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6章 爱妃长得极美,朕观之心悦

第16章 爱妃长得极美,朕观之心悦

        她目光往下一撇,就看见碧绿的池底有白光闪过。

        许安安并未在意,很快就来了沈思思的玉芙宫。

        跟紫薇殿的富丽堂皇相比,这儿也不遑多让,简直装饰得像个花房,古木雕刻的窗柩,上面还装饰了古藤。

        尤其周边还种植了各色各样盛开的花,颇有一番入了仙境的感觉。

        许安安看向一棵开得正艳的芙蓉树,转头问胡才人:“芙蓉糕你会做吗?”

        论厨艺就没有她不会的,于是点头:“会,赶明儿妾做这些给娘娘送去?”

        许安安颇为感动,拉着胡才人的手就道:“太辛苦你了,作为谢礼,明天我免费送你一张平安符。”

        胡才人微抽嘴角:“多谢娘娘。”

        两人聊着天,走进了玉芙殿,沈思思此刻正裹在被子里,听闻许安安来了,她吸着鼻子穿得很厚实的下床。

        此时许安安已经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了,胡才人没有去自己的偏殿,而是陪着许安安在这儿呆着。

        沈思思眼睛一亮,全然没了以往的芥蒂,摩拳擦掌的来到许安安身旁:“我们从哪儿查?”

        许安安古怪的看她一眼,这人怎么这么兴奋?不知道以为她是想去打架。

        沈思思确实兴奋,进宫快一年了,终于可以宫斗了!再不来点乐子,她都要发霉了。

        许安安沉吟片刻:“宫中的建筑都是最顶级的工匠所修葺,除非人为破坏,否则很难弄坏,此人一定极为熟悉宫中的巡守卫队的路线,以及经过那方桥的时间。”

        “你只需要遣宫人暗中打听,谁经常出没在那座桥周边就可以了。”

        沈思思眼睛一亮,连忙去叫来了细柳,简单吩咐几句,就目送细柳离开。

        她打着喷嚏恶狠狠咬着牙道:“敢招惹到我沈思思头上,别让我逮着这个瘪犊子,否则老娘必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说着,她倨傲的看了许安安一眼:“行啊,没想到你平日这么懒,脑瓜子倒是灵活。”

        许安安睨她一眼:“没别的事本宫就走了。”

        沈思思这次倒是没拦着,她只等着细柳查出最近在这附近徘徊的人,然后顺藤摸瓜,找到这背后之人。

        紫薇殿

        许安安一回来就迫不及待把自己关屋子里,对外宣称歇息,实则在研究小画册。

        边看边觉得还可以再加几个动作,太单一了,没有情趣。

        她正看得兴起之际,就听闻一声:“皇上驾到!”

        许安安惊得差点从榻上滚下来。

        淦!这群人有完没完,昨天是沈思思,今天是程淮也。

        他一国之君这么闲吗?一得空闲就往她这儿跑?

        许安安刚把画册藏枕头底下,程淮也就大刀阔斧的走了进来。

        他进来的时候一如既往的冷,许安安装作刚睡醒,从榻上抱着被子坐起身。

        “皇上,您怎么来了?”

        程淮也黑发全束,头戴玉冠,一身黑衣衬得他又白又冷,他长眉微扬,凤眸淡睨着她:“什么时辰了,你还在睡?”

        许安安摸了摸鼻子:“这不刚睡醒吗……”

        程淮也看她一眼转过身后道:“出来。”

        片刻,许安安才从寝殿里生无可恋的走出来。

        程淮也淡淡的喝着茶,许安安看着天色,快到用晚膳的时候了。

        不用说,他肯定又是来找她吃饭的,许安安已经习惯,至于这人为啥老爱来,或许她这儿风水好?吃嘛嘛香。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要过了,程淮也已经感觉到膝盖疼了,估计再过一会儿他就真的要瘸着走了。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许安安,在想着怎么开口,许安安被他看得发毛,忍不住摸了摸脸:“皇上,妾身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

        程淮也淡定喝茶,语气冷然:“无事,只是今日仔细观看一番,发现爱妃长得极美,朕观之心悦。”

        许安安:“!!!”

        她现在已经不能用惊吓来形容了,这狗皇帝果然开始贪图她美貌了。

        她磕磕绊绊憋出几个字:“妾,妾身知道。”

        程淮也:“……”

        他没忍住轻咳一声,继续淡定的喝着茶,白皙的耳尖疑似有红晕浮现。

        许安安就看着他那杯茶,貌似都喝完了,还在喝啥?嚼茶叶吗?

        于是问道:“皇上,这个茶水需要妾身给您续上一杯吗?”

        程淮也捏着杯子的手无意识的一紧,随即放松又放在桌上,冰冷的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如此就麻烦爱妃了。”

        许安安走上前,拿起茶壶给他斟了一杯,他的鼻尖都是许安安身上淡淡甜腻的紫鸢香味。

        说出第一句,程淮也就在构思怎么说第二句,在许安安要抽身离开之际,他一把握住她白皙的指尖,指了指自己身侧:“坐这儿。”

        虽然这椅子很大吧,但是真没必要两个人挨着坐吧!许安安心里是拒绝的。

        但在程淮也的目光下,她缓缓落座,程淮也手支着额角倚在桌角,薄唇微启:“会弹琴吗?”

        “不会。”

        “会作画吗?”

        “不会。”

        “会作诗吗?”

        “不会……”

        “会认字吗?!”

        “会!”

        作为九年义务教育培养出来的优秀学子,字她还是会认的。

        程淮也从宽袖中掏出一册书卷,丢她腿上:“读给朕听。”

        许安安接过,打开,然后发现是一排肉麻至极的情诗。

        许安安:“???”

        他什么意思?迫不及待要让她表白了吗?

        她现在说不识字还来得及吗?

        现在手中的诗集有些烫手,程淮也轻闭眸:“念。”

        许安安犹豫着,程淮也睁开眼眸看向她娇媚的侧颜,语气淡然:“别想多了,你挑几句你们女子喜欢的情诗就行了。”

        许安安狐疑的看向他:“皇上是要妾身挑出来,然后念给溪贵妃听吗?”

        程淮也愣了一下,眉宇轻蹙,随即才舒缓,轻应:“嗯。”

        许安安懂了,她心里啧叹一声,属实没想到冷冷的程淮也竟然也会喜欢而怯于表白,拿她来练手呢?

        许安安站起身,拉着一条椅子就坐到程淮也的对面,小脸严肃:“皇上,喜欢要大声说出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妾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为您的爱情之路保驾护航。”

        程淮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