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文娱大侦探在线阅读 - 36、骆远

36、骆远

        离开莫紫萱和她的小助理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午后了,张弛并没有立刻返回御龙苑小区,因为这会儿,他的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忙活了一个上午,他早就饿的不行了。

        所以,他直接就近找了个馆子店,吃了个迟到的午餐。

        “喂,你好,哪位?”吃完迟到的午餐,张弛刚刚离开馆子店,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电话突然打了进来,张弛也没多想,随手就接听了。

        “你是张弛吧?”手机那头,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那声音,让张弛有些不舒服。

        有种高高在上,俯视人的感觉。

        “你是?”强按下心里的不舒服,张弛开口问道,不过语气已经明显冷了下来。

        手机那头,男子的语气依旧高高在上,并没有任何变化,他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骆远’,骆海丽是我的妹妹。”

        “找我有什么事?”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之后,张弛微微皱了皱眉,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不过语气却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找个地方,见面聊。”手机另外一边,骆远用平淡却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

        张弛再次皱了皱眉,心里已经生起了一股淡淡的厌恶情绪,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可以。”

        毕竟是骆海丽的家人,避而不见的话,不太好。

        挂了电话,片刻后,对方就发了一个地址过来,张弛看了看地址,没有犹豫,直接打了个车,赶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横州市区,淮海路,迪克咖啡厅,一张卡座内,张弛见到了骆远。

        不得不说,骆家人的基因很好,女的漂亮,男的帅,这个骆远,也不例外。

        饶是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颜值并不逊于自己。

        当然,他的帅与张弛的帅还是不一样的。

        张弛是那种奶油小生的感觉,而骆远,则是更阳刚一些。

        除此之外,在他身上,感受最明显的就是自信。

        强烈的自信!

        拥有那种自信,仿佛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什么都能做到一般。

        虽然接触的很少,不过张弛却是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上位者气质”。

        在这种上位者气质面前,有些家庭背景比较一般的人就会本能地觉得自惭形秽。

        然而张弛却不同,他虽然家世背景一般,不过却是一名穿越者,心理素质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再说了,对方这上位者气质又不是他自己获得的,说白了还不是承蒙父辈的庇荫。

        在张弛看来,并不算什么。

        所以他仍旧保持淡然,而后径直坐到了对方对面的椅子上。

        落座之后,骆远并没有开口,而是上下扫视,像看猴子似的打量了张弛一圈。

        张弛见此,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平淡地和对方对视。

        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不友好,但在这种不友好没有表现出来之前,最基本的风度和礼仪还是要有的。

        过了片刻钟,见对方仍旧没有开口,张弛有些不悦了,“请问,骆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

        “啧啧啧……”张弛的话打破了现场的沉寂,骆远便是没有再继续打量,他开了口,发出的声音却像是参观动物园时遇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动物一般。

        张弛的脸色迅速冷了下来,“如果骆先生今天约我过来只是为了看我一眼,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还有,提醒一句,我不喜欢被一个大老爷们盯着。”

        “你要是继续这样的话,恕我不奉陪了。”

        说罢,他作势便要离开。

        然后,就在他的屁股刚准备抬起来的时候,对方终于吱声了,“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你的长相。”

        张弛按捺下来,没有再动,他笑了笑,意有所指地附和道:“那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也不太喜欢这副长相,只可惜,没办法,有人喜欢。”

        “我想,那人肯定是被你的表象给欺骗了。”骆远撇了撇嘴,不咸不淡地刺了一句回去。

        “你的认知让我想到了一句话,内心充满阴暗的人,看什么都是负面的。”确认对方对自己抱有敌意,张弛也不惯着,直接嘲讽了回去。

        说罢,又火上浇油道:“这点,我就不同!我就只是觉得,她就是单纯的喜欢我而已。”

        似乎感觉到,在口头上并不能占到任何的便宜,骆远并没有再和张弛打太极,而是开门见山道:“张弛,我也不和你云里雾里的绕圈圈了,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目的很简单。”

        “我希望,你和我妹分手,从她的身边离开。”

        “还真是这一幕,好狗血!”听了骆远的话,张弛忍不住摇头苦笑。

        传说中的豪门长辈逼散痴情小鸳鸯的戏码居然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他和骆海丽并不是痴情小鸳鸯,但是这桥段实在太烂俗了。

        他本以为,骆家出了骆海丽这么一位接地气的大小姐,家风可能和别的有钱人家不一样,现在看来,骆海丽真的只是一个例外。

        淡淡一笑,张弛直接应承下来,“可以啊……”

        听了张弛的话,骆远内心一喜,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喜的太早了,只听得张弛话不停辍,继续往下说道:“不过我们只是普通的老同学关系,要不,你先等等,等我和她谈个恋爱,然后再分手!”

        骆远微微皱了皱眉,而后摇了摇头,他语气坚定地说道:“你这样跟我贫嘴,并没有任何意义,你们不是一类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

        “与其到时候黯然伤神,不如早点退出,互不打扰。”

        本来就对骆海丽有些好感,现在,骆远的话倒是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他毫不客气地反驳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一类人,怎么知道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

        “之前我还在犹豫,知道海丽是个好姑娘,想着是不是要追求一下,没准女神就喜欢我这款呢?”

        说到这里,张弛戏谑地看了骆远一眼,“现在,你的出现,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看到骆远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他继续往下说道:“别这样剑拔弩张的,指不定以后我们还是一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