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民俗学经历在线阅读 - 第9章 榕树的故事

第9章 榕树的故事

        第9章    榕树的故事

        吃过午饭,王安三人正在打牌,正在这时历安从村长家回来了。

        “爷爷你事情办完啦。”历业问道:“午饭吃没吃啊。”

        “我在村长家吃过了,你们也吃了吧。”

        “嗯,对了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以前不都在村长家打牌的吗?”

        “说起来挺奇怪的,我从来不睡午觉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困,村长他们也是,所以我就回来睡一觉,可能是年纪大了吧。”历安摇摇头说道,接着就回房间了。

        “没听老爷子说还不觉得,一听他说完,突然我也感觉蛮困的,历业你家有地方能午睡吗?”潘朵拉打了个哈欠。

        “有,楼上有房间,有保姆打扫的应该都能用。”历业说着自己也打了个哈欠,接着就好像哈欠会传染似的王安也开始哈欠连天,三人顿时没了打牌的兴致,历业给王安和潘朵拉安排了房间休息之后,自己也回房间午睡去了。

        王安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梦中他看见两个古人正在聊天。

        “陆兄此地就是传说中的吉穴以和为贵了。”其中一人指着一地说道。

        “哦,历兄不妨详细说说。”

        “所谓以和为贵,是指此地连接了两处风水脉络,任意一条都只是普通的风水脉络,但只要在这个交叉点种上一棵树再常年以你我两家通家之好的和气来养它,此穴就能自生贵气最后再反哺回来,一来二去循环往复,紫气一升必可保你我两家家宅兴旺,福寿延年,亦可保此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随后就见二人在此地栽下了一棵树,日月轮转,过了不知多久,树下的风水穴中果然生了紫气,只是其中似乎还隐含了一丝黑气。

        不过很快那位历兄就发现了这件事,他找来了陆家老祖说:“陆兄,不知为何,这以和为贵穴中莫名生出了一丝败气。”

        “那怎么办?”

        “无妨,只需每年在树上空点一盏祁天灯烧了这丝败气即可,不如我们就将每年放祁天灯的日子作为家祭如何。”

        “好。”

        之后两人召集家人,在每年的六月八日举办榕树祭,放祁天灯。

        正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随后历家靠着风水,陆家靠读书,果然两家都过得风生水起,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每当两家有了争吵,风水穴中都会生出一丝黑气,只不过每年他们都放祁天灯,所以并没有什么影响,而且两家都只是些小吵小闹,过不了多久就一笑置之了。

        等到两人老了,去世之前两家老人将后辈叫到了床前。

        “儿啊,你要记住每年的六月八要放灯啊。

        陆家和历家就像榕树一样,无论上面怎么分叉,这根都是抱在一起的,绝不能分开。”

        “是的,儿子谨记。”

        之后两人一起坐在榕树下,抚摸着这棵他们一起种下去的树说:“榕树啊,榕树,我们俩不行了,你活的就,你要替我们看着孩子们啊,陆家和历家永远都是通家之好啊。”

        时代在变,但陆家和历家后人都谨记老祖宗的话,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每年六月八,都一起办这榕树祭。

        但人力不敌天时,战争还是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这个平静的村庄。

        “陆大哥,听说英国人要把孙先生交给日本鬼子了。”一个年轻人说道。

        “哼,我就知道英国佬靠不住,咱们国人只能靠自己,我决定了,我要去保护孙先生,我要和他一起参加革命,你也一起来吧。”

        “可是,爷爷让我主持今年的榕树祭,我不敢走。”年轻人低头说。

        “先有国才有家,保卫国家才是正道,这个时候还管什么榕树祭。”

        “可是,可是。”

        “算了不管你了,我自己去。”

        之后两人就分开了,一个去了南方当兵,一个留在家中。

        直到43年,英国人将香港交给了日本,不知从什么地方听闻历家世代都是风水大师的消息的日本人突然来历家索要他们家传承的古籍,而历家那个当年的年轻人,毅然决然的将家中所有古籍善本连同两家祖宅全部付之一炬,其中就有祁天灯的制作方法。

        此时已经成了南方一个团长的陆家人听闻这个消息更是痛心疾首。

        终于战争胜利了,两家人又在祖宅的地方聚在了一起。

        “陆大哥,这么多年没见,你可老了。”

        “是啊。不过我终于将所有侵略者赶出了中国,内战我不想再参加了,我们就在祖宅重建一个村子吧,不如就叫安平村吧。”

        “好!”

        随后两人就在祖宅的废墟之上重建了两个二层小楼。

        此时榕树下的风水穴中,紫气已经耗尽了,但也没有什么黑气。

        随着两家重新建立,慢慢紫气再生,但也开始有了黑气,不过当年的榕树也不再是一棵小树了,它已经是一棵受紫气孕养百年的风水神树,只要两家一直以和为贵,这些黑气根本不会影响什么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两家用和气养紫气,榕树又将紫气反哺给两家,两家也记着六月八放灯的习俗,只是放的已经是孔明灯了。

        一晃几十年,安平村也变成了一个几百人的村子,这一年,香港爆发了著名的警廉冲突。

        “阿明啊,你就不能放阿平一马吗?”一个老人对一个年轻人说道。

        “这不是我想放就能放的啊,只要阿平没贪污,廉政公署自然会放了他的。”年轻人说道。

        “香港有哪个警察不贪,阿平不过是随大流罢了,他可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啊。”

        “廉政公署代表了香港的法制,我绝不会做徇私枉法的事的,只要阿平贪污了,我就绝不会放过他。”

        “好,好,好,既然你历家人这么绝情,那我陆家也不高攀了。”老人气冲冲的回家了,随后两家在榕树那划了一条线,数年不相往来。

        直到老人去世后,两家才慢慢又有了来往,只是这段时间,风水穴中的黑气已经积攒到了一定地步,为了不影响两家,榕树只能将所有黑气收拢到体内。

        渐渐到了现代,随着时间的发展,两家都不可避免的分家了,分家之后,家长里短矛盾也多了起来,虽然都是些小事,但榕树却再也支撑不住了,长期吸收败气,让它内部已经枯败了,但它一直记着当年两个老祖宗的话,要看好两家,直到现在,它快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