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学霸,不会真以为学习难吧?在线阅读 - 第41章 太简单,无需粉笔,可直接口答?

第41章 太简单,无需粉笔,可直接口答?

        只见一阵蓝火直冒……咳咳,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又不是加特林。

        但余化田的书写速度是真的快。

        仅两三呼吸的功夫。

        一道崭新数学题便新鲜出炉。

        【已知函数y=f(x)的图像,与y=2^x的图像关于直线y=x对称。】

        【g(x)为奇函数,且当x>0时,g(x)=f(x)-x,则g(-8)=(??)。】

        【a:-5;b:-6;】

        【c:5;d:6。】

        这是一道涉及函数的选择题。

        乍一看,并不是很难。

        毕竟选择题么?

        怎么着也比简答题容易些不是?

        可见数学老师余化田虽然有考量林北的成分,但并未太出格。

        没有一上来,就动用超级难题,而是挑选了一道中规中矩的选择题。

        不过……

        这题虽然中规中矩。

        却是针对曾曦这种顶尖学霸而言。

        对于一般的学生来说,还是有些难度的,对于曾经的林北,更难如登天。

        比如现在的张三李四,王腾赵大力四人,就是八眼一懵逼,呆滞了。

        题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题,彼此仿若平行线,毫无交叉的可能。

        甚至连杨俊天都眉头微皱。

        倒不是说他不会,而是思路不是很清晰,需要一定时间去计算。

        然而……

        这边余化田的粉笔刚停,那边林北便同步出声:“老师,答案c。”

        张三李四:“???”

        王腾赵大力:“???”

        杨俊天路仁楚不凡:“???”

        听见这话,班里众人都两眼直瞪,额头上除了问号之外,剩下的还是问号。

        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种。

        “纳尼?”

        “这么快就做出来了?”

        “怎么可能?”

        “特么瞎猜的吧?”

        张三李四王腾和赵大力就算了,反正给他们七天七夜都做不出来。

        但杨俊天,路仁和楚不凡可是班中学霸,尤其路仁还是数学课代表,实力仅次于曾曦的存在,可这么短的时间连他都还没计算出来,结果身为学水的林北秒答?

        如果这要是答对了,那可真大白天遇到阎王爷,活见鬼了。

        “噗嗤!”

        几乎下意识的,班里人都嗤笑出声。

        “这要是能猜对,我特么直接把头扭下来,给他当球踢,呵呵!”

        “我倒立可乐洗头!”

        “我女装cos!”

        “我喝马桶水!”

        “我操场果崩!”

        “我穿蜘蛛侠衣服跳广场舞!”

        “我穿水兵月来上课!”

        顿时间,有无数狠人立下无数flag,让人惊呼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对此。

        本来还在计算的杨俊天和路仁等人也都放下笔,似乎懒得再计算了,直接戏谑暗骂出声:“哗众取宠,真白痴一个。”

        至于张三李四,王腾和赵大力,则纷纷闭目扶额,为林北担忧啊!

        嗯!

        他们四个都不敢再看。

        因为林北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尤其是王胖子,拉着林北就是一阵焦急懊恼,“北哥,我的亲哥唉,这回真完犊子了,咱牛哔,吹的貌似有些过啊!”

        显然。

        上边这些人,是没一个相信林北会把题做对,即便是瞎猜都不可能。

        毕竟那概率,真是太渺茫了。

        如果这都能碰对的话,那林北就不用读书,可直接买彩票去了。

        然而……

        他们并未注意到坐在五排四座的学委曾曦,却是眸光骤然亮了起来不说,还歪歪脑袋,一脸好奇的看向林北。

        本来她都有些怀疑,林北卷子满分,是不是真存在抄袭成分。

        毕竟林北语文天赋虽强,可数学不是语文,从0分到满分非常之难。

        不过现在,她这怀疑瞬间消散。

        不要问为什么。

        问。

        那就是林北答案是对的。

        因为她也做出来了。

        虽然她的速度,比林北更快一点,却并未快上多少,几乎是前后脚。

        与之同时。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余化田,也是目光一阵紧缩,严肃脸上尽是惊奇。

        不过他并未立马承认林北答案的正确性,而是反问:“林北,过程呢?”

        【根据题意……】

        【两函数关于y=x对称。】

        【可以由点a(x,y)转化到点b(y,x)。】

        【意味着原函数y=2^x,可直接转化成x=2^y,也就是y=log2x。】

        【则f(x)=log2x,g(x)=log2x-x。】

        【因为是当x>0时成立,所以-8不能直接代入,但它是一个奇函数。】

        【所以g(-8)=-g(8)=-[log2,8-8]=5,自然答案就是选项c了。】

        林北甚至都没上讲台使用粉笔进行计算,而站在原地一阵侃侃而谈。

        然后。

        就没然后了。

        因为答案已经出来了。

        可底下绝大部分同学,都是两眼再懵逼,显然没反应过来。

        至于张三李四,王腾赵大力四人,更直接惊呼:“啥啥啥,这讲的都是啥?天书么?俺们咋一个字都听不懂呢?”

        毫无疑问。

        他们四人是真正的学水。

        即便林北讲的再怎么详细,对他们来说,那跟天书也没啥区别。

        不过杨俊天,路仁和楚不凡这些个学霸,那脸色却立马就变了。

        尤其是杨俊天。

        其心中涌现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因……

        他突然意识到,林北或许是对的,因为其过程思路非常之清晰。

        虽然他在数学一道不是很拔尖,但基础并不差,又岂能听不懂?

        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林北说完之后。

        台上数学老师余化田是连连点头,并朝林北一阵夸赞,“嗯,逻辑思维非常好,反函数运用的不错,再来看下一题。”

        嗯!

        虽然没直接说对。

        但其中意思已不言而喻,林北不仅是对的,而且做的非常之好。

        毕竟连粉笔都不用,直接口述解题,难度增加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要是逻辑思维不够强,便是白日做梦。

        见此一幕。

        除开曾曦因早有预料而反应不大外。

        底下人那是一片大惊,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地上,“这……特么也可以啊?”

        而张三李四王腾赵大力四人,更激动的几乎要拍桌而起,大喊:“挖草!”

        奈何本人文化少,一句挖草行天下。

        除开这句话,他们四个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词汇,能形容林北的惊人之举。

        不过另一边。

        杨俊天,路仁和楚不凡这些个学霸的脸色,却非常的不好看。

        尤其是杨俊天,瞬间阴沉似水。

        一颗小小的钢牙,又“咔嚓”一声,貌似碎了,却不吐出而直接吞咽。

        不得不说。

        这也是个狠人啦!藏的比谁都深。

        但碎钢牙还只是开始。

        更大的震撼貌似还在后边。

        只见……

        【已知函数f(x)=6x^3+9x+1,若f(a)+f(a-1)>2,则a的范围是(??)】

        这是余化田在黑板上所写的第二题,同样是函数,可填空也可选择。

        不过这一题,显然比第一题要难。

        不要问为什么。

        问。

        那就是题中有坑。

        一般人的思维,是下意识把a和a-1代入前边的函数去算不等式。

        可真要这样做了,那绝对是掉坑了。

        因为一旦代入求解,那最终的表现形式,绝对复杂到让人想哭。

        班里几十号人。

        除开曾曦还神情不变,而只拿起笔一阵快速写写画画,显然有思路之外。

        其它人都皱起了眉头。

        包括杨俊天,路仁和楚不凡在内,都感受到了这题的难度。

        也许。

        需要花不少时间才能搞定。

        不过他们都没来得及动笔,甚至讲台上的老师余化田都没写出选项。

        林北便直接开口,“老师,不用写选项了,这题难度也不大,无非是具体函数抽象化问题,不需要研究函数f(x)的形式,而只需要关注它的奇偶性和单调性。”

        “其中6x^3和9x都是奇函数,但加多一个常数1,就不一定了。”

        “所以……”

        “可将函数变形一下,并设g(x)。”

        “既g(x)=f(x)-1=6x^3+9x,为奇函数,且进行求导的话,g`(x)=18x^2+9>0,说明这个函数一定是单调递增。”

        “而f(a)+f(a-1)>2中右边的2非常之突兀,显然不是平白无故给出。”

        “可以变化一下形态。”

        “将2拆开成1+1,并放前边。”

        “可得……”

        “f(a)-1+f(a-1)-1>0。”

        “显然就成了g(a)+g(a-1)>0。”

        “即g(a)>-g(a-1)=g(1-a),因为该函数为单调递增,所以a>1-a。”

        “最终得2a>1,a>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