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带着甲方系统去逃荒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抉择

第二百七十一章 抉择

        为啥不能让女人们吱声,是朱五六全面考虑之后的选择。

        江月盈快临产了,就别给她心里添堵了。

        路上朱五六就想了,那头操控大局的是她丈夫,带兵过去支援的是她弟弟。

        和她最亲的两个人都在最危险的地方,这她要是知道了会不会挺不住早产。

        这些都是生孩子最忌讳的。

        他们老百姓家就很讲究这些,觉得早产儿不好,没有福气。那官家呢,指定比他们还保守。

        所以,朱五六抢在周欢之前和人搭了话,让这件事顺理成章的办下去。

        好在,这一趟他们真是没白来,也没有冒傻气的直接奔幽州城去。

        主要是王爷也不在家呀,这封信递给他们的亲家,现在幽州城里最大的官王大人手里,最是正确。

        果然,王彦看完了信后,长叹了一声,这一叹给江玉影也吓了一跳。

        急忙扯过信直接往落款去看。

        看完又抬头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一家三口。

        “这封信你还给谁看过?”

        听王彦在头顶问话,朱五六跪着猫着腰说道,“只给大人看过……哦,小民一家也看过,当时不只是、”

        话没说完,王彦抬手打断。

        揉了揉鼻梁。

        底下的人大气也不敢出,但他们理解王彦的心情。

        试想一下,这事儿放在谁身上谁不堵得慌啊。

        你本来是其他地方上的任官,就因为媳妇让你来看看她侄女,天大的担子就落下来了。

        巧了这时候这地方说了算的大官又不在,官府说话还没有力度。

        你说这时候,事儿就摆在你面前,你是管还是不管。

        你管吧,这真不是你分内的事儿,这块地的一粒米,一旦粟你都不了解,你怎么拿主意,况且朝廷的文书也没到,你以什么名义去拿。

        可你不管呢,这事儿要是耽误了,你肯定逃不了干系。

        为啥?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别管你干啥的,你是不是吃皇粮给皇上办差的吧。

        那一方有难还八方支援呢,要是这件事办的不够漂亮,甚至办难看了,你说你身为目前幽州最大的官儿,你有没有失察之罪?

        哎,一个字,难。两个字,真难。

        不大一会,王彦也呼出了一口气,也不知是对谁说,只听他说道:“除了世子递上去的一份奏疏外,我也写一份奏疏上表,现在就写。”

        “你现在写还来得及?”

        江玉影在外人面前失了言,又不自觉的瞅了下面三个人一眼。

        除却一直低着头的周欢和孙佩芳,朱五六也赶忙猫下了身子,佯装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

        王彦说:“来不及也要写,事后功过,我自己知道,皇上知道,也得让幽州地界的百姓知道。

        至于粮食,哎,早晚知道有这一头,这个王爷去团练也真是个时候。”

        话没说完,胳膊就被江月盈怼了一下。

        轻咳几声后,王彦指着下面的人说道:“劳烦几位了,今日公务繁忙发,就不留几位吃茶了。”

        “是。”

        朱五六抬头对上王彦的目光,欲言又止,终是领着孙佩芳和周欢磕了一个头,这才算退下。

        出了门,这人还没回过神。

        周欢却已经在心里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了。

        “寻思什么呢?”

        孙佩芳不敢搅合朱五六的心思,那人是一根筋,打断了忘了,那就很容易发火。

        但她心里也不得劲,必须和周欢说说话。

        周欢说:“我在想,官府会以什么名义收粮,是用钱还是单纯的让咱老百姓做贡献。”

        “钱?”孙佩芳不是瞧不起这些宫里人,就凭他们现在金玉其外,败絮、、、也没那么严重,但好些有钱人的确是兜比脸干净,有的还欠了票号不少的银子。

        这些人谁会用钱买粮。

        周欢点点头,那就是无私奉献了。

        可这样的话老百姓能答应吗。

        这一年本来就刚交了不少赋税,剩下的粮食还得留着明年吃,这要是不给钱,那不是等着挨饿吗。

        挨饿就容易出暴民。

        江浙已经乱了,咱们这可不能再乱了。

        孙佩芳手一抖,忽然就跟着周欢的话想明白了。

        “那咱们怎么办?到时候会不会有暴民来抢咱们村子的粮食?我不想逃难稳定了又要逃荒。

        那样的日子不想再过。”

        周欢安抚着孙佩芳,可上头的人怎么想咱们也不知道,不过那些人都是聪明绝顶的,比之是周欢,要厉害成百上千倍。

        周欢能想明白的,王大人一定也能想明白。

        几个人正往回走着,身后却被人叫住。

        江玉影匆匆走来,也不顾长幼尊卑了。

        她的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江月盈的身子。

        江月盈的身子关乎了刘氏,关乎了老太太,这时候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池。

        委婉的说,就是让他们暂时不要将此事告知江月盈。

        周欢说道:“夫人放心,若是民女家有意将此事透露,依着和世子妃的关系,也合该是向她禀报的。

        况且民女一家也看出来了,小侯爷在信中虽没有交代,但字里行间只字未提世子妃,应该也是不希望她知道这件事的意思。”

        对对,江河就是这个意思。

        江玉影失控的握住了周欢的手。

        其实方才的话她都听得差不多了,这姑娘是个玲珑心思的,那些话许多饱读诗书的官家小姐都说不出来。

        “好姑娘,我替我家还有王爷谢谢你们了。”

        谢?

        朱五六和周欢同时叹了口气,要谢他们的时候许是在后头呢。

        这才哪到哪。

        等到回了家,朱五六就从县城直接把孙里长一家和吴又仁都请来了。

        这一下,当初一起逃难的人算是齐全了。

        连同桃花村集体,他们必须得做出个抉择来。

        要粮食还是要命,这是个问题。

        孙里长拄着拐,有些不明白,他都没有桃花村其他人知道的多呢。

        “小朱啊,怎么个情况啊,为啥要捐粮食啊,还都捐?咱们买的那些都不留了?全送人?那可是咱自家真金白银买的呀。”

        “叔啊,要是条件允许我也不想啊,但是咱们不给粮食以后遭罪的可能就是咱自己个儿,您都这大岁数了?还想继续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