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5章 前往玉芙宫

第15章 前往玉芙宫

        禾清是半夜的时候回来的,他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个人……哦不,准确的来说是一只鬼。

        “安安,醒醒!我找到鬼了。”

        许安安醒来的时候就对上两个漆黑的大窟窿,她歪着头,身上看上去湿湿嗒嗒的。

        许安安:“……”

        禾清一脸得意邀赏:“你看,我找到了,她就住桥底下的。”

        女鬼长袖拢手,黑发披散,身上还穿着传统的宫女服饰,眼睛处是两个黑窟窿,一看就是被挖了眼睛,尸体被沉了池。

        许安安没忍住一拳打禾清脑袋上,他捂着脑袋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安?”

        许安安颇烦躁的揉了揉拳头,起床气严重:“谁要你来打扰我睡觉的?下次有什么事等我睡醒再说。”

        禾清委屈巴巴,不敢反驳。

        她这才把目光看向女鬼:“叫什么名字?”

        女鬼畏惧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跟禾清出来,也是想吸食点人气,她害怕人气没吸食到反倒把自己搭进去,甚至隐隐后悔跟禾清这个小鬼来了。

        她做鬼这么久,除了黑白大人,第一次这么恭敬的站着回答许安安的话:“奴婢荷香。”

        荷香?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许安安想了一阵,没想起来是谁,于是继续问道:“你知道是谁在凿桥?”

        荷香点点头,又摇摇头,察觉到许安安气息不善,立马紧绷:“奴婢看不见,只能听见声音。”

        他们死前所遭受的折磨,做鬼的时候虽然没了痛觉,但死后依然保持。

        怕许安安不满,她声音小了很多:“奴婢已经在尽量找眼珠子了,有了眼珠子奴婢就可以看见了。”

        许安安又打量着她,在她眼中,荷香身上倒是干净,没害过人,还是一只冤鬼。

        她有些好奇:“像你这种生前不恶,死后自会入轮回,你这么拖着不肯投胎又是为何?”

        荷香睁着两个黑窟窿:“奴婢要找到眼珠子,所以跟黑白大人说了,找到眼珠子再入轮回,他们也允了,等到时候再唤他们出来就可以了。”

        其实,像荷香这种,有无眼珠子都无所谓,估计是想完完整整的,都成了她的执念。

        许安安继续问:“你是哪个宫的宫女?”

        荷香答:“奴婢是淑贵妃身边的人,死了快有一年了。”

        听到这儿,许安安才想起来,难怪这么熟悉,她得罪岑星洛的那天,这荷香似乎也在,再后来听说死了宫女,原身也没在意。

        原来死的那个人是荷香。

        许安安写了一道符,打进了荷香体内,荷香眼前一阵金光闪过,符纸成了她的眼睛,她高兴的低头看自己的手。

        她能看见了。

        许安安懒懒道:“这符能短暂让你恢复光明,你只需要找到那天凿桥之人,然后再去寻你的眼睛。”

        荷香立马跪地磕头:“谢谢明妃娘娘,奴婢一定把那人找出来。”

        荷香飘着离开了紫薇殿,禾清进了乾坤袋,许安安继续蒙头大睡。

        睡眠不足的后遗症就是,第二天请安的时候,她坐在凤仪宫里点着脑袋睡着了。

        宫里一众妃嫔皆诡异的看着她,在凤仪宫请安睡大觉的估计只有她一人了。

        今儿沈昭仪因为落水并没有来,淑贵妃推脱身子不适,溪贵妃犯了心疾,也告了假。

        剩下的就许安安妃位最高,她来了也跟没来一样。

        孟佳依脸色变了又变,最终轻闭眼睛:“本宫乏了,各位妹妹就先行回宫吧。”

        一听可以走了,众人皆站起身离开,胡才人悄悄看了一眼还在点脑袋的许安安。

        小步挪到她的身侧:“明妃姐姐,可以走了。”

        许安安这才清醒:“啊?就散了?”

        她个头比胡才人高,晃晃悠悠站起身,一手搭胡才人的肩上,整个人都快贴她身上了。

        许安安打了一个哈欠:“一起走。”

        胡才人脸蛋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白瓷般的侧脸,然后任由她靠着,轻应了一声:“嗯。”

        凤仪宫的人都走完了,孟佳依的大宫女念夏才走到孟佳依身侧。

        她语气愤愤:“娘娘,她们是一点儿也没把您放在眼里,尤其是两位贵妃和明妃,您才是一宫之主,她们也敢如此懈怠!”

        孟佳依脸色平淡,许安安性子自入宫就是这样,不争不抢的,别人都是铆足劲往上凑,她都是一个劲的躲。

        只是没想到越躲反而越被程淮也惦记上了。

        至于淑贵妃,她有傲的资本,孟佳依不准备与她针锋相对,整个后宫,她好像也只能整治几个小妃嫔,几位妃位高的,她一个也动不了。

        是让他们永念伯府式微,毫无权势。

        念夏咬唇,看着孟佳依清秀的脸:“娘娘,伯爷让您尽快怀上太子,您的皇后之位就在无人能惦记,照皇上这几天的行程,奴婢怕这事被明妃娘娘那个狐狸精捷足先登了。”

        孟佳依微微皱眉:“念夏,不可胡说,陛下自有分寸。”

        念夏也急:“可是娘娘,这都三年了,您还没有子嗣,每月初一十五皇上不都来了吗?怎么您肚子一点儿动静也没有?要不要宣个太医来瞧瞧?”

        孟佳依垂下眉眼,声音很淡:“不用了。”

        “本宫乏了,想歇一会儿。”

        念夏张张嘴,最终还是扶着她离开。

        再说许安安这头,她才跟胡才人出了凤仪宫,就被沈思思身边的细柳拦住:“明妃娘娘,我们昭仪请您去玉芙宫坐上一番。”

        许安安轻皱着眉,心中计算了一下,玉芙宫啊,好远,她现在只想回宫美滋滋的躺椅子上看小画册子。

        于是她推拒:“玉芙宫本宫就不去了,本宫还有事,就先行一步。”

        细柳不紧不慢:“我们昭仪娘娘说了,您不去,她就亲自来请您。”

        许安安:“……”

        最终她还是去了前往玉芙宫的路上,她有步辇,走的时候顺便捎了胡才人一程。

        她懒懒的倚着,路过那处拱桥的时候,发现塌陷的地方被围了起来,桥塌方了,自会有管这方面的人来修葺,程淮也对这种小事一般是不上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