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大侦探在线阅读 - 112、唐雀儿的期待

112、唐雀儿的期待

        离开东海演绎中心,乘坐节目组的大巴车,没过多久,张弛就回到了酒店。

        刚刚回到酒店,一个姓“李”的节目副导演就打了电话过来,告诉了他,正式比赛在十月一号开始录制,让他做好准备。

        如果歌曲不需要节目组协助制作,九月三十日赶到东海就可以,如果需要协助制作,暂时就先别离开了。

        毕竟现在距离十月一日也就一个星期多点的时间,时间委实不多了。

        《血腥爱情故事》这首歌,张弛已经完整制作了出来,自然不需要节目组协助制作。

        所以他准备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早上返回江州,毕竟那边儿还有《可念不可说》这么一首歌需要制作,虽然难度和《血腥爱情故事》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况且,早点制作完成,早点交付给金元胜,也早点安了他的心。

        这次来东海市参加《超级新歌声》的比赛,张弛并没有告诉金元胜他们,不是不信任对方,而是“张三”这个马甲他并不准备曝光出来。

        而且金元胜他们也很明智的没有去问,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回到酒店,手机调至静音,张弛直接把自己往床上一丢,而后便是沉沉睡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张弛看了看手机,有两个未接电话。

        一个没有备注,而另外一个则是莫紫萱打来的。

        张弛没有犹豫,直接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那头,莫紫萱第一时间询问了他的比赛结果,并且略微带点得意语气地说出……她已经通过了海选比赛。

        张弛闻言,微微挑了挑眉,而后故意用颇为沮丧的语气说道:“很遗憾,通过了。”

        “没通过没关系,毕竟你……什么,你通过了!”莫紫萱一开始听张弛说“很遗憾”,以为他没有通过海选比赛,所以准备开口安慰,不过话才说到一半就立刻反应了过来。

        “哈哈哈……”听到莫紫萱被自己成功“耍”了一把,张弛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幼稚。”莫紫萱被张弛晃点了一下,淡淡的撂下了两个字,而后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张弛又回了一下另外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的归属地是南风地区,并不是东海本地的。

        电话回过去之后,过了一会儿,方才有人接听,声音颇为熟悉。

        不过没等张弛回想起这个熟悉的声音的身份,电话那头,对方便是自报了家门,“我是唐雀儿。”

        是唐雀儿,也正常,毕竟自己昨天晚上可是救了她一命,今天早上临走的时候,还把手机号码留给了她。

        所以她给自己打电话也在情理之中。

        “你好点了没?”招呼了一句之后,张弛开口问道。

        “已经好多了,今天上午,医生来查了房,按她的说法,后天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唐雀儿的语气有点沮丧。

        张弛自然知道她为什么沮丧,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老声重谈,“那个,你也别太担心,选秀节目多的是,而且就算没有参加选秀节目,也能凭借质量不错的歌曲出道。”

        也许是怕他不相信,张弛又开口补充了一句,“莫紫萱你知道吧?”

        莫紫萱和高正宁以及丁玉莹三人之间的狗血故事闹得沸沸扬扬,娱乐圈里面,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虽然这事的热度已经被宁繁星的艾兹门以及吴星辰事件给盖过去了,不过热度倒也没有完全退去,一丝不剩。

        张弛的猜测并没有错,唐雀儿果然知道这件事情,“莫紫萱,她怎么了?”

        她发出了有些疑惑的声音,显然是不太明白,张弛干嘛在这个时候提起莫紫萱。

        “她的那首《无法原谅》你应该知道吧?”没有等对方回答,而且也不需要回答,因为这首歌最近实在是太火了,只要是知道莫紫萱的,就基本没有不知道这首歌的,所以他径直往下说道:“这首歌的作词作曲是张三,没错,就是我!”

        张弛觉得,在自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对方肯定会大为震动。

        事实也没有出乎他的预料,电话另外一头,唐雀儿确实瞪大了眼珠子。

        她本以为,张弛之所以会说出给自己创作歌曲的话,无非就是安慰自己而已。

        就算真的会给自己创作歌曲,随随便便的那种,她也看不上,没准还不如自己写的呢。

        这会儿,得知莫紫萱的《无法原谅》居然就是这个“张三”创作的,她的心一下子就火热了起来。

        对方能用一首歌,直接让莫紫萱在乐坛内短时间爆火,自己未必没有这样的机会。

        如果真能获得一首质量不错的歌曲,倒确实比参加节目更有意义。

        而且就如张弛所说的,选秀节目,又不是只有一档。

        错过了这次的《超级新歌声》,以后还有别的选秀节目。

        这般想着,唐雀儿的心里竟是蓦地生起了一抹期待。

        而这话这一头,听见唐雀儿并没有回应,陷入了沉默之中,以为她并不相信自己的话,张弛继续往下说道:“所以你好好养病,等把病养好了,直接联系我,我会为你量身定制一首歌曲。”

        “嗯。”唐雀儿回应了一声,声音之中的沮丧明显少了很多。

        接下来,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张弛本不想说的,不过唐雀儿既然问起了,他也就没有隐瞒,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已经通过了海选比赛的消息。

        挂断电话之后,去酒店餐厅之中吃了点夜宵,张弛便是再次返回了房间。

        没有了隔壁的咳嗽声滋扰,加之海选比赛已经通过了,所以这天晚上,张弛睡得格外舒坦。

        第二天一大早,张弛就醒了,简单吃了个早餐,他就乘坐高铁离开了东海市。

        回去的路上,他戴着口罩,正在闭目养神,就在这时,坐在他旁边的一位秃顶中年男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确切地说,是他手中正在看的手机画面引起了他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