去。”

        “黑白大人莫要搞错了,再说沈思思生前被厉鬼所害,你们不去抓那个厉鬼,找她魂魄充数做什么?”

        黑无常抬手,一本册子浮现,沈思思那本死气沉沉的名字又亮了起来。

        来时他并未注意,看来是被许安安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浮在空中的册子不见,黑无常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带走她了,但本座还有事想请小许大人帮忙。”

        “何事?”

        “帮忙捉拿那只厉鬼,我等带回地狱镇压,此鬼害了不少人,吸食生气提升了最低百年修为,有些棘手,这件事还得小许大人去做。”

        许安安摇头,且理直气壮:“不做!”

        “累死累活的抓她,没任何好处,我才不做。”

        黑无常沉默片刻,才道:“要不这样吧,事成之后,我送个东西给你。”

        许安安一听就来了兴趣:“什么东西?”

        “到时你就知道了。”

        说完,两人再次消失,阴冷的气息消散,沈思思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

        许安安把符纸一撕,符纸瞬间化为灰烬消散,她伸手抚向自己被打得很疼的肩。

        体内一阵阴冷。

        该死的厉鬼把阴气打她体内了,虽然伤不了她,但还是让她身体一阵冷一阵热的难受。

        她走了出去,外面的人都还在,她看向太医:“进去看看吧。”

        太医领命,走到沈思思床畔,发现她呼吸又顺畅起来,全然没了将死的模样。

        几位太医面面相觑,明妃娘娘莫不是神医?

        许安安脸色有些白,程淮也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异样,他走上前询问:“如何?”

        “救回来了,妾身想回寝宫休息。”

        程淮也颔首,许安安才走一步,脑袋就一阵晕眩,一头扎进了程淮也的怀里。

        程淮也:“……”

        众妃嫔:“(⊙o⊙)”

        许安安声音欲哭无泪:“皇上,您能扶妾身一把吗?妾身现在眼前都是星星。”

        “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第六次任务,亲自抱许安安回寝宫,成功加两分,缚仙索一条,任务倒计时两小时以内。”

        许安安说完,见程淮也并没有扶她的打算,她还是忍着晕自己站直吧。

        她还没动作,整个人就一阵天旋地转,再回神的时候她已经被程淮也公主抱了。

        有比这个更惊悚的事吗?程淮也抱她了!

        程淮也抱着就走,余若溪脸色白了许多往前追了两步:“皇上!”

        留给她的是一个冷漠的背影,余若溪手捧着心轻微的咳了起来。

        岑星洛低嘲一声:“活该。”

        随即眼里划过淬毒的光,等她姑母回来,她必定要让许安安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许安安在程淮也怀里想下来,她没聋,听见了余若溪的唤声。

        造孽啊,给人整误会了可不好。

        程淮也走到桥边,他冷着声:“你再动一下朕就把你丢下去。”

        许安安看了看冰冷的池水,不仅没再动,还自觉的伸手环住程淮也。

        万一这狗男人真把她扔下去怎么办?

        程淮也身子微僵,她小声嘟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妾身保证不动了,你别丢下我。”

        程淮也淡淡的哼了一声,许安安苦恼道:“可是皇上,刚刚溪贵妃叫你了,你又惹生气了,可不是说两句情诗就能蒙混过去了。”

        情诗明明就是说给她听的,跟余若溪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程淮也不准备解释,属实是没什么好说的,他自个儿也尴尬。

        许安安环着程淮也的手紧了一些,她脑袋贴在他的心口,脑子里一片浆糊。

        这具身子还是弱了一些,她现代的身子从小就是练着武的,百鬼不侵。

        这才打进一道阴气,她整个人就跟喝飘了一样。

        她的小手摸上程淮也温热的后脖颈,闭着眼睛喟叹一声:“皇上,你好暖和啊。”

        ------题外话------

        求票,收藏,五星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