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21章 许安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第21章 许安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许安安吃撑了没再坐步辇,而是步行,她想得很美好,等走一阵回去直接躺床上睡觉。

        九月末的御花园景色依旧美好得赏心悦目,茯苓跟在她的身后陪她遛食。

        许安安抬手摸在一朵盛开灿烂的紫菊上,她忍不住舔了舔唇,不知道胡才人懂不懂做菊花老鸭汤。

        秋日来上一碗,浑身暖洋洋的,又甜又香,这么想着,她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她记着胡才人今天答应给她送芙蓉糕。

        从远处观看,人比花娇大概只能用来形容许安安了,她本就长得魅惑人心。尤其是她的侧颜,美得不可方物,程子萧看得一阵心神荡漾。

        可惜了,如此尤物,入了程淮也的后宫。

        他收敛了眸中贪婪的神色,气质再次恢复温润,自上次打板子的事过后,许安安对他已经不热络了,程子萧决定先把诉衷肠的感情事儿往后堆一堆,现在还有要事等着去做,等事成之后,许安安这等美人,也只能是他的。

        许安安砸吧着嘴:“茯苓,我们快走吧,胡才人肯定来了。”

        “啊?”茯苓一脸迷茫:“您怎么知道的?”

        “猜的,她带着点心来找我了。”

        茯苓:“……”

        她记得以前许安安不馋嘴啊。

        只是她才走动几步,后方就传来一道男声:“明妃娘娘留步。”

        许安安和茯苓皆看向声源出,茯苓如临大敌一般挡在了许安安面前。

        遭了,平阳王怎么在这儿?

        茯苓心里此刻紧张极了,她家娘娘好不容易清醒不痴恋平阳王,别这么见一面就天雷勾地火又好上了!

        许安安也很惊奇,这御花园是他家开的吗?怎么她来逛一次就能遇见他一次。

        他头上的布还没有拆,脸上也有些肿,可想而知他这几日是真的倒了大霉,偏偏还不买她的平安符!

        所以许安安一点儿也不可怜他。

        平阳王走近:“明妃娘娘,本王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

        茯苓挺直背脊护主:“王爷自重,这儿是后宫,且我家娘娘跟你没什么好聊的,你别来嚯嚯她了。”

        平阳王脸色一冷:“本王跟你主子说话,有你说话的份?”

        许安安适时打着圆场:“别生气,茯苓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我跟你真没什么好聊的,咱们最好别再见,免得我家皇上又误会我了。”

        平阳王眼眸微眯,清润的气质荡然无存,一秒破功:“许安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许安安冷哼一声,还搁这儿跟她装呢。

        这程子萧坏得很啊,明知道两人身份有碍,她都迷途知返了,这人还想拖她下水。

        许安安义正言辞:“以前都是我的错,如有叨扰之处还望王爷海涵,只是我这儿已经悔过了,我们再谈话影响不好,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说着,许安安绕开程子萧就往紫薇殿方向而去。

        程子萧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蚊子,他声音压低了许多:“许安安,你是不是忘记你答应要做的事,莫不是你不愿了?”

        许安安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明白程子萧嘴里说的是什么。

        什么她要做的事,什么她不愿了,她怎么一点记忆也没有。

        于是许安安退后一步并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快速拉着茯苓就走了,后宫人多眼杂,她现在可不宜与程子萧有过多牵绊,这可是会要命的。

        程子萧驻足在原地不前,脸色晦暗,这次他是听了眼线来报,程淮也让许安安去了未央宫。

        这在从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她越接近程淮也,事成的几率越大,只是都过去这么久了。

        他并未听到她半点动手的消息,好像真的跟程淮也双宿双飞了似的。

        程子萧紧抿着唇,他是特意借口找程淮也进宫截她的,只是没想到她真的要跟他划得一干二净。

        他微微眯眸,想干干净净的?他偏不会让许安安如意!

        程子萧怒得拂袖转身出宫,这儿的事分毫不差的全部传进了程淮也的耳朵。

        木青跪地汇报这此事:“当时他们站地空旷,属下并未听到他们说什么,但是明妃娘娘很抗拒和平阳王接触,最后平阳王含怒离去。”

        程淮也轻哼一声,他都给过她一次机会了,若是还敢与程子萧纠缠在一起,他倒要看看她的狗命她还要不要了。

        “你先起来吧,镇远侯最近有何动静?”

        木青站起身摇头:“尚无动静,近日大多都是与同僚喝酒言欢,倒是许小公子借着其姐姐平阳王妃的名头在京中作威作福,近日好像还跟闻灯小公子撞上了,闻灯小公子把许小公子打了一顿,恩国公府的人卑躬屈膝的赔礼道歉,这事才算了之。”

        程淮也微微眯眸,怕是不止是平阳王妃的名头,更重要的还是许康文的权势,不然给许殷朗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京中这么蹦跶,还欺负到他母族的头上。

        闻家虽是百年权贵,但空有名头,实则绣花枕头,不堪大用,程淮也有心拉闻家一把,可闻家并不上道,只想守住眼前的富贵。

        程淮也看向木青:“闻灯没事吧?”

        “主子安心,闻灯小公子只受了些皮肉伤,被家里人禁了足,也算是给镇远侯交代。”

        “让木藤和木亦继续盯着镇远侯府,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来禀告朕。”

        “是。”

        木青退了下去,程淮也就去书桌后开始琢磨十日后的开坛祭祀,这关乎民生,得提前准备,还要去说服朝中那几个老古董。

        这般想着,他就提笔拟了一封密信,交给了余公公:“派人把这封信送给谢长安。”

        “诺。”

        紫薇殿

        许安安一路上都在想程子萧那几句话的意思,什么她要办的事,她跟程子萧之间的关系还另有乾坤?

        额头想得胀痛的许安安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她坐在殿中主位上,然后把目光看向茯苓,试探道:“自上日我挨了板子以后,就老爱忘事,很多事都记得模模糊糊的,你跟我说说,以前的我跟程子萧是如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