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老千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皮外伤

第三百五十四章 皮外伤

        “没事,妮妮,这事跟他们没关系。”我微微一笑,对她摇了摇头。

        我作为一个大哥,不能总让一个女人为我出头,否则以后在江湖上,我岂不是要背上一个靠女人吃饭的头衔。

        而且这个账,我要亲自找小度算。

        闻言,闫妮妮冲我轻轻点头后,对着赵所问道:“赵所,这件事你调查清楚了吗?”

        “调查清楚了,这件事和这位小哥没关系。”赵所更是如蒙大赦,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谄媚的笑容,在他那张五十多岁的老脸上,显得十分滑稽。

        这就是关系硬的好处,黑的也能说成白的,更何况,这件事就算他们调查,也和我没有关系。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闫妮妮轻笑一声。

        “快,还不放人,等什么呢。”赵所催促道。

        在赵所的命令下,他身边的一个小干员,连忙赶过来,准备帮我取下手铐,放我离开。

        “住手!”而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田副所啊,你什么意思?”见到这个男人,赵所眉头一皱,冷声问道。

        通过赵所的表情,不难发现,他对小度是厌烦的,不过也是忌惮的,两个人应该不合。

        小度是副所,还这么年轻,两人之间,肯定有权利的相争。

        “我是按照流程办事,赵所你乱用职权,私自放人,您什么意思?”小度不卑不亢,并没有因为赵所官职压他一头,而忌惮。

        “流程,可笑!酒店那边已经作证,还有其余几个一起跟死者玩飘飘的小子,也证实了昨天是死者上门找茬,两方并不相识。

        李彦秋并没有过吸毒史,更没有贩毒史,种种证据表面,两者之前根本没有关系!是你在乱用职权,羁押无辜公民。

        还有,他身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屈打成招是吧?我看你这个副所,是不想再做了!”赵所一口气将这些话全部吐出。

        赵所不愧是老油条,他的逻辑清晰,先是为我开脱,随后又给小度扣上一屈打成招的帽子。

        还不等小度回话,赵所眼珠子一转,继续开口对闫妮妮说道:“闫总,我觉得还是给这位小哥去做一下伤情鉴定,屈打成招是组织明令禁止的,我作为一所之长,手底下出现这种事,我必须要彻查到底,给人民一个交代!”

        一席话说的冠冕堂皇,而他的目的,也是借题发挥,打压小度。

        “嗯,我觉得有这个必要!”闫妮妮点头应道。

        闻言,小度的脸色变得难看,他深知这件事无法挽回,只能对我更加严苛,来推脱他的错误:“赵所,就算死因跟他无关。

        但他确确实实打人了,单是这一点,按规矩,十五天的刑事拘留,他免不了,还有,他私藏枪支,我也在全力搜查,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一定能搜的到!”

        小度义正言辞的说道。

        最让我担心的就是私藏枪支这件事,枪没在我身上,被我藏在了胖子奥迪车的座椅内侧。

        他们现在肯定是在酒店内寻找,等找完酒店,就会去翻车。

        若是这把枪真的被翻到,我的麻烦就大了,这把枪的涉事案件,可不止这一桩,其中,还包含一条人命。

        “不可能,人今天必须要放,这是命令!”赵所态度坚决。

        “人,你今天放不了,除非你这个所长不想干了,不信你试试看。”小度出言威胁道。

        坐在老虎凳上,我如同看戏一般,看着二人。

        能感觉出来,两个人平时就非常不合,而这个小度能有如此大的胆量叫嚣赵所,他也肯定有他的背景。

        九十年代的法律,对于正当防卫的定义,还没有现在这样有人情味。

        小飞对我的举动,即便入室,我还手也算不上正当防卫,我们两个属于互殴,严格意义上,拘留十五天,是符合程序的。

        毕竟小飞人已经死了,没有和解,私了一说。

        在小度的强硬态度下,赵所面露难色,没有反驳。

        “赵所,你们这里的副所,很有意思啊。”闫妮妮淡淡一笑,笑声中,包含怒气。

        “我也只是按流程办事罢了,至于你们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留下这句话,小度摔门而出。

        注视着小度离开,我轻轻一笑,这家伙还年轻,太狂了。

        “赵所,你也先出去吧。”闫妮妮吩咐道。

        “好好,闫总,你们聊。”赵所歉意一笑,连忙灰溜溜的离开了。

        待审讯室内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后,闫妮妮走到我的身边。

        她拉起我的衣服,关切的看着我身上的伤,不禁绣眉微皱:“秋,疼不疼啊,一个小小的副所竟然敢对你刑讯逼供,气死我了。”

        “没事,都是些皮外伤,不算什么。”我呵呵一笑,毫不在意的道。

        “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要让他给你一个交代。”闫妮妮冷着脸,郑重的说道。

        “不用,我自己能解决。”我开口拒绝了闫妮妮的好意,这件事,我想自己摆平。

        对付一个副所,他还对我刑讯逼供,我有的是办法,让他脱掉身上的这层皮。

        “恩...这件事再说,那个叫小度的背后也有人。”闫妮妮沉吟一下,对我甜甜一笑:“秋,你这一天也够倒霉了,这种事能沾上。”

        “是呀,人要倒霉起来,和凉水都塞牙啊。”我无奈的苦笑一声。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没事的,我去沟通一下,晚点就能给你办出去。”闫妮妮安慰我道。

        我点了点头,外面的事情那么多,我不适宜在里面待太久。

        “妮妮。”

        我叫了闫妮妮一声,招手示意她低头。

        闫妮妮会意,微微蹲下身,将耳朵凑了过来。

        “胖子的奥迪车主驾驶座位下面藏着枪,你去把它取出来,收好。”我紧贴着闫妮妮的耳朵,压低声音。

        如今之际,唯一对我能产生威胁的就是那把仿制,其余的,就算小度再针对我,他拿我也没办法。

        “好。”

        审讯室这种地方,不是聊天的地方,讲完正事之后,闫妮妮给我留下一个安心的笑,在我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