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23章 沈昭仪跳池自尽了

第23章 沈昭仪跳池自尽了

        果然宫中传言庆宜长公主程清秋爱好游乐于宫外,隔三差五就要跑出宫外玩上几天再偷偷回来。

        所以被皇上发现以后,明令禁止不准她再出宫,这是她被关宫中的第一个月。

        扮成小太监却被自己发现,胡才人很难不发现啊,哪个太监连胸前都不遮掩一二,再说宫中谁人会这么大胆敢做如此掩饰。

        胡才人自然就猜到了是她,若不是她是程淮也的同胞妹妹,就这罪行早被丢冷宫了。

        程清秋挺急的,她身侧的宫女雾止哭丧着脸:“公主,咱们还是回去吧,要是被皇上发现,到时又禁你的足。”

        提起这事程清秋就来气,她轻哼一声:“今日本宫必须出去!今天暮词登台,本宫必须去云桑间给他捧场才行。”

        “本宫今天必须混出去,雾止你回去吧,本宫一个人好方便行事,本宫就不信真就这么倒霉,一个月了,天天被抓。”

        雾止吓得脸都白了:“公主,不可,若是皇上知道您一个人出了宫,他会怒得杀了奴婢们的,还请公主三思。”

        “你若是还跟着,本宫第一个先杀了你,你先回翠微殿,本宫保证,明日绝对回来,皇兄也不会为难你们的。”

        雾止见劝不动,又迫于程清秋的威压,低着头福身离开了这里。

        程清秋看向胡才人,危险的眯着眼睛:“你就当没看见本宫知道吗?”

        胡才人颔首应道:“诺。”

        随即她的手触摸到荷包,然后把里面的转运符拿了出来,递给程清秋:“这是一枚转运符,妾便送给长公主您,希望能给您带来好运。”

        程清秋伸手接过,一张被折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符纸,中间有条红线。

        程清秋本不想要的,这什么破符真要有这么神奇,不早就万人求取了,还等着胡才人路遇给她?

        但此刻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程清秋把转运符匆匆塞腰带里就走了。

        完事,她还不忘丢下一句狠话:“若是不灵,你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知书冷汗都冒出来了:“小主,您怎可把那转运符赠予长公主,不对……您怎么还真信了明妃娘娘的邪!”

        “万一她就是个神棍,在这儿骗您呢,完了完了,得罪了长公主,明妃娘娘也护不住您了。”

        胡才人倒是淡定:“无碍,我信明妃姐姐。”

        知书:“……”

        也不知道她这迷之自信是从哪儿来的。

        …………

        程清秋行至宫门口,她悄悄躲在一堵墙的拐角,宫门都是重兵把守,除非手持令牌否则根本出不去,要是有一辆车就好了,她可以顺势躲着混出去。

        只是宫里马车难遇……

        她想法才落,一辆给御膳房送菜的马车就从她身旁路过,驾驶马车的小厮恰巧这时肚子痛,他跳下车,左右张望看见了程清秋。

        于是急忙道:“小公公,能否请你帮小的照看一下这辆马车?小的去趟净房就来。”

        程清秋低着脑袋满嘴应道:“自然可以。”

        于是小厮就放心的走了。

        程清秋围着马车研究了一圈,她这运气也太好了吧,瞌睡来了就有人赶着送枕头。

        最后程清秋为了保险,她进马车底盘下面,死死扒拉着横柱。

        小厮再回来时没看见那小公公只有他的马车在原地,他奇怪一阵便再次驾驶马车出宫。

        守卫检查了他的通行令牌,手一挥,马车就顺利出去了。

        车到了外面,走出老远以后又再次停了下来,程清秋趁此爬了出来。

        她觉得此行简直顺畅得诡异。

        于是想起胡才人给她的转运符,她火速拿出来一看,中间那条红线在她眼皮子底下消散。

        程清秋觉得自己花眼了,又揉了揉,发现红线真的没了,本来颜色淡黄的符纸此刻变得黯淡无光。

        她微微张嘴,片刻才吐出一句话:“真乃神人啊。”

        ……

        夜间

        许安安准备歇下之际,荷香来了,禾清坐在她的床畔用手拖着他那歪扭的脑袋。

        荷香身后拖着一条只有许安安才能看见的水痕。

        许安安挑眉问道:“找到凿桥的人了?”

        荷香点点头然后又摇头,她眼神有些空洞:“娘娘……奴婢觉得这事有些不对……”

        “哪儿不对?”

        荷香犹豫片刻,才道:“奴婢发现,或许这不是人为……”

        不是人为,那便只能是邪物。

        普通的鬼灵是没办法做到这种地步的,除非是修了百年以上的怨灵,才有这等本事。

        许安安眯眸,有趣,似乎桥塌陷的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若是真如胡才人所说,她并未得罪任何人,那这背后之人又所为何事?

        见许安安在沉思,荷香继续道:“奴婢刚刚来的时候,看见又有一女子跳进了那池子里,好像动静还挺大,蛮慌乱的。”

        “有没有看清是何人自尽?”

        荷香摇摇头:“活人生气太重,奴婢不敢靠近,只敢远远的看着。”

        荷香话落,紫薇殿外面脚步也是一阵慌乱,荷香害怕的躲去了许安安的身后,目光忍不住忍不住落在许安安露出的白皙脖颈上。

        若说上次她是惧怕许安安身上散发的气息,那这次她又怕又忍不住垂涎。

        她眸中凶光划过,苍白的手瞬间就要去掐着许安安,却被禾清眼疾手快的一脚踢床柱上,他叉着小腰:“想找死吗?”

        荷香神色瞬间清明,她连忙跪在许安安的身前,不住的磕头:“奴婢不是有意的,奴婢,奴婢情不自禁,还望娘娘饶了奴婢这一次。”

        许安安垂眸睨着她,就算没有禾清,单凭荷香这只只修了一年的弱鬼是伤不了她分毫的。

        只是她很奇怪,什么时候鬼都敢来招惹她了,向来只有它们躲着她的份。

        “你想吃我?”

        荷香怕得身子直抖:“奴婢不敢,只是娘娘身上太香了,奴婢情不自禁才垂涎于您。”

        许安安手撑在床畔,之间轻敲于檀木之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什么时候她变成招鬼垂涎的体质了?

        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茯苓便慌慌张张的敲门:“娘娘,不好了,沈昭仪跳池自尽了。”

        ------题外话------

        许安安:我是神棍

        众人:大师求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