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1988望父成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全都要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全都要了(求订阅,求月票)

        琉璃厂在国内文人心目中,有着独特的地位。

        近代有头有脸的书画大家,得不到琉璃厂的认可,想要在江湖上混那是一件很不现实的事情。

        诸如张大千、齐白石等大家,都在琉璃厂留下过佳话。实际上,琉璃厂不仅有为文人墨客脸上贴金的作用,还有古董文玩交易的作用。

        建国前,    琉璃厂就声名显赫,文物交易很是发达。

        但建国后琉璃厂逐渐衰落,尤其如今八十年代末,琉璃厂更是已经经历了三十多年的低迷期。

        “琉璃厂的兴衰,可以看做是我国历史发展的晴雨表。”

        和平门往南三百米处,一条雕梁画栋的老街赫然跃入眼眶,虽然早没了身着长袍马褂伙计的张罗声,但一家挨一家古香古色的店铺、瓷器、书画、雕刻、古籍还是将走进琉璃厂古玩市场的季晟一行三个人拽进了历史的烟云中。

        他正在听祝植绒讲解琉璃厂的历史。

        支有才也侧耳倾听着。

        祝植绒一边往里走,一边轻声道:“倘若恰逢盛世,也是文玩古董交易的春天,当然清末民初例外,这一时期的古董文玩兴盛是一种病态扭曲的怪象。收藏正式复苏的春天,还是改革开放初期。这一时期大部分人还没有富起来,古玩市场供过于求,所以琉璃厂的文玩相对比较便宜。”

        季晟是从现代社会过来的,当然知道老祝说的都是实情,受到计划经济多年的影响,物价不怎么高,整个八十年代就是收藏的黄金年代,他很庆幸自己来到了这个黄金年代的末尾端,有机会搭上最后一班车。

        “我们四处看看吧,待会再去荣宝斋。”祝植绒指着前面一家店。

        季晟嗯了一声,“进去看看。”

        这是一间老平房,招牌上写着“槐荫山房”几个龙飞凤舞的字。

        季晟一马当先走进去,祝植绒和支有才跟在后边。

        他刚一进到槐荫山房里就有些惊讶,因为这里没有柜台、收银台,    一进门四壁书架,还有各种木雕、瓷器、铜饰摆件、古旧家具和玉器等整齐有序地摆放着,这些物品上附有标签,上面写着品名和价目。

        季晟又朝里看了看,发现里间屋临窗,一张榆木擦漆的八仙桌,桌两旁是太师椅,壁间悬挂着对联,有点远没看清内容。

        正在观察间呢,一五十多岁男子微笑着上前,“三位年兄,要看点什么吗?”

        祝植绒也面露笑容回应道:“年兄,我陪朋友过来看看文玩雅物。”

        两人稍微交流了两句。

        季晟在一旁没吭声,他没想到现在的店家这么客气,还跟顾客互称“年兄”,这在后来已经看不到了。

        在短暂交流过后,店主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季年兄喜欢瓷器,要我推荐吗?”

        季晟报以笑容有模有样学着客气道:“那就有劳年兄了。”

        店主领着他们三人来到瓷器区,随口道:“我这雍正时期的瓷器比较贵,    碗盘五百一个,    乾隆官窑的稍微便宜些,四百多块,至于其他年代的不怎么值钱,百十来块。”

        季晟听得差点晕过去,我靠,你这也太便宜了吧,雍正时期的才卖五百?乾隆官窑四百多?

        他哪里知道,如今的琉璃厂商铺对乾隆以前的东西都不屑一顾,没多少人要。

        甚至九十年代初,有一家古玩店不小心把一件道光时期的官窑瓷器碰碎了,在当时看来这就是一件垃圾了,考虑到每件物品都有账可查,因此只能勉强入库,扔在犄角旮旯不起眼的地方,直到一九九八年这家古玩店整理库方时,打算把这件碰损的瓷器处理掉时,有三位碰巧来这家店的收藏爱好者一看就争购,最终以一万五千块卖给了叫价最高的人,当时那家古玩店的人还不敢相信。

        可想而知如今琉璃厂对清朝官窑瓷器到底有多不放在眼里了。

        祝植绒笑眯眯道:“行,有才,和我一起跟季总挑点好的瓷器吧。”

        “嗳。”支有才凑过去看,不过他没有上手。

        季晟也好奇地看了看,他看见一个品名叫做“清光绪.青花缠枝连纹大盘”的一对盘子,款识是八字双行楷书写的八个字“五氏坟茔用介臣制”。

        售价居然才五十块钱?

        他顿时一阵无语,这玩意放现代社会少说也值个两三万!

        季晟毫不犹豫道:“年兄,这对盘子我要了。”

        老板哦了一声,“行,我给你先取出,待会你们挑完了一起结账。”

        季晟道:“谢谢。”

        支有才瞥了一眼,笑道:“老板,这里这么多好东西,你买个光绪年间的盘子干啥呀?”

        季晟胡乱解释了一句,“看着挺好看的就买了呗。”

        他在现代社会开收藏品公司,不可能只做高端古董生意,总要有点低端、中端的,像这种光绪年间的盘子正合适,他当然要趁机买下。

        这边正说着,季晟又看到一只“清雍正.青花矾红云龙纹盘”,售价虽然要五百,不过他看到过现代社会那边有类似物品的介绍,大概要卖十万左右,正好充实他现代社会公司库存,“这只盘子也要了。”

        “好的。”老板应声。

        然后季晟就买疯了。

        清乾隆.黄地粉彩八吉祥烛台!

        一对清同治.黄地粉彩喜鹊登梅纹杯!

        一对清道光.胭脂紫地轧道开光粉彩五谷丰登碗!

        季晟一口气买了三四十件中低端的瓷器。

        老板看的目瞪口呆了,他见过豪气的客人不少,可没见过季晟这样的啊,一出手就买了三四十件?虽然这些瓷器对于他店里来说不算什么太好的东西,价格便宜,但再便宜三四十件算起来也要一万多块啊!

        突然,祝植绒惊讶地喊了一句,“年兄,这只道光年间的黄釉模印云鹤纹四方瓶只卖三百块?”

        季晟循声看过去,发现一只极其漂亮通体黄色的四方瓶映入眼眶,这玩意一看就不是凡物。

        老板却很漫不经心道:“嗯,三百,你要就……”

        话没说完,门口传来一个有点沙哑却很熟悉的嗓音,“我出四百!”

        季晟侧头朝着门口看去,无语地发现,说话的人居然是上午和自己在潘家园竞价的小青年,他对这小青年印象可不太好,之前那只宣德炉本来能以很便宜的价格买下,愣是被这厮抬到了三千多块。

        现在又来跟我捣乱了?

        季晟不由蹙起了眉头。

        支有才也很不爽,气冲冲道:“你个小赤佬能不能要点脸啊?我们正在看着,你又想抢?”

        小青年一如既往地二愣子,“我有钱,你管得着么!”

        祝植绒这把年纪了,听到小青年的话都不由面皮抽搐了一下,心里很想打这小伙。

        然而让谁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老板冷冷地瞥了一眼小青年,他可没有像潘家园那个卖铜器的老板那样惯着小青年,“年兄,要出价也要等这几位客人把东西放下后再说吧?我这百年老店有百年老店的规矩,不是你有钱就行!”

        小青年被老板怼的讪讪笑了下。

        季晟也不由高看了一眼老板,不得不说如今这种老字号古玩店还是很有骨气的,没有被金钱蒙蔽双眼,这就是百年传承的底蕴啊。

        “行吧,那我看看其他的。”小青年也没和老板争执什么,朝着瓷器区走来,准备看看其他的再决定买什么。

        季晟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了。

        之前在潘家园破坏规矩和我竞价就算了,现在跑到琉璃厂还这样?

        还跟我装杯说你有钱?

        今儿个哥们儿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豪气!

        季晟真的见这家伙不爽到了极点,眼看小青年要蹲下看瓷器,他一把伸手给拦了下来,“慢着,这些你不能看。”

        小青年愣了一下,“为什么?你又不是老板。”

        老板也有点晕道:“季年兄,我这打开门做生意,你这样拦着我的客人不太好吧?”

        支有才和祝植绒一脸懵逼,不知道季晟干嘛。

        “我知道你打开门做生意,拦着你的客人不好。”季晟先是肯定了老板的话。

        小青年忍不住道:“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看?”

        老板跟着说道:“是啊,你这……”

        季晟皮笑肉不笑看着小青年,话却是对老板说的,“我记得文玩圈有一个规矩,当有买家将看中的商品在与卖方商谈时,其他对此商品也有兴趣的买家不能在旁发表任何意见,也不能参与竞买,应保持适当距离等待。如交易未成,商品被放回原处后方可与卖方商谈,对吧?”

        “对是对,可这一般指的你上手了。”老板实话实说道。

        小青年在那叫嚣道:“就是,你又没上手,我凭什么不能看?”

        季晟气定神闲地站在那边,淡淡地说了一句,“因为东西太多了,我只有两只手,当然没办法全部上手。”

        老板吓了一跳,“季年兄,你这是要……”

        祝植绒眼皮一跳,大概猜到季晟要干什么了。

        支有才差不多情况,他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

        只有小青年还没反应过来,“你到底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这些瓷器我全要了!”

        季晟霸道地一挥手道:“老板,你算算这里有多少件瓷器,我都买了!”

        卧槽!

        你疯了吧?

        这里少数两三百件瓷器呢,你一个人全都买下来?

        见过会发疯的,没见过你疯的这么厉害的啊!

        这两三百件瓷器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几百块钱一件,但胜在数量多啊,哪怕平均价算三百,这么多瓷器也要小十万,你特么再也有钱也不带这样挥金如土到吓人啊,小十万啊,按照当前人均工资刚破一百来说,一个工人要不吃不喝干八十多年才能赚到!

        在场所有人都被季晟的大手笔给彻底吓傻了。