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大侦探在线阅读 - 88、坦诚与杀青6

88、坦诚与杀青6

        牛萌萌追着牛英俊离开了。

        至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张弛并没有去过问,也不想去过问。

        说来说去,这是他们一家子的私事,自己只是一个外人,参与的过深,并不好。

        老牛同志一家子的事情张弛没有再去过问了,不过当天晚上,回到家中,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却是给他带来了一则错愕的消息。

        这电话是有段时间没联系的莫紫萱打来的。

        她不只打来了电话,还给张弛打来了一大笔钱。

        足足一百万!

        让张弛颇为讶异。

        “什么意思,你想包养我呀?”收到这笔钱之后,他开了一个玩笑。

        “可以啊,正愁下辈子没着落呢,就是担心你嫌弃我这残花败柳。”莫紫萱呵呵一笑,跟着开口打趣。

        从她的语气之中可以听出,她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显然,她已经慢慢走出了那件事情的影响。

        “莫老板可别这么说,只要你敢开口,我保证,想被你包养的男人估计能从江州排到横州去。”张弛嘴角含笑,继续开口打趣。

        当然,其实也是在转移话题。

        没等莫紫萱开口回应,张弛便是继续往下说道:“对了,干嘛给我打这么多钱?”

        “这是《无法原谅》这首歌这段时间的收益。”

        张弛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错愕之色,“这个,歌曲既然都给你了,收益自然也是你的。”

        倒不是张弛高尚,实际上,他压根不觉得自己的节操有多高。

        之所以没有直接收下来,除了客气一下,就是……张弛真的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当初之所以把这首歌赠送给莫紫萱,主要还是因为契合。

        当然,多少也有一点同情的因素。

        还有就是,这么一首歌,苦大仇深的,真心不适合自己。

        留在手里也是浪费。

        后来,这首歌发布,乘着酒店门的热度瞬间火爆起来。

        张弛虽然觉得,这里可能会牵扯出不少的利益。

        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这首歌,如果不是莫紫萱演唱,又刚好适逢这样一个热点事件,想要火起来,也不容易。

        反正,如果让他自己演唱,十有八九会和最开始的《小三》一样,籍籍无名,被埋没。

        可以说,是《无法原谅》成就了莫紫萱的音乐事业,也可以说是莫紫萱成就了《无法原谅》。

        再者,《无法原谅》这首歌的爆火,也给张弛带来了不少的好处。

        至少,“张三”这个马甲,已经在词曲领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所以,张弛是真没想过歌曲的后续收益。

        “这首歌,虽然到目前为止,创造的经济回报只有这么多,但是,对我个人而言,其价值远远超过一百万。”

        “它给了我鼓励,给了我勇气,让我敢于直面这一切。”

        “同时,它还让我在音乐事业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对我的事业发展,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我断然没有理由再拿这一百万。”

        “再者说,这钱,本就是你这个歌曲作者应该获取的回报。”

        好家伙。

        张弛觉得,莫紫萱不去做演说家,都浪费了。

        这一套一套的,把张弛说的,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既是如此,张弛索性就却之不恭了,“反正你是大富婆,既然你坚持要给,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莫紫萱的劝说下,张弛心安理得,收下了这一百万。

        然后,下一刻,莫紫萱就开口了,“对了,还有两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张弛闻言,忍不住一个激灵。

        我这前脚刚刚收下你的一百万,你这后脚立马说,有事和我商量一下。

        不怪我会乱想,实在是,这太像阴谋的味道了。

        而且,这娘们,坑自己,又不是没有先例。

        内心提起一丝警惕,张弛不动声色,问道:“什么事情?”

        莫紫萱没有卖关子,开门见山,“其一是邀歌的事情。”

        “什么邀歌?”张弛满脸疑色。

        莫紫萱解释了一下,“因为你给我写的《无法原谅》,‘张三’这个名字已经被不少歌手记住了,我有几个歌手朋友就想通过我打听你的情况,准备向你发出邀歌请求。”

        张弛呼了口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只要没坑就行。

        想了想,他给了一个回复,“嗯,将来如果有创作出了不适合我自己演唱的歌曲,我会对外出售的。”

        手机那头,莫紫萱话不停辍,“还有一件事情。”

        “雷霆娱乐和东海卫视准备联合筹办一档音乐竞技类节目。”

        张弛闻言,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一脸错愕,“莫老板,你不会是想推荐我上节目吧?”

        “我确实想推荐你去参加这个节目。”莫紫萱直言不讳。

        张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莫老板,你别开玩笑了,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

        莫紫萱开口解释,“你先听我说完,这档节目最大的特点就是,允许歌手蒙面参加。”

        张弛的脸上出现一丝恍然之色,“就像去年大火的【蒙面歌神】?”

        “和【蒙面歌神】的差别还是挺大的。”莫紫萱继续往下说明,“这个节目并没有什么猜歌手身份的环节。”

        “这个节目主要针对的是新人歌手、独立歌手、独立音乐人。”

        “可以一直不揭面?”张弛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他之所以抵触参加这种综艺节目,主要还是担心“张三”这个马甲掉了。

        毕竟“张三”这个马甲承载的可不只是一个会写歌的音乐人,也包括一个技术一流的黑客,以及一个文娱狗……咳咳,记者。

        “当然!”莫紫萱知道张弛在担心什么,立刻给出了肯定的回复,“不过只要晋级了全国十强,进入了决赛阶段,就可以自由选择最终是否揭面公开自己的身份。”

        张弛闻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那如果没有进入十强呢?”

        “那就不能在节目组公开自己的身份。”

        莫紫萱的回答让张弛微微一愣,“那不就是等于直接被闷了,等于没有参加这个节目?”

        “倒不至于完全等于没参加,只是存在感会变得非常弱。”莫紫萱稍稍纠正了一下他的说法。

        “听你这么说,我怎么感觉,这像是一个所有参赛选手去争抢十个出头露面机会的比赛。”

        张弛瞬间明白了这个综艺的本质。

        当然,这也是这个综艺节目的吸睛点。

        不能进入前十,观众甚至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委实是够残酷的。

        想清楚节目的本质,张弛不禁附和了一句,“你这形容,很贴切。”

        很快,他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于是继续问道:“对节目细则这么了解,你也准备参加吗?”

        “是的,我也准备去试试水。”莫紫萱坦诚道:“毕竟在歌手领域,我也相当于是一个纯新人。”

        “这个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张弛微微思考了一下,而后继续提问。

        很显然,他已经动心了。

        这样一个节目,太适合自己了。

        完美契合自己想出名,又想低调的需求。

        莫紫萱听得出,张弛已经心动了,于是趁热打铁,“节目信息等下转发给你,你如果想参加的话,可以直接在网上报名。”

        挂断电话后,没过多久,莫紫萱就发来了一个信息。

        张弛看了看节目信息,而后喃喃自语了起来,“面试时间,九月十五日,应该来得及……”

        “实在来不及的话就请个假。”

        ……

        第二天,早上。

        张弛照常来到剧组。

        “萌萌早啊!”看到小牛犊子已经在剧组里了,于是打了个招呼。

        “弛哥早!”

        小牛犊子看到张弛,满脸堆笑,立刻窜了过来。

        她蹦着,走到张弛身边,而后感激道:“弛哥,昨天的事情,谢谢你!”

        张弛呵呵一笑,“你既然叫我一声‘哥’,那就别跟我客气。”

        看到小牛犊子心情不错,显然应该是已经解决了和牛英俊的问题。

        虽然这是十有八九的事情,但是张弛开口确认地问道:“你和英俊……”

        牛萌萌知道张弛想问什么,于是立刻接过了话茬,“我弟也是一个可怜人,最可恶的是老牛!”

        “哼~!”

        听到小牛犊子的冷哼声,张弛心中忍不住想笑。

        看来,老牛同志的日子不好过了。

        张弛是这么想的,然后,第二天,他的猜想就得到了证实。

        “小张啊~!”老牛同志一脸幽怨,朝张弛走了过来。

        此时的老牛同志,样子有点狼狈。

        下巴处,多了两个创口贴。

        两个创口贴中间留了一条缝。

        所以远远看去……他的下巴处就跟多长了一张嘴似的,非常的滑稽。

        看到如此模样的老牛同志,张弛努力忍住不笑,“这不是牛老哥吗?你的下巴?”

        “哎~!一言难尽啊!”

        老牛同志走到张弛身边,一脸感慨,“我这一把胡子,留了一个星期,刚准备剃了,结果……”

        金元胜一脸憋笑,跟了过来,替他回答,“被他们家小牛……咳咳……同学给一把薅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张弛内心恍然,大概知道是因为什么了,不过仍旧故作疑惑地问。

        “事情是这样的……”老牛同志叹了口气,而后开始陈述事情的经过。

        感情是小牛犊子同情小小牛犊子的遭遇,非但没有和他产生仇隙,反而和他姐弟相认了。

        两人结成了同盟,竟是一致把枪口对准了老牛同志这个渣爹。

        当然主力肯定是小牛犊子。

        这不,借口给老牛同志刮胡子,小牛犊子直接给他来了个人工拔草。

        努力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张弛一本正经,“那你今天是来感谢我的吗?”

        “感谢你?”老牛同志听得一脸懵逼。

        我明明是来质问你的。

        张弛故作狐疑,“对啊,你看看,你的目的不是达成了吗,萌萌不是已经接受了英俊?”

        “呃,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老牛同志闻言,愣了一下。

        这话……好像没毛病!

        趁着老牛同志被自己绕进去了,张弛趁热打铁,“这么说,你准备再次追加投资了?”

        老牛同志哪会如此容易被忽悠住,他准备开口反驳,“不是,我是想说,我的胡子……”

        他明明是因为草坪受伤,过来质问的。

        莫名其妙,怎么成了又要追加投资了?

        张弛没等他把话说完,直接给这件事情定了性,“儿女和睦,其乐融融,牺牲点胡子算得了什么!”

        “我~!”老牛同志无力反驳。

        甭管牺牲了什么,结果还是挺完美的。

        只是……心里终究有点不爽。

        草坪都破了一个窟窿。

        张弛:放心,以后你会习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