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民俗学经历在线阅读 - 第8章 最后一次榕树祭

第8章 最后一次榕树祭

        第8章    最后一次榕树祭

        王安和潘朵拉正在陪着历安聊天,突然响起了喇叭声。

        “集合了,集合了,全体村民去榕树那集合。”

        历安听了下:“榕树祭要开始了,你们先去吧。”

        说着历安说了句抱歉就去了里屋。

        “我们走吧。”历业招呼二人。

        “不等下老爷子吗?”王安问。

        “不用等他,爷爷他要准备点东西,我们直接去榕树那等他就行了。”

        三人出门跟着村民们一起走向了村口。

        不一会儿王安和潘朵拉就看到了那棵快二百年的榕树,那是怎样的一棵树啊,它直径差不多有快两米,别说一人合抱了,估计四五个人合抱都不一定能抱住,看起来不算高,但枝繁叶茂的完全看不出快要枯死的样子。

        “不是吧这哪有快枯死的样子啊。”历业在一旁嘀咕道。

        “不一定,自然界有很多这种情况,明明外看起来面没什么问题,但内部早就有了空洞的树比比皆是,不过那些大部分都是因为虫蛀,说不定这棵树也是。”潘朵拉在一旁解释道。

        此时三人慢慢靠近后,发现前面发出了嘈杂的吵闹声。

        “不是说好今年不办榕树祭了么,我家里什么东西都没准备啊!”一个抱怨的声音传来。

        “什么时候说不办了,之前不是没决定吗,现在决定了,办!”开口的是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王安三人靠近才看到六伯正在和一个年轻人争论着。

        “有什么好办的,我还有一堆事呢?再说这树都快死了,还办什么榕树祭。”年轻人明显不耐烦的说。

        “陆翩你不想来可以滚回去,这是村子里面决定的事,没你说话的份。”此时一个看起来像是村长的人说道。

        “切,回去就回去,一帮老顽固,你们求我我也不想参与。”说着陆翩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六伯和村长面色铁青的看着陆翩的背影,有一些年轻人看到陆翩离开没什么反应的村长,也悄悄的离开了,本来就不多的人,现在就只剩一些老年人了。

        六伯叹了口气:“唉,这人是一年比一年少了,以前那些大人都说忙有工作来不了,现在连这些孩子都不愿意来了。”

        “都是些不孝子孙!”村长明显很生气。

        “想当年咱们这榕树祭可是十里八村的大事,每年还有人来采访,这些年算是破败了。”

        “算了,他们不愿意来就算了,咱们该干嘛的还是要干。”

        王安三人在一旁老老实实的看着也不敢插话。

        没多久历安带着东西也赶了过来。

        “怎么只有这点人。”历安看了看周围的几十个人问道。

        “好多年轻人都偷偷跑了。”历业回道。

        “唉,我就知道。”历安面色一黯:“这几年都这样,除了一些老头老太,成年人要上班,小孩要上学,你这个年纪的人又嫌无聊,往年还能强逼一些人来,现在听说树要死了,正好给了他们理由。”

        听历安一说,历业也有些尴尬,毕竟他也是其中的一员,就连他爸妈去世前也不愿意回村子,这次要不是为了陪王安他们,他估计也不会回来。

        此时一旁的三婶说道“是啊,一听树要死了,那些年轻人背地里不知道多高兴呢,也就我们这些老棒子还看重祖宗的规矩,他们啊都说这是迷信,但几百年都这样过来了啊。”

        村长带着众人将各家祖宗的排位供到了树下的神台上,随后领着众人祭拜上香,随后各家各户开始拿一个木牌写上自己的心愿,大多是些希望子孙身体健康,事业有成之类的,随后一个个费劲的将系上红绳的木牌投到了榕树上。

        “今年太仓促了,来不及准备大戏了,除了晚上的放灯,剩下的流程就算了吧。”村长看到众人都结束了说,随后挥挥手一脸黯然的离开了。

        村长离开后,历安说自己还有事要和村长商量让三人先回去,就去村长家了。

        王安三人见状也只能离开了。

        “唉,太可惜了,本来应该请人唱大戏吃席的,今年看来都没了。”历业在一旁可惜道。

        “你有什么可可惜的,听你爷爷说你以前也不愿意来,怎么现在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潘朵拉道。

        听潘朵拉的话,历业一脸回忆道:“以前是真不想来,总感觉那些都没什么意思,什么挂命牌都是迷信,唱戏什么的也不好玩,但现在真要不办了还真挺难受的,小时候榕树祭可是最好的日子,大家一起高高兴兴的吃吃喝喝玩玩,你别看今天陆翩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当年他比谁玩得都欢。”

        说到这历业又想到了爷爷的话,这几年本来玩的好的玩伴都不再怎么和他联系了,他自己也很少回来,都是和一些音乐界的朋友喝酒唱吧。

        没多久三人就回到了历业家祖宅。

        “刚刚听村长说,晚上还要放灯啊。”王安问道。

        “是啊,这可是榕树祭的头等大事,听说我们历家的祖先是风水大师,当年靠着榕树立下了一个风水阵,只要每年在榕树上空放灯,就能以木生火,让安平村更加兴旺,所以每年村子里都会准备一个特别大的孔明灯,爷爷就是去村长家给灯题字的。”

        “原来你家还是风水大师出身啊,历大师。”一旁潘朵拉调笑道。

        “别开玩笑了,风水什么没什么科学依据的。”历业摆摆手。

        “这可不一定,晋代的郭璞,在其名著《葬书》中有云:“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可见风水之术也即相地之术,核心即是人们对居住或者埋葬环境进行的选择和宇宙变化规律的处理,以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如果换到现代的看法来说,住房要保持通风和空气湿度,也就是得水为上,藏风次之,所以不要觉得风水这门毫无科学依据,这也是一门优秀民俗文化。”王安在一旁反驳道。

        “算了,不说你们这些文人这些了,你们这都一套一套的,我去准备午饭,吃完咱们休息一下,晚上去看灯。”

        “行,既然你们村子的榕树祭快要消失了,那我们更要保留一些图文资料,这些都会是最珍贵的民俗文化鉴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