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门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宫了在线阅读 - 第11章 明妃娘娘真的绝了

第11章 明妃娘娘真的绝了

        早晨在凤仪宫请安,大家伙来得快,散得也快。

        许安安都是特意等沈思思走后,才慢悠悠的站起身,连翘一出来就义愤填膺:“娘娘,沈昭仪太过分了,不若想个法子整治她一番,有镇远侯府在,谅她也不敢说什么。”

        许安安轻撇她一眼:“整治了然后呢?除了加深她对本宫的仇视还能做什么?”

        连翘有些不可思议:“娘娘,难道您甘心就这么算了?沈昭仪几次三番骑到您的头上来,您怎么能忍?”

        以前的许安安确实忍不了,甚至还以牙还牙的各种整蛊沈思思,但现在她不想惹事,也不想麻烦事到她头上来,不过就是口嗨了几句,一下就过去。

        遂懒洋洋道:“能忍。”

        说着她就朝前走去,连翘急忙跟上她。

        前面有一穿着豆绿色衣裳的女子低头看着花,见着许安安来了,连忙行礼:“明妃娘娘。”

        许安安看向她,是一位眼睛大大,小脸圆润长得很可爱的姑娘,她有点点印象,这不就是坐在最末排的胡才人吗?

        还是跟沈思思一个宫殿的,平常不怎么说话,很安静的一个人,很容易让人忽视。

        许安安印象中胡才人是第一次给她打招呼,当然让许安安正视她的原因是,她发现胡才人的眉心缠绕上了浅薄的水波纹黑气,这是要水溺的预兆。

        许安安冲着她一笑:“你回去的路上是不是要过桥?”

        胡才人愣了一下,才点头:“是的。”

        许安安越过她,还是给了她一句忠告:“离桥边远点。”

        至于她听不听,许安安就不关注了,她打着哈欠,只想回紫薇殿睡个回笼觉。

        胡才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许安安就走了,她眼睛亮亮的看着许安安逐渐走远的步辇。

        她的婢女知书一脸担忧的走到自家小主面前:“小主,您说明妃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胡才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她死死的拉着知书的手,声音有些雀跃兴奋:“啊啊啊,知书,我终于跟明妃娘娘说上一句话了!她还对我笑了,明妃娘娘真好看啊。”

        知书:“……”

        她一脸黑线,见自家小主一脸飘飘然的样子,她简直没眼看:“小主回神了,明妃娘娘已经走了。”

        胡才人这才按捺住激动,知书还是忍不住提醒:“小主,你稍微克制一下自己,这样不好。”

        胡才人无所谓的挥挥手:“没事没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喜欢长得漂亮的怎么了。”

        两人走到桥边,这是通往玉芙宫的必经之路,胡才人想起许安安的话,她决定带知书绕路走,好歹许安安第一次理她了,她让别过,她就不过。

        身后传来声音:“前面的,一边去。”

        胡才人转身一看是沈思思,她悠闲的坐在步辇上。喊她走开的是细柳。

        胡才人侧过身让道,沈思思对这种小官家出来的才人正眼都没有一个。

        目送他们过桥,胡才人才带着知书绕道,只是才走几步,就听见前面传来一声惊呼:“不好了!昭仪娘娘落水了,快来人啊。”

        桥的那儿不知怎的塌陷了一块,抬步辇的太监脚一歪,沈思思整个人就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知书看得目瞪口呆,嘴里喃喃:“明妃娘娘真的绝了……”

        胡才人同样呆愣,随即眼睛一亮:“太好了,终于找到光明正大去找明妃娘娘的借口了!”

        凤仪宫的事,尤其是许安安说的皇上对自己一见倾心,念念不忘这几句大话犹如一阵风一样在宫里疯传,大多都是看笑话的传,就指望程淮也听见了打一下许安安那恬不知耻的厚脸。

        此时他下了朝,正在养心殿看着幽州传来的奏折,里面还有几个大臣在。

        几人正在商讨,幽州的旱情应该怎么办,幽州地广人稀,已经小半年无雨了,就算朝廷再派人赈灾,也抵不过路途遥远,粮草过去已经饿死一大批灾民了,如今都在商讨策略。

        余太傅提议:“皇上,这件事可以试试能不能从就近的几个州调取粮草,后面朝廷再赈灾的时候把粮草补上。”

        户部邹青云摇着头:“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其他州的州主可能不会愿意,毕竟马上入冬,冬季粮食本稀缺,取长补短只能盛行一时。”

        程淮也听着下头的臣子七嘴八舌的讨论眉头紧皱,幽州的事已经困扰他两个月了。

        这边问题还没有解决,另外一头就传来沈昭仪落水的事,程淮也就暂时听取了余太傅的法子,先救一下,再吩咐户部把第一批粮草派人送去幽州,剩下的明儿再说,几位大臣面面相觑,纷纷告退。

        余公公低头进来:“皇上,沈昭仪落水了,您要去看看吗?”

        程淮也头都没抬:“不去。”

        余公公迟疑片刻,才继续道:“皇上,宫中传您心仪明妃娘娘,对她念念不忘这件事已经传疯了。”

        程淮也执笔的手一顿,微微眯眼:“谁传的谣言?”

        余公公目不斜视:“明妃娘娘自己。”

        程淮也:“……”

        她还真能说,他倾心她?还对她念念不忘?这女人哪里来的自信?

        他正要反驳,脑海里零零七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叮!恭喜宿主成功激活第五次任务,请当着众人的面对许安安说三句情话,限时两天,逾期减寿命十年,最后五小时附赠瘸腿大礼包,持续半个月!”

        “咔嚓。”

        余公公惊疑的看着程淮也冷着脸把手中上好的狼毫笔折断,心里顿时为许安安担忧起来。

        明妃娘娘还是恃宠而骄,操之过急了些,又擅自揣测圣心,看程淮也这冰冷得似乎要杀人的脸色,余公公真的怕明妃娘娘活不过明天。

        ……

        而被担忧的许安安正在问禾清事情:“那人在不在凤仪宫?”

        禾清有些茫然,然后缓缓摇头:“不是她们。”

        许安安皱眉,不是?

        那这背后之人莫不是宫外的?

        可宫外的哪里能伸这么长的手,直接伸到了冷宫里,她觉得这人绝对还在宫中,只是不知道是谁。

        恐怕是察觉了许安安无事,暂且把锋利的爪子收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